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206章 南征是为了杀光一代人

    林越回到京城后,将自己如何解救舞乐团的事情向阿云一说,阿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现在虽然不知道救自己的神秘人是谁,但是林越既然已经回来,阿云也算有了依靠。

    而林越此时想的却是找极乐馆主报仇,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林越心魔已生,等不得十年了,可是阿云也不能不顾。

    一夜无话,第二日,林越早早来到都察院衙门,此时的府衙冷冷清清的,所有队员除了出去巡查,就是在家休息,剩下的也被南征大军带走。

    整理文书的小丫头朵朵见到林越来了便问道“院长,您的任务完成了?”

    “任务?”林越先是一头雾水,后来想到,或许是有人在替自己遮掩随即说道“啊,刚刚回来,南征的事情怎么样了?”

    朵朵倒也没有多想便说道“上头说你有秘密的任务要执行,所以只由方杰哥哥带队走了。”方杰身为副院长,在林越不在之时,自然要顶上去。

    林越想了想又问道“极乐馆的事你听说了吗?”

    朵朵立刻来了兴致“院长你也知道了!听说极乐馆不知得罪了哪路高手,竟然被人出手灭了……”朵朵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林越却听出里面的意思,江湖争斗,这是官方定下的论调,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好向极乐馆出手。

    在都察院少待了一会儿,林越便起身前往太师府,如果说在京城里能帮自己打好掩护的人,似乎也只有二师伯魔云海了。

    在太师府中,一位老管家接待了他,这位管家林越也算认识,从小跟着魔云海长大,对于蝶谷也知之甚详,算得上半个蝶谷之人。

    老管家似乎知道林越回来,早早的奉上茶水点心,未等林越开口,老管家便说道“林少爷,这是我家太师给您留的亲笔信。”林越毕竟是蝶谷三代弟子,老管家要称呼一声少爷。

    信上说的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已经为林越摆平极乐馆的影响,劝他不要着急报仇,极乐馆主强行用金鳞剑压制体内的阴气逆转,乍看之下威力无比,实际上早已祸根深种,就算不用管他,也不过早晚一个死。其余事情不必担心,若是身体不便,就留在京城养伤,若是伤势恢复尽快赴南疆汇合。

    看过信件之后,老管家问道“林少爷,您现在身上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林越摇了摇头“我现在并不乐观,就连兵器都被毁了。”想到这里林越不禁一阵心疼,那可是从滨州伴随自己一路走来的老伙计,也是钟二爷留给自己的作为传承者的证明,没想到被金鳞剑毁去。

    管家点点头“老爷早就预料,林少爷可能受伤未愈,特地嘱咐我给您留下了疗伤的丹药,一会便给您取来。”林越点了点头,见管家似乎欲言又止,便问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老管家说道“林少爷,我想知道,那个南疆舞姬您打算咋么处理?”

    “这你也知道?”林越略表惊奇,但是转念一想,周芷蓉曾经提起过,魔云海为了阿云的事情似乎还和极乐馆打过招呼,这里面莫非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老管家呵呵一笑“不光知道,其实在您府邸周围,有我们的人。”

    林越皱起眉头,任谁听说自己的家被人团团围着盯梢心里恐怕都不能高兴。但是老管家的意思值得揣摩,魔云海曾经还想过除掉阿云,他手下的人自然明白,但是现在却没有动手显然是顾忌林越,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在林越家里动刀枪,索性阿云只是在屋子里好好的呆着,没有哭闹,也没有外出。

    林越直接开口问道“师伯是什么意思?”

    老管家开口“老爷那里自然希望林少爷能够妥善处理,其实只要南征大军开拔,那这个阿云也就无足轻重了,您是要送走也好,金屋藏娇也罢,都没问题。”

    南征?又是南征?其实林越一直怀疑魔云海南征的目的,他对南征的重视程度超乎想象,拉上了所有在朝中的蝶谷弟子,京城中的精锐,各地诸侯的联军,这明显是要大打一场,按理说现在大周朝正值多事之秋,没有必要再树外敌,更没必要打一场国战。

    为了打着一仗,魔云海又是送自己法宝,又是送弟子坐骑,说这里没问题谁信啊,而阿云正是这场战争的理由,虽说以一个女人作为开战理由很蹩脚,但是好歹是个理由不是,在大军行动前,这个理由就要一直保持下去,不过现在南征大军已经走了半个月,已经无法阻止了,所以老管家才没有立刻诛杀阿云,毕竟那是林越的家,蝶谷弟子还是要顾及一下的。

