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172章 三头将军大战四散人

    十年之后,小六与林越重新现身识海,两股力量在不断地吞噬消融着对方,林越完全处于了下风,经历了与小六相同的事,他开始明白这个人为何会如此,在潜意识里有些可怜他,也有些惧怕他。

    而此时的小六则是不同,他鄙薄林越,明明出生在那样一个世界,偏偏要有一副自己不爽的样子,明明毫无压力的成为了蝶谷弟子,无数道者仰望的存在,却连一丝追求与作为都没有,在这愤恨与鄙夷之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还掺杂着一份羡慕与嫉妒,为什么他能有那么好的出身,那么好的气运,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见家人亲朋被杀光,自己因为那点可怜的利用价值,被一帮兄弟训练成杀人工具!

    林越的光晕越来越淡,小六几乎快要夺舍,只要成功了,什么第七人、什么兄弟们都不重要……

    就在这时,无限浩瀚的识海之中,一道光芒从星河中升起,白色的光芒投射成一道巨大的人影,人影生出一只巨手慢慢向两团光晕迫近,小六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但是现在他和林越难解难分,根本无法脱离,巨大的手掌慢慢握住了小六的魂魄将其剥离。

    随着慢慢合实得手掌,小六发出了绝望的嘶吼“不!”为什么!连着最后的机会也不给我!

    林越慢慢化为人形,他知道是他的太师伯通灵仙君救了他,只不过出手晚了一些,通灵仙君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一梦十年,可有收获。”

    林越说道“弟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只是……”随即他欲言又止。

    通灵仙君说道“你自己感悟吧,此人心已入魔,魂魄虽被诛灭,但是魔性未散,你速将他剩余的鬼力炼化吧。”

    林越开始将识海中飘散的鬼力炼化,这不能算是小六的魂魄,只能算是没有元神的残魂,凭借林越完全可以吸收炼化,而这些残魂也保留了小六的一些记忆,无论是痛苦的还是阴毒的。

    当林越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床上了,萧奇麟正站在一旁惊讶道“林兄弟,你醒了!”

    林越一脸迷茫“萧大哥,这里是哪里?”

    “神女庙啊,你都昏迷了三天了。”

    林越坐起身“是么,那第七人呢?还有窦恒师兄他们?”

    萧奇麟说道“窦道长和吕大侠将你送回来的,吕大侠也答应和我们一起入京,第七人已经被诛灭了。”

    原来林越在吞噬小六残魂的时候,在外界小六的尸身便化作飞灰,见到此状大家都明白,看来是二人的对持已经结束了,只是不知道谁赢了,突然间林越一声长啸,周身四散无数灵力,这是纯正的玄门心法,看来是林越成功的击败了第七人,窦恒也明显的觉察到,经此一役林越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三人随即把再次昏倒的林越送回了神女庙,而窦恒也和吕修缘说明了萧奇麟的情况,没想到的是吕修缘也正准备前往京城去见一个人,随即答应与他们同行,这也正和窦恒的意愿,现在易风翔双目失明,林越重伤昏迷,自己也基本去了半条命,妙妍祭司不能一起跟着上京,有了这位破日金鳞的陪伴,想必一路上要太平许多。

    林越醒来之后随即向妙妍祭司和吕修缘道了谢,窦恒私下问道“林师弟,你和第七人与识海之内对决,这一步走得太凶险了。”

    林越说道“确实如此,不过还是值得的。”

    窦恒点点头“的确,现在第七人已经被彻底诛杀,我要带着另外四道封印的符咒回蝶谷安置,另外易风翔师弟也需要看顾,我就不陪你上京了。”

    林越说道“有劳师兄此次前来,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吞噬了小六的魂魄,林越也感到了自己的修为增进了不少,再加上窦恒、易风翔二人已经身负重伤,便就此告别吧。

    又盘恒了一日,林越和吕修缘还有萧奇麟向京城出发了。

    不过几日功夫便来到京城外,这一路上倒也没再有宵小打他们的注意,林越说道“一路上多谢吕大哥照应了。”

    吕修缘说道“不必客气,我也不过是顺路来京城拜访故人,恰逢岂会举手之劳罢了。”

    林越也不矫情“既然如此我便不多言了,吕大哥要是有空可以来西城找我。”

    三人分别之后,林越直接带着萧奇麟前往太师府,一经通报便被管家引了进去。

    看见魔云海,林越直接行礼“拜见师伯。”

