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352章 决定出战

    冲天的火光染红长空,烧尽大地,整个穿云关在众多修士的保护下倒是安然无恙,只是其中几个负伤无力出战,本来是准备和冷月孤薇对战的,却因为孙美玲的误伤,不得不提前离去。

    而远处拜圣女教的大军也被火光吞没了数百人,他们也是没想到,明明隔了数十里,怎么还会被波及到。

    天边的云朵被蒸腾干净,地上不时有沙土化作晶莹的琉璃,孙美玲头发散乱双目失神,周身却被一股强的大热力所包裹,发出嘶嘶的熄火声音。

    冷月孤薇在天上硬抗火神咒,当她落下的时候,本身的光明铠早已经是残破不堪,连羽翼靴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害。一口污血喷涌而出,和孙美玲的失神相比,冷月孤薇到底是保住了一丝清醒,没想到孙美玲的火神咒竟是恐怖如斯!!

    降落在地的冷月孤薇没有站稳,一下子跪倒地面,膝盖处发出高温贴烫的滋响。两人周围就连空气都被烫的变化了性相,仿佛不再是不可看见,有了一种朦胧的虚影。

    人们都知道,现在二人中央所在的区域,温度之高非常人能够抵抗。夙沙冰荷见状轻声叹气,没想到连孙美玲的火神咒都不能杀死冷月孤薇,自己真的能行么……

    想归想,夙沙冰荷先拿出法宝潜渊升龙旗,一阵风涌将周围灼热的空气吹散,然后手持御海珠,以水灵布满身子四周,倩影飘然来到两人身边。

    夙沙冰荷扶住冷月孤薇“师姐,你还好吗?”

    冷月孤薇艰难的点点头“你先去看看孙师妹怎么样了?”正说着孙美玲已经彻底失去意识,软软的瘫倒在地,冷月孤薇和夙沙冰荷连忙运功施救。

    见孙美玲呼吸恢复正常,两人都松了口气,夙沙冰荷苦笑道“没想到孙师妹的禁术也不是师姐你的对手。”

    冷月孤薇摇了摇头“不,孙师妹的火神咒比我想象的更加厉,今天要是我没有光明铠一定会没命的,即便是现在,我也已经和个废人差不多了。怎么样,师妹要不要趁现在动手杀我?”

    夙沙冰荷扶着昏迷的孙美玲轻笑道“师姐,我是来和你分高下的,不是来杀你的,如果明天你还能不死的话,后天我一定前来讨教。”

    冷月孤薇点头道“我等你!”

    夙沙冰荷带着孙美玲飞回穿云关中,而今天冷月孤薇也已经打败了十二个对手,加上孙美玲误伤的几人,今天一共有十六个人失去战力。

    明天就是第四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去,哪怕是过了明天,后天至少还有夙沙师妹等着自己,想到这里冷月孤薇自嘲的一笑,看来临死前自己是不会寂寞了。

    ……

    看着穿云关前升起的红光,远处观战的广宜生默默叹息,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师弟不必如此。”

    回头望去,正是玉山的二弟子慧济真人“今日之事你已经做到圆满,可以收功了。”

    广宜生却说道“师兄,我不是为了自己,只是觉得冷月孤薇这孩子……可惜了。”

    慧济真人点点头“这倒也是,这孩子的资质悟性都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古来罕见,更何况有如此心胸。不过为了师尊的大业,我们也不得不不如此啊……师弟,你的伤势如何?”

    广宜生收拾心情肃容道“冷月孤薇确实厉害,我被她伤得不轻,短时间内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了。”

    慧济真人点点头“你看。”一伸出手,只见他手掌中一个紫色光团翻动着光华。

    广宜生说道“这就是那些怨魂?这么说来蝶谷谭化师兄也在……”

    慧济真人说道“我的能为有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要是鬼灵珠在咱们手里就好办了。”

    广宜生盯着那团光晕“真的要做到如此地步吗?我玄门大兴动用如此手段……”

    慧济真人呵斥道“师弟,都这个时候,咱么还能退缩,要知道我玉山为了这件事牺牲了多少,时不待我,这个世间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为保人族长治久安,非要如此行事不可,不是我们要这样,实在是情非得已。”

    “是,师兄,我知道了。”广宜生点了点头,道理他都懂,但每当出手的时候,他内心也在犹豫,也许师尊是对的吧。

    ……

    冷月孤薇调息过后,身上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经过自己的盘算,孙美玲的火神咒确实给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一般情况下,她应该不再和人动手,慢慢静养才对。不过冷月孤薇明显感到一丝压迫的感觉袭来,看来自己遭受天谴之时不远了,在那之前,自己一定要净化所有的无辜罹难者的怨念。

    正在思索的她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什么人!”

