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203章 可以帮我杀一个人么?

    铭题山外的集市并不能算大,至少在林越看来就是如此,炼小雨做的竹器并没有固定的买家,两人在一个不算显眼的位置坐下,摆好竹筐和竹楼,静等客人上门,春忙时节也确实有人家添置工具,不时有行人过来,也叫炼小雨做成几笔买卖,和她一比,林越反倒成了无用之人。

    初春时节天气尚寒,林越虽然受伤,但有修为傍身自是不惧,炼小雨却有些不适,紧了紧身上的衣物,正巧一队人从他们面前走过,大多数衣着单薄,几个年纪不大的孩童忍着寒风,看着集市上的吃的出神,露出了十分向往的神色。

    林越知道他们都是要被贩卖的奴隶,却不知道这一场春种下来要死去多少。

    一天下来炼小雨的竹器没有卖完,不过接下来一个订单,在下一次赶集的时候带上三十个特质花样的竹篓,这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获了,她小心翼翼的清点着今天的收入,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数着,数了几遍才装回兜里,林越见状不禁感到好笑,毕竟他不大不小也是个官,而且不光是‘现官’还是‘现管’少不得隔三差五有个几十、上百贯收入进账,又几时为几文钱斤斤计较过。

    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举动,又使林越想起了自己的师姐默轻语,师姐,你究竟在哪里啊,每每有了你的消息,却又晚到了一步。

    炼小雨与林越回到家中,炼小雨开始为三十个特质花样的竹篓忙碌,而林越则是继续修炼自己的法宝,以及‘上清流云剑’的招数。

    法宝‘映月光轮’在不断的锤炼下越发得心应手,而‘上清流云剑’的感悟也进入佳境,林越明显感到了黄庭道藏对于自己的作用,在听通灵仙君讲道之时也用起心来。

    不知不觉经过去了半个月,在此期间炼小雨没有再提赶林越离开的话,却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总想说些什么,可始终说不出口的纠结。

    林越敏感的觉察到了,但是他的心思现在都关注在修炼上,再加上炼小雨明显不想去说,他也不好直接问,日子就一天天这么熬着。

    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炼小雨虽说以竹编为主业,但是在山上还是有两亩薄田,种些青菜去卖。

    初春的大地冻土尚硬,炼小雨家徒四壁,哪里有牲口开垦,只得自己前去,用简陋的工具一点一点刨,林越见状便叫炼小雨将事情交给他,炼小雨知道林越是一个高手,但是高手就会干农活吗?

    林越是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要是知道肯定也是轻轻一笑,我不需要会干农活,只要我会土灵仙术便够了。只见他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个呼吸之间双手一翻,脚下的土地隆隆作响,自动翻开出一道道沟壑,将菜种拿来随手往地上一抛,土地再次运动将所有种子运到相应的地方。

    这一手着实惊到了炼小雨,她知道林越是个高手,没想到他还是个修士,炼小雨什么也没说直接回了茅屋,林越十分疑惑,什么情况?本想小露一手,却不想炼小雨是这种反应。

    不明所以的他摇了摇头,继续去修炼,而回到茅屋的炼小雨一边编着竹篓,一边想事情出神,时而凝重,时而发笑,最后她望向土炕叹了口气。

    本以为参悟要领的林越,在修炼‘上清流云剑’的时候,又陷入瓶颈,这套剑诀既然取名流云,自然是极重变化的,林越反复练招,却都感到哪里不对,不禁为之气馁。

    想起吕修缘,周芷蓉双双死于自己面前,他心中的恨意就掩盖不住,极乐馆主!!林越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报仇雪恨。

    静下心来不禁想起了周芷蓉与吕修缘诀别之时,那一场动人心魄的泣血舞,配合着周芷蓉优美身段,脚下却落出点点鲜红,渐渐连成一片的血色填满了林越的双眼,只剩一道黑影继续着周芷蓉临终的舞姿,猛然间林越惊醒过来,原来他竟然在修炼的时候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醒来的林越眉头紧皱,忽然间笑出声来“我悟到了。”随即抄起一支树枝,重新舞起剑诀,果然比之前更为流畅,长啸一声将心中郁结尽去,舞武相通,没想到直至最后还是周芷蓉帮助林越感悟的。

    晚上,照平常一样用餐,还是那些粗粝的食物,林越和炼小雨慢慢吃着,他们已经习惯了种种状态,也算另类的男耕女织吧。

    放下碗筷林越说道“这些日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现在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不便再打扰了。”这其实是胡诌,林越一身功不过恢复了三成而已。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炼小雨还是一怔“你这就要走吗?”

    林越点了点头“我还有事未能了解,若是能回来,我定要好好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此一去是必要找极乐馆主报仇,此事已成心结,若不了断恐怕就要变为心魔了。

    但是极乐馆主修为高强,更兼得到金鳞剑相助,此去九死一生,林越也想过迟一些,功力更深的时候再去,又或是找上几个同门,不过林越最终还是否决了这些想法。

    与人拼斗落败本不足为奇,但是这场战斗若是牵扯心神便不好说了,就像自己的师父无聊子,自从痛失爱侣,屡次败于邢素,现在的他哪里还有曾经的意气风发,简直就像个失败的废物,行事也极为偏激,几乎毁掉了默轻语和林越,林越可不想成为自己的师父那样。

    所以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去了结得,不过虽然功力尚未恢复,但是新掌握了‘上清流云剑’以及法宝‘映月光轮’,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炼小雨摇了摇头“你不必谢我,也不要再回来了。”随即起身拿起了平时编竹子的砍竹刀,来到到土炕前敲了敲,林越也有些好奇,从平日里的表现,他明显的觉察出炼小雨绝不是普通的山野村姑,绝对有意想不到之处。他静静的看着炼小雨究竟要干什么。

    只见炼小雨撬开几块土疙瘩,从土炕里抽出一个长条形的布包,翻开包裹着的布条,将是一柄长剑,以林越的眼力自是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长剑,伸手摸去甚至能感觉到长剑如有生命一般的在抖动,似乎能感受到剑的脉搏。

    林越抽出长剑,盈盈寒光闪耀,煌煌青芒暗藏,剑身之上还有一个镂刻的图案,勾勒出一只振毅的青鸟。

    长剑嗡嗡作响几欲飞出,林越高赞一声“好剑!!”

    而就在此时,远在南疆三危国,两道正在山路缓缓而行的身影忽然停住,后停者淡然问道“何事?”

    先停之人愿望北方“紫燕,似乎在哭泣,不是悲伤,是高兴的哭泣。”

    两人静立了一会儿,先停之人说道“走吧,还有任务。”两人继续前进,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林越手持长剑,看着剑身所刻青鸟图案不由沉思,炼小雨则是开口道“这把剑,送给你。”

    林越叹了口气“这几天你似乎有话和我说,是不是也和这把剑有关?”

    炼小雨点了一下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现在已经没关系了,剑送给你,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林越说道“不对,你似乎还有所隐瞒。若是真有难事,不妨说出来,我拼尽全力也会帮你完成。”

    炼小雨轻咬嘴唇,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你……可以帮我杀一个人么?”

    林越眼皮一跳,倒是没想到炼小雨开口就是杀人“你要杀什么人?为什么?”

    炼小雨说道“她叫独孤丝丝,至于杀她的原因……因为她害死了我大哥。”

    林越一听暗道果然,方才见这长剑十分不凡,尤其是这镂空刻纹十分眼熟,心下一对比,便有了一个惊人答案,大周第一杀手……独孤丝丝。

    林越问道“你和炼峰是什么关系?”

    一听炼峰的名字,炼小雨脸色一变,林越却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