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315章 西征止步,青龙之箭

    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窦恒叫到“就趁现在!”李志和月香兰也都各自使出绝招向,钧天百敕和假钺黄戈攻去,二人下意识的向旁一闪。猛然间地面上浮起一阵光晕,钧天百敕和假钺黄戈发觉自己不能动弹,神志具丧的他们仰天嘶吼。

    林越对远处的云霜说道“快点封印他们!”云霜手下动作不慢,飞快掐起咒法。

    不多时一卷巨大的锦绸在地面浮现,然后自动卷起慢慢变小落入云霜的手中,这个便是她的法宝锦绣图。众人见她成功得将这两个镇压国运的石像封印,也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一啄一饮果有定数,本来钧天百敕和假钺黄戈应该算是大军的劲敌,不光是实力高强,关键是不能损伤,真要硬打或是叫窦恒想办法封印,那付出的代价可就太大了。

    没想到一个散修云霜便将这两个人人头疼的存在给收拾了,幕后之人算不到她们会投降蝶谷,也没料到默轻语的不死之身和疗伤之法,更加想不到这一连串的变故下来,经把自己精心准备的武器给毁掉了。

    现在前方障碍已经清除,大家也都精疲力尽,所以决定在柳燕坡停留一晚,等到后续部队赶上来,一举拿下霸州城。

    可是部队没等到,却等来了传令官,林越已经是全军副帅,按军职在这里最高,他打开之后十分不解“鲁侯叫我们全部撤回五方城。”周围之人皆是一愣,好不容易封印了强敌,拜圣女教大本营就在眼前,为何要半途而废?

    要说敌方城池高大不易进攻?也不对啊,对于世俗武将或许如此,但是对于修士来讲,这个城池分分钟飞进飞出,只需一人飞进去打开城门,大军一拥而入,什么坚城都得完蛋,这个任务别说蝶谷弟子们。就是云氏三姐妹也毫无问题啊。

    窦恒和拜圣女教积怨最深,因此他皱眉说道“让咱们回去?理由呢?”

    传令官说“这个末将也不知晓。”

    此时赢睿说道“我想,这个应该和霸州有关系。”

    林越已经猜到了几分,月香兰倒是脾气比较直,直接开口道“这个怎么讲?”

    林越直接说道“是不是因为军功。”

    赢睿点点头“副帅明鉴,咱们的功劳已经不小了,霸州城乃是魔教老巢,这个功劳也该让京城的老爷们摘去了。”

    窦恒怒声道“简直胡闹,岂不闻军法有云,一鼓作气,现在不趁着军威拿下霸州,等到霸州集结兵力,加强军事,咱们再去那不是自找霉头。”

    赢睿说道“话虽如此,可是朝堂之上哪里在乎这些,远的不说,今日一战数千将士都留在了柳燕坡,谁有想过他们,对于那些人来说,几个、几十个、几百个,上千个,那不过是奏章上的一堆数字罢了。”

    众人闻言也都沉默不语,林越突然说道“李志师兄,香兰,你们先回蝶谷去吧。”

    月香兰不解道“为什么叫我们先回去?”

    李志也说到“是啊,我们说好帮你,便不会半途而废。”

    林越说道“我自然知道你们的心意,但是你们已经受伤,勉强参战也只会加剧而已,况且拜圣女教覆灭不远,他们已经没有高手,也不需要这么多师兄弟一起留下了,你们不如先带云家姐妹回山向师祖禀明。”

    窦恒也说到“这样也好,大战已经进入尾声,拜圣女教除了教主和冷月孤薇,剩下的高手想来也就不剩几个了,有我在这里你们不需要担心。”窦恒要报毁家之仇,可是李志和月香兰却完全是友情出手。

    李志和月香兰对视一眼,李志说道“那好吧,我们可以先回去,窦恒的符咒我们也随身带着,一旦有事,立刻召唤我们来帮忙。”

    ……

    平静的战场上,两路骑兵遥遥相望,这边清一色的女骑士,领头的二人正是柴胜男手下的两位副官,阮玉和常绣。

    阮玉手执长枪,常绣拿着大刀,二人策马而出,傲立于两军阵前,她们身后则是数十名魁字旗的精锐女骑士。

    而她们的对面却是拜圣女教的一队圣战士,依旧是穿着由铁片穿起的铠甲,铠甲上每一片铁片都刻着咒符,骑士们手持一支别样的长枪,枪尖染成朱红色,有八色锦带缠绕,盔甲背后有两支长方背旗,一支书写‘天人合一’一支书写‘道法自然’。