    “是我。”一道身形显现,来人正是王雪狸,冷月孤薇很奇怪,两人已经决别,按道理来说,王雪狸应该在穿云关内等着自己动手才对。

    王雪狸直接进入正题“我又去了一趟阜州,情况恐怕有变化,十多万的魂魄……”

    王雪狸听王小明说起阜州怨魂的事情,今天趁机亲自去查看,结果出乎她的意料,现在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肯定有什么人在利用怨魂,至于是什么人,用来做什么,这些目前还不知道,但对于黄泉地府来说,一个魂魄和十万魂魄本质上没有区别,再往深了想一想,如果真有什么人需要数十万强大的灵魂,那这血屠阵说不定也是整个动作的一环。

    整个三教都有嫌疑,而其中玉山是最为可疑的,冷月孤薇没将广宜生卧底拜圣女教的事告诉王雪狸,她并不确定如果黄泉势力和玉山正式为敌会有什么后果。

    王雪狸直接问道“既然如此,你有什么打算?”

    冷月孤薇沉吟了一下,既然知道了是个阴谋,那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还有意义?自己是否要接着为别人的罪孽买单?如果说整个拜圣女教是个巨大的阴谋,那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也在幕后黑手的预料之中?如果自己的生生死死都在被人利用,自己还要顺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么?

    冷月孤薇想了片刻,下定决心说道“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不管后果与真相如何,这些怨魂和他们的怨气是真实存在的,总要有人做些什么……

    或许那幕后的黑手就知道冷月孤薇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准备吧。

    王雪狸点点头,随即拿出一颗乳白的珠子“这个是定魂丹,可以定住你的魂魄,我想如果真有人再利用魂魄作恶,而你也是他们计划的一环,说不定你的死亡和你的灵魂也会被利用。”

    冷月孤薇点点头,为了那些无辜的人,自己愿意牺牲,可这不代表她也愿意被人利用,尤其是死后连灵魂都不放过。

    王雪狸把定魂丹的用法告知冷月孤薇,并表明自己不会参与和冷月孤薇对决,知晓了一切是一个阴谋,王雪狸可不想按照别人设计的脚步走下去。不过她还是要留在穿云关,如果刚才推论的事情是真的,那几日之后冷月孤薇生命耗尽,对方自然会出手,自己要一举把这伙捣乱阴阳的人拿下。

    王雪狸离开之后,冷月孤薇看着在月光之下逐渐复原的光明铠,看这个修复的速度,明天是用不上了,不知道明天又会和谁交手,等到七天之后自己又该如何呢……

    与此同时,林越来探望受伤的孙美玲,夙沙冰荷正坐在床边擦拭着她的脸颊,林越看孙美玲还未苏醒,便问道“夙沙师姐,孙师姐怎么样了?”

    夙沙冰荷摇了摇头“性命倒是没有大碍,只不过内伤倒是颇为严重,师伯已经帮着治疗了。”

    林越说道“没事就好,不然……”后半句到底是没有说出来,不然林越如何跟朱影流光交代。今天的孙美玲却是给他了很大的震撼,尤其是对冷月孤薇绝望的长鸣。想到此处他不禁摩挲着手中的玉佩,这是朱影流光给他的,只要捏碎不管相隔千万里,朱影流光也会赶来。

    本来林越是打定主意不会用在自己身上,只是现在孙美玲伤成这样,是不是要叫她的师父过来?可是面对着已经陷入这般局面的冷月孤薇,即使是朱影流光来了又能做什么?徒增烦恼罢了。

    本来一直不愿参与这场比斗的林越突然做出了决定明日由我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