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407章 蝎尾狐迎敌,吕修缘论势

    死亡之塔的外围,一阵黄泉之中独有的鬼狱阴风吹过,幻化成自己生前模样的吕修缘看着已经灭去一角的六芒星图案。他知道林越已经闯入第六层了。本以为自己没有机会在和老对手过招了,没想到……他进入死亡之塔。

    第七层早已是一片熔岩沸腾的火海,吕修缘施施然的飘来,还在第七层的冷月孤薇自然知道吕修缘来了,之前她和周芷蓉交流的时候是见过的。一瞬间漫天的火海和被淹没的古城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层斑驳破旧的塔顶,和八面掉落墙皮的墙面。

    冷月孤薇见到吕修缘笑道“没有特许进入死亡之塔,你现在的行为足以遭受电刑了。”黄泉地府的电刑就是将其缚住,用阴司紫雷每日三次电击,阴司紫雷专门对付灵魂,是给大奸大恶之徒惩戒用的,一次便叫人痛不欲生。

    作为冥泉上的接引摆渡人,冷月孤薇其实也算是黄泉管理者的范畴,虽是笑着和吕修缘说类似玩笑的话。但其表情里却透露出了一丝凝重。

    吕修缘没有正面回答她,反倒是说道“方才看来,倒不像是幻术,这焚天烈焰都是真的吧。”

    冷月孤薇本身就是玩幻术的大家,但实际上刚才还真的是满地的岩浆,死亡之塔可以截取时间和空间的碎片,刚才就是几千年前一座古城真实毁灭的场景,只不过由于是截取碎片,所以古城中一起死亡的居民则是没有体现。

    冷月孤薇并未答话,吕修缘也不是真对这个感兴趣,便说道“有的人情总是要还的,有的事情也总是要了结的。”

    冷月孤薇并不傻,吕修缘这两句话立刻让她明白了“斩月鸣刀,月孤饮!?”没想到他竟然就在自己下面那层。

    ……

    黄泉十殿中的第五殿。

    镇守这里的五尾境界的高手,是个温润如玉的少年郎,而此时的他也陷入了苦战,入侵的十个人,虽然在来到这里了六个,但是这为首的三人当真厉害,连打了两个十殿镇守,竟然还如此厉害。

    这个少年郎名叫狄修,而法宝也只一支长笛。最擅长的是用笛声操控对手的情绪,刚才也着实让入侵的六人受到不小的冲击,为首的三人修为高强倒还好说,另外三人早已是身受重伤,为首三人合攻令其不能招架。

    就在三人将狄修即将打落之际,一道白光忽闪救下了狄修,三人虽然未能重伤狄修,却也使其伤了一条胳膊。

    而救下狄修的却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短发少女,她问道“狄修,还好吗?”

    狄修却惊讶道“索拉,你怎么出来了?”

    这个少女正是镇守第九殿的五尾高手索拉,她说道“前面这么大动静,我还能安安心心守在后边吗?连稻姬姐姐都不知生死,我怎么能让他们在伤了你,然后把咱们逐个击破。”

    狄修也不好再说什么,虽然十殿镇守不能擅离岗位,但是一开始留守的四个五尾天狐联手,说不定早就拿下这些入侵者了。

    狄修说道“你要小心,这三个领头的绝非等闲之辈。”

    索拉眉头一皱“你的八重音也伤不了他们?”狄修无奈的点了点头。

    索拉只得说道“好吧,你先退后。”

    入侵者中为首的三人虽不见容貌,但是却不敢有一丝大意,只因为他们眼前的是天狐一族鼎鼎有名的高手——蝎狐索拉。首领向后摆了摆手,后边的三人立刻会意退后,接下来的战斗不是自己能应付的。

    蝎狐索拉,在十殿镇守中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她不是纯种的天狐一族,她的母亲乃是狐妖,而她的父亲则是一直蝎子精,她的五条尾巴中四条是狐尾,而剩下的那条却是一条蝎子尾。

    索拉那条蝎尾不光含有剧毒,她的周身也硬如甲胄,尤其是如蝎子一般,她的绒毛十分灵敏,能感觉到极其微弱的震动,就连气流的微弱运动都能察觉到。

    如果说稻姬娘娘是因为被无数人崇拜供奉,功德加身而不好为敌的话,那蝎狐索拉就是完完全全的实战派。和狄修那种法术、音律攻击不同,索拉绝对是实拳实战的体修路子。

    ……

    随着几声清脆的撞击,林越和月孤饮的刀剑再次撞击到了一起,看起来并不是很激烈的交错,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险象环生。

    随着月孤饮的引导,林越的剑法越发的顺畅,但这期间也被月孤饮连砍了数刀,到目前为止,林越已经身中三十三刀了,有的只是轻轻刮过留下一道不大的血痕,有的则是深可见骨的重伤,不过林越先用凡流皆控控制住了血液,再用流光水韵慢慢恢复,可是这样一来也就增加了林越的消耗。