    而这支队伍领头的二人,一个身形伟岸,手持破阵百裂枪,身披兽面吞天甲。另一个英气风发,却是一身轻甲,手拿两支短枪,身负一只大弓,腰带一只箭壶,壶中只有六只箭。

    伟岸者便是此次圣战士的带队队长,九言卫之一的斗卫淳于无忌。

    而负弓者,乃是弓箭世家出身的数卫皇甫偃。他所学的正是皇甫家的绝学‘七霞神箭’,七箭若是尽出,有号称杀神灭魔之能,只是现在尚无人看见七箭尽出。因为传说第七箭是要以生命为代价。

    二人所带领的圣战士和柴胜男的魁字旗已经拼斗了两场,可以说是不分胜负,两边都是高手组成的精英战队。

    随着主将一声令下,两队骑兵再次厮杀到了一起,猛烈的冲击让双方的骑兵混战成了一团,两路人马几乎拼得不相上下。

    阮玉和常绣依旧是找上了两员敌方的主将,这一次却是淳于无忌迎战二人,老实说淳于无忌战力之强在二女之上,单打独斗她们谁也不是淳于无忌的对手,但是二女联手淳于无忌明显就落于下风了。

    这两仗本来都是主将二对二的战斗,今天皇甫偃没有选择斗将,反倒是从军阵一侧绕行。这点小伎俩当然躲不过柴胜男的眼睛。

    此刻的柴胜男,一身女士亮银盔甲,胯下素云雪花骢,手执青钢半月斧,在军阵之间马上就发现了向自己不断靠近的皇甫偃。这是要‘打蛇七寸’的战术啊。

    柴胜男岿然不惧一甩手中的战斧便向皇甫偃的方向杀来,身后诸将本想上前帮忙,柴胜男大声吼道“谁都不要过来!留守待命,本将前去会他!”按理说身为一军主将不该单独出战,但是柴胜男早已认出了皇甫偃的路数,皇甫家的绝学‘七霞神箭’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这两天双方交战,皇甫偃不方便施展,如今他直奔自己而来,抱着什么心思,柴胜男当然明白。

    她有自信接下皇甫偃的箭,她却不敢保证身后诸将也能挡下或者躲过去。

    皇甫偃见柴胜男也向自己冲过来,当下不敢托大,立刻从箭壶之中抽出一支箭“青龙之箭!!”飞箭脱手,怒发天弓,一声龙吟震裂苍穹,一道碧绿身影飞游天际,巨大的龙形气旋破地而行向柴胜男席卷而去。

    柴胜男第一时间从马背上跃起,向着空中飞来的青色龙影,挥起手中的战斧,短短一瞬间巨响轰鸣了整个战场。皇甫偃也不管这一箭是否有结果,直接掉头就走。不管柴胜男怎么样,自己已经没有余力了,七霞神箭固然厉害,可是会在一瞬间消耗大部分体力,自己无力再做攻击。

    淳于无忌一看皇甫偃突袭的手,立刻施展全力,把阮玉、常绣打的节节败退,皇甫偃已经为自己铺了路,自己一定要杀到柴胜男面前。

    烟尘已经散去,柴胜男站在一个沙粒碎石遍布的大坑之中,身上的亮银盔甲不是凡品,倒还撑得住,可是衣袖的部分早已因为巨大的力量而成为碎片,露出了两条白藕似得玉臂,柴胜男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却发现自己的手仍然在颤抖,手背上的血管暴起的通红,七霞神箭果然名不虚传。

    后军众将无不凛然,没想到看起来并不是很强的皇甫偃,竟然有如此实力,那种情况下,换谁正面被击中也都是难逃一死的。全军上下恐怕也就只有柴胜男敢硬接了吧。

    阮玉、常绣自然也知道淳于无忌这么拼命向往柴胜男方向冲杀是为了什么,拼得受伤也不能让他过去。午羽来到了柴胜男身后“师姐,你还好吗?”

    柴胜男点点头“暂时身子不听使唤,不过没有大碍,七霞神箭端的不凡啊。”

    午羽也认同的点点头,同时心中也在思索,若是自己能否正面当下那一箭?想过之后,他却是摇了摇头,这么大的力量自己能转移开的机会顶多一半,一旦自己撑不住正面中招,那粉身碎骨是肯定的。这时他再看向柴胜男,心中不禁佩服,柴师姐果然是柴师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