    而萧奇麟更是激动“末将萧奇麟参见大元帅。”然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对于一名武将来说北公魔云海可是顶礼膜拜的存在。

    魔云海看了一眼萧奇麟“你便是萧奇麟?嗯,这些年你们父子受委屈了,先下去休息吧,本帅定要还你们一个公道。”萧奇麟感激的叩谢道。

    管家带着萧奇麟离开后,魔云海便问道“此去路上可有什么事吗?”林越随即将路上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当然关于最后的一段还是隐去了。

    魔云海十分震怒一拍桌面喝道“好胆!竟敢联合这些左道,害我蝶谷弟子性命!”本以为对方只是派个杀手什么的,没想到当今的相国竟和第七人这种左道狂徒搅在一起,这还只是用来杀人,要是用来对大周朝不利,那该如何是好!看来自己确实是在边关时间太长了,想不到这京城的暗流都已经如此汹涌。

    林越想起一事便问道“二师伯,我在路上听闻京城兵马调动频繁,可是要对三危国用兵了?”

    “不错,确实如此。”魔云海点点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前线的部队已经开始向三危国推进了。

    林越疑惑道“师伯,虽说我不懂行军打仗,但是现在刚过完年,天气这么差,又是劳师远征攻打西南,只为了一个女人是不是……”

    魔云海一摆手“此事乃是大王的旨意,你不必多言,这回你做的不错,我会上奏为你请功,这两天永夜孤明还有胜男也会再回来,你有闲暇可以去见见他们。”

    林越虽不明深意仍然回答“是,弟子遵命。”

    魔云海并未告知林越,想让他和柴胜男、永夜孤明组成三光剑阵的想法,现在时机尚不成熟,不过让他们多见见培养一下默契还是可以的。

    送走了林越,魔云海不禁再次拿起了桌上的战报,师弟谭化率大军增援浮水关,半路得知自己的弟子程信被冷月青云请来伽居山四散人诛杀,刚将其首级拿下悬于城头示众,当下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立刻加紧步伐要与拜圣女教大军一决生死,在半路上正巧就遇上了拜圣女教的先锋部队,领军者是大将扶威,而伽居山四散人也在其中,得知此事那还了得,谭化催着坐骑上前点名要战伽居山四散人。

    四散人一看来将约三十来岁,身穿雕纹鱼鳞甲,后批赤红大氅,腰悬宝剑、手持长幡,头发没有束起,披在肩上,胯下却是一头异兽,名曰狞兽,身格高大头生独角,混体金色皮毛有棕色斑纹,形象如狮但没有绒毛,嘴边突出两齿,发出镐镐~的声音,两条细长的尾在身后甩动,打在地上裂土碎石力道十足。

    见到此状如何不知,此乃蝶谷八弟子谭化,其实他们可以抗衡的,但是自己已经杀了他的弟子,也只有硬着脖子死扛到底了。

    见伽居山四散人出现,谭化立刻催动胯下狞兽,也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上前便要大开杀戒,伽居山四散人中的男耕、百里禾本想担下此事,但是另外三人不同意表示有难同当,谭化也没打算放过他们,就这样五人战作一团,谭化是程信的师父,三头六臂之术他自然也会,不一会儿变幻化出了另外两个脑袋和四只手臂,而修为方面更不是程信能比的。

    女织、罗纱祭出了法宝金银剪,只见一道飞广打向谭化,谭化不屑的一笑,双指一指半空,一道无形气流放出,竟将飞光打散,金银剪也落在地上被震得粉碎。

    粗茶、毛峰一见此状放出了千叶神针,谭化一摆衣袖将飞来的毫针尽数收下,手中长幡一转,刹那间风转沙飞,将四人尽数逼退,四人一看不能力敌连忙要撤,谭化岂能给他们机会,无奈之下百里禾只能亲自断后助另外三人逃跑。

    谭化用宝剑将百里禾的法宝振国犁削为两段,百里禾见是不可为便提着自己的锄头想借遁地逃走,刚刚潜入地下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原来谭化见他遁地立刻施展了指地成钢的法术,随即将手中宝剑一抛,直直刺入地下去了他的性命。

    刚一交战便诛杀了伽居山四散人之一,逼退了其他三人,阻止了叛军的先锋,谭化立刻写了战报,向魔云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