    林越有基于此便问道“前辈,关于南征,晚辈很是不解啊,师伯为什么这么坚持?”既然用前辈,师伯的称谓,那就表示林越使用蝶谷弟子的身份问的。

    关于这一点老管家一直三缄其口,不便作答,林越问道“前辈,此一战除我之外,所有在朝的蝶谷三代全部参战,这本就不寻常,作为蝶谷一员,我想知道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想必柴胜男师姐,永夜孤明师兄等人早已知晓了吧……现在我有伤在身,无论知不知道都注定不能前往了,还请前辈为我解惑。”

    林越说的没错,以他现在的伤势应该不能在前往三危了,也就不会出现什么变数,老管家这才说道“既然林少爷这么说,我也就不隐瞒了,其实您要是没受伤,现在跟大军一起走,差不多也该知道了,老爷这回南征的目的就是杀人,杀光三危国的一代人。”

    林越十分惊奇,打仗要死人这没得说,但是有目的的要杀死一代人,这是几个意思?

    老管家又问道“林少爷既然已经在朝一段时日,对于我大周军力分布,多少也有所了解。”

    林越点点头,毕竟自己是军职,就算再懒,再不管事,这个还是知道的,地方上各地的守军各自发展军屯,战斗力不强,对付以往的流寇乱贼尚可,可是四大寇兴起之后,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而整个国家真正的精锐,莫过于三大营与天都禁军,天都禁军隶属于王室,而三大营分别由魔云海、谭化、以及凌乱这三位蝶谷弟子所执掌,前次妖族入侵看似阵仗挺大,但实际上东大营和南大营根本没有动,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拜圣女教和三危国为祸,拜圣女教说是不会趁机进攻,但是冷月青云这个人一向与众不同,经常不安套路出牌,根本不能用常理衡量。

    三危国方面更是不敢大意,明面上三危国十三家土司臣服于大周,但实际上边患从未平息过,经常有周兵残杀南民,也有蛮匪肆虐边陲百姓,所以南大营几乎是不能调走的。

    老管家说道“百年之前,南方有一小撮乱匪已成气候,靠地方军队难以剿灭,于是调离南大营平乱,可没想到一见三大营离开,便有四家土司合谋,兵犯南疆宁、建、蛮三州,一时之间哀鸿遍野,百姓死伤无数,南大营平乱之后迅速回防,这才稳定了局势,顺势灭掉了一家土司,这才威慑了三危国其他势力,不然的话四家土司的联合立刻就会变成六家、八家、甚至更多。”

    这一点林越明白,看见别人拿到了好处,其他土司也会蠢蠢欲动,大周朝历代都没有放松对于三危国的警惕,从建国之初三危国尚存十八家土司,到现在剿灭到十三家。

    老管家继续说道“近些年来,四大寇在各地肆虐,北边妖族又趁机入侵,但是顾忌三危,南大营始终不能北上。”

    林越也明白南大营前脚被调走,后脚三危就能乱成一锅粥,大周不能内乱的同时,再南北两线开战。

    老管家又言“而如今还有一遭变故,那帮文官什么都不懂,竟然鼓动陛下允许地方私募军队,可惜当时老爷不在京城,不能怎么会让陛下同意,现在各地诸侯气候已成,尾大不掉啊。而北边的北大营在和妖族的战斗中已经被打残了,东大营盯着拜圣女教动弹不得,此时一旦有诸侯怀有异心,朝廷又拿什么前去御敌?所以在此条件下,南大营很重要。”

    林越好似明白了魔云海的意图,淡淡说道“原来如此,难怪要杀光一代人。”

    老管家点点头“这一次老爷召集新招募的军队过去再加上南大营,和一部分天都禁军,南方的各路诸侯,决计不下二十万,而且还有一路便是那原来的逆贼高覆海,本来老爷同意朝廷册封他为宋侯的条件就是出兵协助征伐三危,这也是上回他们的军师叶美蝶进京和老爷谈好的,只可惜……”随即他将红衣剑侍诛杀高覆海的事和林越一讲,林越果然大为吃惊,好个红衣剑侍,一人一剑杀的宋地四分五裂。

    老管家叹了口气“这回老爷是发了狠了,下了军令男子不留俘虏,年轻女子全部带走,要让三危国在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无后继之力。”

    林越理解魔云海的想法,但是并不能赞同,三危国固然有贪心不足的土司,可也有善良的民众,和南疆舞乐团的一些交往中,林越对三危国也有一些了解,那些高高在上的土司老爷,不光是对外,对内的统治也不是全都得人心的。

    这一次魔云海举大兵南征,若说灭掉三危国可能不现实,但要说杀掉大批青壮,让三危国十几年无力北上,或许还是能做到的,原计划趁机还打算坑各路诸侯和高覆海一把,魔太师果然是魔太师,林越暗自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