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133章 极乐馆主

    回到自家的小院中,漆雕翎系着围裙出来了“把东西放下,吃饭吧。”

    林越点头应是,遂将刚刚买的年货放置在一旁,走到正屋吃饭。晚饭很普通三菜一汤,两碗白饭。

    自从漆雕翎住进小院之后,两个人就过上了平淡的合居生活,漆雕翎虽是独自一人漂泊江湖,但是经常行走于刀光剑影之中,所以厨艺什么的比林越还要差些,只会一些普通的家常小炒。

    尽管如此,每天晚上她还都是坚持做饭,她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每天等待林越当值归来,然后亲手为他端上饭菜,本来对周围一切都保持警觉的她,此时反倒是像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她本以为和林越的交情只是战场上他救过自己一命罢了,找个机会还他一命便是了,自己又不是没被人救过,当然也救过不少人,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一命还一命的想法渐渐被抛到了脑后。

    林越倒是没有多想漆雕翎有怎样的心思,他开口问道另一件事“阿翎,你对极乐馆和彩鳞香了解吗?”

    方才还是小女人状的漆雕翎霎时间恢复了锐利的眼神,这是她从事赏金猎人的职业反射“知道一点,怎么了?”

    林越将今日在全素斋之前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随即又说道“我从那个方小姐口中得知,原来她爹想将她卖给极乐馆的原因只是为了再吸一口彩鳞香,哼,想来这个彩鳞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漆雕翎点点头“是极乐散的一种,极乐散是在极乐馆中流传的香料,也分为几种,你说的彩鳞香是相对高级的一种。”

    林越问道“这玩意儿,会上瘾对吧。”

    漆雕翎说道“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那个东西只有公卿勋贵可以享用。只是听说享用过的人都很快活,这也是极乐馆的重要收入之一。”

    林越点头略微思索“你对极乐馆熟悉吗?”

    “谈不上熟悉,我以前的雇主和他们有过几单生意。”

    林越点点头“听说他们的势力很大?”

    漆雕翎则说道“不错,极乐馆主依靠酒、色,还有极乐散等手段收买公卿勋贵,不仅在朝堂结交了一批权贵,也在江湖上收拢了一批好手,可是说是京城,不,是整个北方有数的地下势力之一。”

    林越说道“那他们强抢方小姐也是……”

    漆雕翎说道“他们本来就是做这种生意为主,和南方的黄花会并称。而且勋贵女子是他们的主营。”

    在极乐馆中有为数不少的权贵女眷,极乐馆主手眼通天,犯官的家眷倒卖一批根本不是难事。

    这才有了江湖上所说的北有极乐馆,云落凡间温玉软。南有黄花会,四海奇珍弥足贵。

    说的就是极乐馆能玩到极有身份的女子,而黄花会莅临南方海洋,能从南海三十六国中找来异域女郎,别有一番风味。

    林越点了点头,尽管极乐馆是极有名的势力,但是来到京城半年,他仍然没有和对方有所接触,毕竟西城一带平民居多,极乐馆他们是消费不起的,自己这些日子不是在找师姐,就是专注练功,哪里会去注意到这帮家伙。

    就在林越再向漆雕翎打听极乐馆的消息时,远在东城的极乐馆中,一出幽静的密室里,一位老者端坐在主位,他赤|裸着上身,显露出一身不算丰满强壮,却颇有线条的肌肉,白须白发却又不显苍老,他慢慢轻酌着手中的酒盅,身边却是六名绝色美姬,她们个个身着小衣,只是在光洁的后背上用一条丝带系着身前的布料,下身却是轻薄的衣裙,不时露出一双勾人的玉腿。

    若是有熟悉她们的人在此,一定会大感惊讶,这几个绝色美姬都是京城里公卿勋贵的女眷,其中还有一对母女,她们或是艳名远播,或是才艺高绝,曾经高若云端的天之骄女,如今也不过是穿着小衣,揉肩捶腿,布菜添酒的奴婢。

    老者便是名震天下的极乐馆主,而在他身前跪着一个中年人。

    极乐馆主缓缓开口“这么说你的手下就这般灰溜溜的滚回来了!?”

    中年人跪在地上,把头埋得低低的“属下办事不力,请馆主惩罚。”

    极乐馆主冷哼一声“哼,对方什么来历?”