    当两人再次交错的时候,林越这回突然变招,由于月孤饮已经身亡,所以不惧生死的他可以施展自己的全力,林越知道自己一味的按照原来的架势走,只会处处受制。

    这一会在月孤饮刀势袭来之际,林越突然的变招,直向月孤饮肋下刺去,但月孤饮毕竟是刀法的高手,哪怕是一个瞬间,他也不会浪费,林越变招他也变招,刀锋朝上斜出上挑,不过最后还是停住了。

    林越的金鳞剑刺过月孤饮的肋下,让他第四次中剑,但是月孤饮与紧要关头躲过了要害,虽然受伤却不见有什么大碍。反观林越那边,鬼雄刀锋向上停在林越腋下不远,刚才月孤饮如果不愿停手收势,只怕此时已经下了林越一条胳膊了。

    两人松开各自的刀剑,林越十分发愁,自己已经出尽全力了,身上的伤势也很重了,但依旧不能对月孤饮造成什么影响,难道自己真的只能止步于死亡之塔的第六层了么?

    不,应该还有机会……

    就在林越和月孤饮对视的时候,一阵令人熟悉的感觉涌上二人心头。

    一道飘然的身影从远方的皎月中飞来,正是吕修缘。作为月孤饮的老对手,他也知道了月孤饮要在死亡之塔六层为难林越,本着报恩外加会一会老朋友的心思,他便来到了这里。

    看着满地的刀伤剑痕,吕修缘对二人笑道“看来打得蛮激烈的么。”随即面容一整“林越,我来帮你。”下一刻吕修缘进入到了林越的身体。

    月孤饮没有惊讶吕修缘为何会来,要是二人互换立场,恐怕也会做出彼此如今的决定,已经伤了林越三十多刀,其中不乏可以致命的伤患,若非林越控制了血流,又逐渐的复原着伤口,一般的武林人士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月孤饮看着盘腿坐下,紧闭双目的林越,也退到了一旁,看来吕修缘要教授林越金鳞剑的真正用法了。

    在林越心中飞起要到光华,吕修缘和林越相对而坐,便说道“怎么样,吃的苦头不小吧。”

    林越点了点头,其实也不用多说,月孤饮的厉害,作为老对手吕修缘岂会不知到“你可知道,金鳞剑为什么是这个形状吗?”

    林越闻言一愣,金鳞剑是闻名天下的名剑,此剑与寻常之剑不同,并非直长,而似鱼形有宽有窄,剑身弯弧上面雕刻纹型,远看便如一条金色鲤鱼,抽身出剑金光崩现,耀眼异常,可破除异法恶术诛邪不侵。这些他都是知道的,但是金鳞剑为何可以制成如此,他还真是没有考虑过这根问题。

    林越摇了摇头,吕修缘解释道“你来看……”一道恍如金鳞剑的虚影变幻在他的手上“金鳞剑的材质非凡,工艺超然,更兼神鬼莫测之功。按道理说不管是锻造成何种模样,其威力都不会太差。但这更是他匠心独运的地方。”

    吕修缘手指划过剑尖“剑首锋利无比,锋长而利,从这里往后则是逐步加宽加厚,然后又逐步递减,剑中部有束腰然后再变宽,因为这种不规则的造型好似鱼身,索性就铸成这般模样,金鳞化龙……”

    林越看着金鳞剑的虚影想了想说道“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受力吧,能让整个剑向前刺的力道保持最佳,而且不规则的形状刺入身体,伤口也难以愈合。”

    吕修缘点了点头“你倒是一点就透,不愧是蝶谷的弟子。金鳞剑虽然是诛邪驱魔的神兵,但是从一开始,他也是按照一把可以杀人的凶器来造的。而金鳞剑法并没什么复杂的东西,无他,只有技,力,势三个字而已。所谓技,不过是用剑的方法,熟能生巧,只要日夜苦练必有成果,而力则是在技之上,技法纯熟,每一招一式自然带有无尽力道,不会因为犹豫而放缓,不会因为怯懦而停滞。最后就是势,放空一切的状态,唯有自己而已。”

    林越想了想“势我也理解,北方作战之时,我也多次征伐沙场,遇到过高手、强敌,也曾碾压庸手,势这个字,我能理解。”

    吕修缘却摇了摇头“不够,沙场确实是一个让人脱胎换骨的地方,可是磨练出的气势终究和浑然天成的气势不一样啊,你的修为已经不差了,技也好,力也好都已经达到,而势仅仅靠说是悟不出来的……这样吧,把你的身体借我用用。”

    林越睁开双眼,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月孤饮知道现在自己面对的是老对手吕修缘,林越抄起金鳞,口中喃喃说道“久违了,老朋友。”

    两人眼神相交,彼此都很谨慎,月孤饮不在准备和林越缠斗,二人现在只有一招,功力不到家,能斗上几下,但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分出胜负往往只有一招。月孤饮将鬼雄竖在眼前,与鼻尖相齐,林越双手握紧金鳞剑,剑尖冲外,却是一个突刺的前奏,二人几乎融入夜风之中,只待寂静之后奋起挥出这飞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