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256章 火仙出灵岛,金雕斗鸩鸟

    精灵岛,松林涧。

    孙美玲漫步在林间,环视着四周好像在找什么,听见树上的蝉鸣,她嫣然一笑,纵身一跃化身一只螳螂向那只蝉劈去。

    树上的蝉立刻飞开,落地化作一只野兔向林间逃窜,孙美玲又变得一只苍鹰向野兔猛扑,眼见野兔就要被爪子抓住,一瞬间野兔化身猛虎,苍鹰落地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黑熊。一熊掌将老虎拍蒙了。

    随即老虎又连续变了十余种动物,或大或小,孙美玲也变身一一化解。终于那人支持不住变回原形,却是一个十来岁大的少年,正要转身逃走,孙美玲一指喝道“定~”

    少年便维持着奔跑的姿势定住,脸上露出了硬挤出的笑容“师姐的火眼金睛、变身术、还有定身法真是厉害,小弟认输了。”

    孙美玲却是傲人一笑“哼哼,跟我斗,小南风,你还弱点。”

    “解~”空中一声传来,少年恢复了行动,却见储随江驾着飞剑落下,孙美玲不满道“师兄何故坏我法术!?”

    少年立刻行礼“南风无常见过师兄。”储随江和南风无常都是精灵岛端木遗风门下弟子。

    储随江点了点头,随即对孙美玲说道“孙师妹,不要总是欺负南风师弟。”

    孙美玲争辩道“这怎么是欺负呢,只是师姐对师弟的指导与鞭策,我是在帮他修炼呢。”

    南风无常反倒是问道“师兄出山相助大师姐,今日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师兄不准备再插手人间之事了?”

    孙美玲也问道“是啊,师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啊。”在她的想法里,储随江是绝不会放弃相助大师姐冷月孤薇的,而拜圣女教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再是四面出击的优势了,渐渐地落于防守的下风,储随江此来定有所求。

    储随江对南风无常说道“为兄此来是想向师弟借法宝白虹索一用。”

    “白虹索?”孙美玲倒是奇了,三师伯端木遗风在精灵岛二代弟子中算是比较富裕的一个,不仅本身修为高强,而且法宝在众多,门下的两个弟子,储随江和南风无常也都身具异宝,这一回储随江出山相助拜圣女教,三师伯虽不同意,但为防弟子有失,便将洞中的法宝温玉剑、隐霞衣、玉麟印都交给了储随江,可谓是攻守兼备。

    相较之下白虹索不过是个困人的法宝,比起可大可小,重如千山的玉麟印,以及刀剑无伤、水火难侵,还能隐去身形的隐霞衣差太远了,聪明的孙美玲立刻想到了什么“师兄可是要对付蝶谷门下?”

    储随江也没有否认,孙美玲暗道果然,南风无常却是说道“师兄,玉山蝶谷精灵岛,三教本一家,师父当初不让你出山便是怕有今日之祸啊。”

    储随江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管师弟借白虹索啊,我有隐霞衣可以隐身,只要隐去身形用白虹索偷袭,就能不伤对方性命。”

    南风无常想了想“师兄借宝这个好说,但是蝶谷之中不乏好手,几位二代的师叔也在,你这个法子终究只是取巧罢了,与其这样,你还不如把大师姐绑回来呢。”

    叫储师兄绑大师姐?他下的去手才怪,孙美玲在一旁撇嘴道。

    储随江说道“师弟放心吧,我此去只是和几位蝶谷的师兄弟交手,决然不敢冒犯蝶谷的长辈。”

    南风无常无奈“既如此,师兄稍等。”随即离开去取法宝,而孙美玲听得储随江所言心中一动,虽然从家族哪里得知了一些世事,却也不的详尽。

    孙美玲便出言问道“师兄是要对付蝶谷那几位师兄弟?”