    中年人立刻呈上了一封卷轴,两名绝色美姬上前将卷轴缓缓展开,里面赫然便是林越的基本信息,虽说是尹诚先动的手,但是当时林越在场,又自报了家门,这些人自然要找身份高的。

    极乐馆主浏览一遍,略微惊讶,林越乃是东海枪王传人,四王子姬淮嫖字旗的旧部,太师魔云海的举荐,北疆抗妖的战斗英雄,现在大宦官马特的直属部下,或许在别人眼中这些头衔已经够多了,但是极乐馆主却在心中又给他加上了一笔——蝶谷弟子!

    能得到魔云海的推荐,又岂能是常人,他很有可能是蝶谷的弟子,这就不好办了,尽管极乐馆主自问有不弱的修为,但是面对三教还是差了很远,三教的弟子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默默的看着卷轴,极乐馆主说道“千里扶灵?这还有点意思……”其实就连林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小有名气了,从滨州除妖开始,只不过他一直顶着东海枪王的名头,世人对于蝶谷还是知之甚少的。

    极乐馆主点了点头“嗯,如此说来,他和丰都王家颇有交情了。”在他的印象中,蝶谷似乎还有火眼孙家的弟子,这么一来,这个林越倒真是轻易动不得。

    不过这些都是基于他真的是蝶谷一脉,这方面还是要试探一下,若是如自己猜想一般,结下个善缘未尝不可。

    极乐馆主随即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今日之事,是何缘由,你可知晓?”今天林越在明知是极乐馆办事的情况下还敢出手,到底是恰逢其会,还是有意为之?

    若是少年人侠义轻狂,想在美人面前表现一番,倒还罢了,要真是冲着极乐馆而来,想到这里,极乐馆主不禁眯起双眼,周围的绝色美姬花容失色,她们知道这是极乐馆主动了杀意的前兆。

    中年人说道“据下观察,此子的介入,应属偶然,他……可能连我极乐馆为何都不清楚。”

    极乐馆主嘴角微翘,如此便好,他不在意自己的‘大名’被人无视,相反所有人都惦记自己才是危险的。

    极乐馆主随即说道“明日一早持我名刺拜帖到西城兵马司都察院,请林院长明晚过门赴宴。”

    中年人立即称是,随即问道“那方家小姐……”

    极乐馆主冷笑道“不用去管了,且给这位小院长一个面子,直接回绝那个老杂毛吧,想来他也不敢说什么。”

    中年人点头“是,属下遵命。”

    他们口中的老杂毛,其实也是一名在朝官员,当初和方孝俭还是同窗同学,后来一起入朝为官,尽管不是什么深交,却也算是旧识,在方孝俭出事罢官之后,他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而欲借极乐馆的势力将昔日同窗的女儿霸占。

    本来极乐馆也是做这项生意的,只要你能付得起代价。不过和林越相比,这个老头在极乐馆主心中可就算不上什么了。如果林越真如自己所料是蝶谷弟子,自己凭此事和他结个好也是不错。

    解决此事,极乐馆主一挥手,中年人和众女退去,他起身来到密室旁边的另一间小屋,屋中躺着一名十五、六岁少女,睡得很沉,明显是被下了药。

    极乐馆主二话不说,扑身上前,不多时小屋内便响起了少女的娇啼,娇媚的声音里透漏着痛苦,极乐馆主没有顾忌身下的少女,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若非忌惮三教,自己这个在京城呼风唤雨的地下王者,何必要和一个十来岁的毛头小子结好,尽管隐忍是做大事的基本,但是身份如此还有被迫低头,任谁也不能欣然豁达的自己认下。

    极乐馆主越想越是愤怒,身下的少女在剧痛中,好似连内脏都快被压出了体外一般,极乐馆主腰下直挺,巨力压迫在少女身上。

    少女此时已经没有了神志,樱唇已无力开合“咯”地一声溢出了鲜血,接着所有柔嫩的皮肤整个往里陷了进去……

    曾经明亮的眼眸从眼眶里陷落下来,连两颊原本圆润的皮肤也同时往颊骨内陷,瞬间已是变得干枯发皱,好似发硬的橘子皮,牙齿也在不断脱落,不过转眼之间,少女已经宛如一具瘦皮骷髅。

    极乐馆主起身舒展筋骨,果然神清气爽,血气充沛,他本身修炼旁门异术,每月要用一处|子练功,这么多年来终于要有突破的迹象了,想到此处,极乐馆主暗自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