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202章 九星的谋划

    南疆三危国的一处岩洞中,几支火把将本就不大的洞穴照亮,空旷处立着三个黑袍之人。

    这一男两女也都是林越的老熟人,他朝思暮想找寻的师姐默轻语以及大周第一的杀手独孤丝丝,不过在这里他们的代号是破军与贪狼。

    而那男子正是邢素,邢素笑道“你们两个最近玩的挺高兴啊,我在北方都有所耳闻了。”

    自从独孤丝丝和默轻语搭档以来,几乎每一天都在杀戮中度过,从一开始的剿灭刺客联盟,到如今杀破千军,没人知道独孤丝丝和默轻语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另一个黑袍之人走了进来,正是九星之中的文曲,文曲笑道“我本以为会第一个到,没想到破军默轻语、贪狼独孤丝丝、武曲邢素都早了我一步。”

    正说着又进来一人,正是九星之中的巨门,文曲则说道“巨门,你来得正好,你要找的东西我有眉目了。”

    巨门十分激动“什么!你找到了?在哪里?”

    文曲说道“在南海三十六国的暴民国中,详细的事,之后咱们再细谈。”

    巨门暗自盘算,暴民国那里真的会有吗?随即又想文曲的话应该信得过,此间事情一了,当真要好好计划一下出海去暴民国。

    不多时九星的另外几位成员一一前来,廉贞瞬月冰华、禄存鸩九霄也都到了,相熟的几个人不时私语两句,自从九星成立以来,这小半年间还只是第二次聚会,相比之于一些组织,九星可以说是十分松散。

    而九星的成员也各自有独到之处,可以说一旦召集起来绝对是有了不得的大事,几个成员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就行的最后两人,左辅、右弼也都到了,左辅正是当初在元州面对不死第七人追杀时,救下萧奇麟家眷以及浮云客栈一行人的‘神秘少女’慕。而右弼依旧是带着青铜面具,也不多话,这两人可以说是首领莫林的左膀右臂,右弼常驻其外,左辅慕伴随身边。

    见这二人前来,武曲邢素率先开口“你二人也到了,那位呢?”

    左辅慕却说道“诸位稍待片刻,首领马上就到。”

    廉贞瞬月冰华说道“既然如此,你们不妨说说,今日找我们一起过来究竟所为何事?”之前召集的时候,几人便已经清楚,此次召集九星成员是和魔云海南征有关,可究竟有何关联,却耐人寻味。

    左辅慕却说道“等首领前来,大家自会知晓。”此外不在多说一句。

    九星的成员们也各自沉默,洞穴之中出现了诡异的安静,忽然间一道人影慢慢现身在救人面前,正是九星的首领莫林。

    莫林轻声一笑“诸位,久等了。”大家没有多说,只等着莫林的下文。

    莫林随即说道“九星既然已经到齐,我就直接说了,大周朝太师魔云海统兵近二十万,大举南征,这一次他的用意,想必不用我再多说吧,三危国此次凶多吉少,如不出意外,恐怕有灭国之危。”

    禄存鸩九霄问道“怎么?首领是想让我们帮助三危国度过这个危机?”

    莫林轻笑道“三危国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何要白白出力?”

    武曲邢素调侃道“那难不成还是帮着魔云海大军平南?”其实邢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魔云海是九星的对手,这点他是知道的。

    莫林亦是摇头随即说道“我本可像以前那样行灭世之举,只是答应了一个有意思的后辈,我们立下了一个小小赌约,再赌约达成之前,我是不会强自出手的。”众人心中明了,只是不知何人能和莫林里下赌约。

    莫林接着说道“既然立下了规矩,即便是我,也要按照游戏规则玩,三危国就是我起步之地。”

    文曲似乎明白了莫林的用意“首领的意思是,一统三危六陵?”