    储随江不疑有他随即将桃关的局势和孙美玲一说,孙美玲秀眉一挑,柴胜男还好说,不出自己的意料,不想林越也在桃关,自己师父对林越的那点别样的心思,自己早已知晓,虽然心中愤恨,却也不能让师父伤心。

    不多时南风无常取来白虹索,储随江谢过之后便离开了,孙美玲也顾不得再戏弄南风无常,立刻前往水月宫,水月宫本身是通灵仙君讲道的大殿,此时通灵仙君正在林越的体内,作为大弟子的叶含羞只得坐镇在水月宫中。

    偏巧孙美玲的师父朱影流光也在,孙美玲立刻行礼道“弟子参见大师伯,师父。”

    虽然朱影流光是她的师父,但是此时二代大弟子叶含羞在,孙美玲也只得先行礼,叶含羞问道“美玲,何事如此匆忙?”孙美玲立刻将方才的事讲了一遍。

    其他倒还无妨,只听得林越二字,朱影流光却似有所触动,叶含羞皱起眉头,先不说和蝶谷相斗,坏了两教的交情,蝶谷弟子林越可是师尊通灵仙君灵魄寄身所在,师尊已经下令精灵岛弟子归岛,现在就有门下这么明目张胆的辅助拜圣女教,岂不是有违师尊初衷。

    在看着殿下的孙美玲,她心中也有一分无奈,自己门下只有一名弟子冷月孤薇,现在也留于拜圣女教,而和自己相交甚厚的也就是端木遗风和朱影流光,其他的精灵岛弟子也早已经是听调不听宣,甚至有时候连调都不听,哪里还有半点情分。

    端木遗风的弟子,储随江亦是在外,南风无常修为尚浅,只有这个孙美玲尚可一用。

    叶含羞向朱影流光问道“师妹,我欲派美玲到桃关走一趟,你看如何?”

    朱影流光心中一动,林越此时就在桃关,于是便请缨道“师姐,不若由我前往。”

    叶含羞摇头否决“那倒不必,三代弟子的事,咱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朱影流光也不好再多说。

    叶含羞伸出手掌,一道青光闪过,晶莹剔透的玉须尺便在她掌中“美玲,你携玉须尺前往桃关和霸州,向储随江和冷月孤薇传我口信,精灵岛弟子不得再助拜圣女教行凶,立刻归岛,否则逐出教门。”

    孙美玲接下玉须尺“弟子遵命。”玉须尺一入手立刻化为一根翠绿长棍,孙美玲舞了一个棍花,火眼孙家历来棍法传家,孙美玲暗叹不愧是掌教祖师亲自修炼的法宝。

    叶含羞微微点头,孙美玲没有叫她失望,不光一身火灵修为冠绝精灵岛三代,火眼金睛、定身法和纵地金光术也修炼到一定火候,如今更添玉须尺如虎添翼。

    孙美玲出了水月宫大殿,默起纵地金光术,速度比起储随江的驾御之术快了不止一筹,反倒是早一步赶到了桃关。

    ……

    三危国,天空中两道巨大的影子战作一团,却是两只巨鸟。

    东边一只,金翅鲲头,星睛豹眼。振翼一张遮天蔽日,周身羽翼各散金光,聚茫胜似骄阳,正是那四大圣中的魁首,飞天大圣摩云金翅雕。

    西边一只,前半身像鹰后半身像孔雀,足有三趾,脖子上有一圈发亮羽毛,鸣声大而凄厉,周身似乎带有紫雾,却是那九星之中的禄存,鸩鸟鸩九霄。

    两只巨禽于半空之中鏖战,自从四大圣来到三危国之后便将诛杀魔云海的事抛了个一干二净,眼见三危国的民众被无辜杀戮,四大圣恻隐之念又起,便重新建立了山寨洞府,收拢民众予以保护。魔云海也渐渐察觉到了四大圣的存在,不过他也没有多做应对,毕竟这回南征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坑各路诸侯一把,有四大圣这样的硬手在,他也乐得把要消灭的势力往那边派遣。

    而四大圣的存在除了对朝廷的南征大军不利之外,对另一个组织九星也是困扰,本来这拯救黎民英雄的名头,九星已经策划许久,为了自己能成救世主一般高调出场,就像甚至还在拯救三危国之前,暗地里先清除了一遍三危国的高端战力,没想到四大圣又跑出来截胡,这绝对不能忍啊。

    尤其是四大圣之首的摩云金翅雕,那可是再是个硬手啊,鸩九霄和他也是老相识了,同为十万大山中的飞禽国出身,两者有都受到了同族的排挤,不想在这人族的地界上相遇,却成了对手,两只猛禽都现了真身原形在空中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