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367章 元州林越除恶,丰都阿云出走

    天色已经晚了,林越帮助陶淇解开了诅咒,不过陶家上下除了老太君,却无人相信,只觉得林越是以此事做文章来拉关系卖好。

    林越不打算亲自去告诉陶淇事情的经过了,让老太君慢慢和她说。于是便起身告辞,老太君也热情的叫金穗去送。能让老太君身边的金穗亲自接送,在以往的来宾之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走在元州城中,这里不愧是远离战火的富庶之地,到了晚上街面上依旧人流攒动热闹之极,林越没有闲逛,反倒是走入一条小巷,迂回曲折之后,来到一处府邸的侧门。这里就是给陶淇下咒的助顺侯府的后面,虽然不知道他们和定南公爵府有什么仇怨,但是用如此手段来害自己的朋友,林越准备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不过林越也有奇怪的地方,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要是真是两个家族有旧怨,互相仇视到了用这种下作手段的时候,你倒是去咒陶家的掌门嫡子或是后起之秀啊,和一个在街面上游逛的七小姐过不去干什么?这么做无非也就是扫扫陶家的名声,对于那家人并无什么影响。你自己也捞不得什么好处啊?

    可是即便如此,一个少女的名声和幸福毁于一旦,对于陶淇这种士族女孩来讲可以说是毁灭一生的打击,林越为此怒火中烧。

    方才在斗法的时候,林越已经用真气操控的灵火将埋在院子里的诅咒之物烧掉了,助顺侯府着急忙慌的去灭火,无论怎么泼水和盖土,这火苗就是不灭,把一众人都吓的够呛,等到诅咒之物被烧毁,灵火自然熄灭,本已经受伤的冯婆子见状知道对方确实是请了高人了,心下也是后悔不迭,本来只是为自己少爷出口气,也没想害那位陶家小姐的性命,说句真心的话,最多就是叫她孤苦一辈子,谁承想还真有高人看出了她的手段,二十招便重伤了自己,这侯府,不,这元州都不能呆了,赶紧走,正想着便即刻去收拾细软准备逃走。

    而这无巧不巧的正好撞上前来探查的林越。林越本来在侯府外看看里面有什么动静,冯婆子做贼心虚又受了伤,不敢走前后门,只能从侧门外逃,她刚一出门就遇上了林越。

    两人对视一愣,刚才隔空斗法,别人没有看见其中的玄妙,两人彼此见过对方相貌。林越正愁抓不到元凶,一把就抓住了冯婆子的脖领,冯婆子正欲高喊,林越冷声说道“你叫啊,看看那些凡夫俗子能不能挡住我取你性命!!”

    冯婆子立刻住嘴了,自己在他手里都没走上二十招,这种程度高手,只凭助顺侯府的那些护卫家丁,来多少都是白搭,这种时候万万不可触怒林越啊。

    林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抓到贼人,便说道“看来今日你的运道合该于此,你是自己说啊,还是我让你说?”

    冯婆子立刻告饶“郎君饶命,婆子不敢欺瞒啊,这都是主子的意思,我们做下人的不过是听命行事啊……”

    林越听冯婆子讲述之后,也不知该做何表情,自己行为不端让个女孩子教训一顿,还有脸叫人报复,用的还是这种手段,什么东西!

    看向冯婆子的眼色也颇为不善,林越幽幽的说道“看你身上的满身恶臭,这种下作手段相信用的也不少,杀了你可不算冤枉吧。”冯婆子闻言立刻要惊叫,林越却先一刻拧断了她的脖子。之所以说她满身恶臭,倒不是因为她脏,关键是诅咒的法术用得多了,这被害人的怨念会缠绕不断。在正统修士眼中,兼职是腥臭难忍。

    杀掉冯婆子之后,林越用土遁把尸首就地掩埋,表面上和刚才毫无差别。

    而就在于此同时,元州城外的山林中,两个身影正向元州慢慢走来,这两人皆是身披长风衣,头戴斗笠,与人正面相见难窥容貌。

    起一个人忽然停止脚步,有一个人问道“嗯,怎么?”这是一个男声,听着年纪不大。

    前一人则是一个女声,和后者似乎同龄“怨念消除了?”

    男声有些惊讶“怎么会?难道那个人自然死亡了?”

    女声说道“不,即使是自然死亡,怨念也不会消除,除非是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男声点点头“如此说来就应该是有人比咱们先动手了。”

    “这也不奇怪,那种人……想她死的多得是,也许真是得罪了什么高人吧。”

    “那元州咱们还去么?如果真的有高手在那里,对于咱们来说也是个麻烦。”

    “咱们的盘缠不多了,还是要去寻一些的,而且,那个人是否真是被人诛除,咱们也要查看一下,毕竟对方也算是咒术高手。”

    “好吧,雪琼姐,咱们走。”微微的夜风吹过,只见斗笠下面露出了一双紫色的眼眸。

    ……

    蜀地丰都的一处宅院内,一个南疆女孩慌忙的拍着一个房间的大门“阿香姐,阿香姐,不好了!阿云不见了!”

    房间的门慌忙打开,里面出来的正是薤叶芸香“怎么回事?”

    南疆少女将一封信交给薤叶芸香,心里大概的内容是阿云独自回三危国去了,薤叶芸香紧紧攥住信纸“这个丫头!”

    本来之前阿云就多次向薤叶芸香请求返回三危国,因为自己那个奇怪的梦境越来越频繁,她心中总感觉在南方有什么在牵引着她。可是不知为何薤叶芸香一听到要回三危国就变了脸色,一再的阻止阿云,想要她打消这个想法。

    没想到这个丫头一声不响的自己跑了,薤叶芸香交代南疆少女“我出去找阿云,你们留在这里,不要乱跑知道么!”南疆少女马上连连点头。

    薤叶芸香先是回到房间拿了些工具,然后急忙离开了宅院。南疆少女虽然答应薤叶芸香,但是自己说什么也不放心,便到院子里和其他南疆舞乐团的小女孩们唧唧喳喳的说了起来,她们无不担心薤叶芸香和阿云,可是这些女孩除了唱歌和跳舞什么也不会,也没有主见,在丰都这里因为王家人的存在,不会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可是出了这里,这世道如此乱,恐怕一群弱女子连蜀地都不一定出的了。

    几个女孩商量来商量去也没能拿出一个准主意,忽然有人说道“去找林院长好不好?”这个林院长就是林越,当初林越把她们从极乐馆的魔爪中救出来,所有女孩都记着林越的英姿。这个主意一出,女孩们又叽叽喳喳说了起来。

    “好啊好啊,林院长本事那么大,肯定能带阿香姐还有阿云回来。”

    “你可真笨啊,林院长在周人的京城,咱们怎么告诉他?再说他是当官的,肯定没时间来的。”

    “不对不对,我听说林院长打了大胜仗,已经当了大将军,在什么州,已经不在京城了。”

    “可以让王家的小哥哥帮忙的,荦荦,你的璜哥哥呢,能不能叫他帮忙?”自从南疆舞乐团来到丰都之后,这些年轻靓丽的少女着实吸引了不少王家子弟,丰都王家虽然在世间保持中立,但也不是不食烟火,这个叫荦荦的女孩就和一个叫王小璜的王家少年互相对上了眼。

    荦荦说道“璜哥哥倒是还在丰都,我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出任务,能不能给林院长带个信。”

    “那快些去啊,现在就去。”其他女孩着急地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