    三危国对外号称一国,实际上内部政体松散,是由十三家土司划分土地,而根据各部生活习性,衣着服饰,整个三危国族人分为六陵,白陵、兰陵、黑陵、水陵、彩陵以及粟陵。

    在场诸人都不是愚笨之人,莫林也准备投身乱世,玩一玩问鼎天下的游戏,而第一步就是统一六陵,将十三家土司势力瓦解。

    魔云海的南征大军固然是敌手,可是某种程度上,三危国的原住民也不是盟友,九星加上莫林这十个人,要面对二十万周军和上百万的南疆人。

    难怪,若说毁灭一个国家,莫林的实力绰绰有余,但是说统治一个国家,少不得九星的帮助,至于将来要面对的困难,众人也都没放在心上,这十个人中有将近一半的人都拥有独自诛杀魔云海的实力,十人联手区区一个三危国,自是囊中之物。

    既然知道了莫林的计划,大家也觉得无所谓,文曲开口问道“咱们何时动手?”

    莫林一笑“不着急,力挽狂澜的英雄总是最后出现的,不是么。”先让周人和南疆人交锋一阵吧。

    ……

    林越在铭题山下已经住了几天了,在这期间炼小雨没有在多提让林越马上离开的事情,两人过上了平淡的生活,不过林越觉得炼小雨似乎想和自己说什么,只是一直都有难以启齿之状。见对方不明说,林越暂时也不好细问。

    尽管他也想早点找极乐馆主报仇,早点解救阿云,但是此时他的伤势尚未恢复,就连原有的三成功力都使不出来,这两天他努力融合法宝映月光轮,也是想着实力不济,靠法宝来取胜的路子,但是映月光轮虽然有些力道,可要说斩杀极乐馆主还远远不够。

    林越着急也是没有办法,上回一战极乐馆已经毁于一旦,自己又错过了南征大军,贸贸然回京城哪边都不好交代,林越只得先留下来,一边养伤,一边试着修炼法宝。

    这一天林越挑起炼小雨编制的竹篓、竹筐和她一起下山去往集市上。

    经过了山下的村子,却见一片荒凉的景象,茅草盖的屋子,黄土磊的墙壁,瘦弱的老人、光着身子的孩童,或靠、或趴的在门口,穿着破旧衣衫的妇人在田里用简陋的工具刨着土。

    这半年来林越都在京城,看惯了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王朝帝都,却不想着民间的生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不远处却有一个半大少年推着独轮车,车上坐着一个老妇人和一些行礼。

    炼小雨见状叹道“三蛋终于还是卖身为奴了。”

    林越却不知究竟发生何事“卖身为奴?”大周朝是奴隶制的,林越是知道了,而且奴隶占的比重还不低,奴、隶、民是整个大周阶级的下三等,也就是所谓的下等人,下三等占了全国人口的七成还要略多一些,而上等人则是将近三成,林越本身也是上等人的一员,当初他可是以黑户的身份参军的,可谁叫当朝太师魔云海是蝶谷的弟子呢,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林越被安排挂在了吴州林氏名下,只是东南州县的地方小族,好歹也是士族,在看出身定高下的大周朝,算得上是上等人了。

    炼小雨见林越发问便说道“三蛋的两个哥哥先后被招走,三蛋只能卖身为奴了。”做奴隶,世世代代都如猪狗一般,只得看主人脸色,自己毫无自由,也不再有什么私产,生杀予夺全在他人一念之间。

    但当平民有能好到哪里去?,奴隶是奴隶主的私产,受大周律法保护,生活固然不如猪狗,但是好歹有命在,平民是要服役的,不管是征调上了战场还是去修建王陵,都是九死一生的路子,三蛋家就只有这么一个半大小子了,还有老母卧病在堂,上回南征大军路过他是运气好没有遇上,其他村镇已经被抽调许多劳力,没了青壮便是老人、少年,甚至能干活的妇人都要带走,三蛋只能卖身为奴,宁可去勋贵家当牲口,也不能眼巴巴的等死。

    林越对此也是一阵唏嘘,妄自己为三教弟子,还是一个穿越之人,一身修为足以傲视一方,却也只能冷眼旁观世态炎凉,这十余年来所经历的却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