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508章 神恩国度,双月之海——希安纳城

    临近双月之海,整个船队放下主帆,离开方孔国十七天了,比预计上晚一点到达,看着远处的陆地,甲板上的人有说有笑。

    林越和漆雕翎迎着海风站在一处,林越说道“已经一百多天了,每次出航都要这么久吗?”

    漆雕翎点了点头“最远我们会到达苏兰岛,然后换一条路回去,整个航程一共一百六十天到一百八十天左右,来年依旧如此。”

    林越凝视着不远处的陆地“前方又是一个怎样的国度呢?”

    “听说,双月之海是一片神恩笼罩的地方。”

    “神?”

    “是啊,这个国家也是城邦制的,基本每个城邦都有一个或几个神明保佑,如果统一起来的话,可以说是南海三十六国中最厉害的一国了。”

    “神啊……”如果以前问林越神鬼之事,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来了这个世界之后,他知道至少这里没有鬼神,可以称之为上古大神的恐怕也只有雪凤墨麟两个了,在他们之下就是三教。凡人眼中或许自己就是神灵。

    就连黄泉地府自己也进出多次了,这个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双月之海……也许是有什么强大的存在吧。

    林越甩甩头,抛开这些念头“你到现在还不想告诉我吗?”

    漆雕翎沉下声音“什么?”内心之中隐隐感到了什么。

    林越说道“那位坠星飞电的目的地就是暴民国……应该就在这双月之海后面了吧,你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

    漆雕翎沉默不语,过了一阵说道“到底是瞒不过你。”

    “从他窥探我们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这其中有隐情。你和她接触之后虽然没和我说什么,但是那明显的不对劲又怎么能瞒得过我?”

    漆雕翎说道“我感觉她很想一个人,但是……我不确定,要不要去和他相认……”

    “是谁呢?说说看。”

    “我的哥哥,漆雕辰。”

    “名字都相同?”

    “但是长相不一样……”

    漆雕辰的父亲是漆雕翎的叔叔,按道理来说应该算是堂兄,从小漆雕翎就离开了父亲,也是在那时候知道父亲是去围剿北方的月狼族,在那段日子里,同样失去父母的堂兄漆雕辰,虽然只比她大几岁,却犹如家长一样的照顾她。

    可以说漆雕翎很多基础性的东西都是跟着漆雕辰学习的,而后来漆雕辰也离开了,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死得蹊跷,绝不是什么围剿大战死去的。

    在年少的漆雕辰离开了时,年幼的漆雕翎只能哇哇大哭。而现在眼前这个名叫孔辰的人,和哥哥是如此的像,但是……

    林越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倒是觉得八、九不离十,在这个世间改变相貌的方法有很多,虽然没见他出过手,但是坠星飞电的名头本身也是因为他练得一手好飞刀缘故,这方面世上还有比暗器世家更厉害的存在吗?”

    漆雕翎摇了摇头“我不是在怀疑他的身份,只是知道他这回要去暴民国,心中就不自觉的一禁,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大事。”仿佛想起了什么,漆雕翎手臂颤栗,身子微微抖着。

    林越揽过漆雕翎的肩膀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漆雕翎似乎总是能在林越这里找到安全感,默默的把头靠在林越的胸膛“嗯。”

    ……

    当临近陆地的近海时,林越心中陡然一紧,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又好像有许多的眼睛盯上了自己。

    漆雕翎敏感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甲板上突然有人喊道“看,是主神像。”

    林越循声望去,船队已经到了岸边,只不过面对的是一片临海的山崖,当海之光绕过山崖,实现豁然开朗。一座孤立突出在海面上的山峰被雕刻成了神像,一手高举火炬,身上显示着精装的肌肉,腰上别着短剑还有弓箭匣子,背后是一把长弓。络腮胡子的脸颊迎着海风,双目凝视着远方。

    几声海鸥的长鸣,伴随着岸边城墙上的古老的钟声,另一支船队似乎已经到了,海之光所在的船队比预计的晚了一天到达,这在什么都可能发生的大海上,实在是正常不过。

    每一次双脚踏上陆地,对于航行者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幸事,值得去酒馆里叫上一杯劣质的麦酒,然后一饮而尽。

    林越远望海岸上的高墙“这就是双月之海的城邦?”

    漆雕翎点了点头“这里是希安纳城,是现在双月之海最强大的城邦之一,也是商队唯一的落脚之处。每年这个时候各个城邦的商人都会集中在这里。”

    林越来了兴致“集中在这里交易吗?按道理做买卖应该货比三家的吧,如果集中在这个城市,那岂不是要被这里所管控?”

    漆雕翎点了点头“不错,因为和大周的还贸,希安纳确实积攒了庞大的财力和势力,但是这也没有办法……”

    经过了漆雕翎的解释,林越了解了个大概,首先靠近船队航线的城市不多,而有足够停下整个船队的深水港,只有希安纳城有。至于说为什么要在这里搞批发,实在是因为双月之海的城邦分布的太碎了,有的地方小到几千人便成为一国,船队巴巴的将商品运过去,还不够日常消耗的费用。所以便定好了时间,整个双月之海的商人们都会在这个时间聚过来,作为东道主的希安纳除了能赚个盆满钵满,在这小小天地中的国际影响力自然无与伦比。

    等到船只靠岸,寇雪莺换了一身干练的劲装,漆雕翎说过,这个地方有一个匠门的重要合作伙伴。而迎面走来的却是一个金发的女子,穿着皮甲和短裙,除了护臂和护腿并没有其他装饰,腰间是一把双月之海的常规短剑,或许是因为常年被太阳和海风的影响,露出来的上臂以及一双大腿并非像周人女子一般雪白无暇,倒是多出了一份健康的色泽。

    金发女子来到寇雪莺面前握拳伸手,寇雪莺微微一笑也握拳伸手,两人手臂相交,一直以大小姐模样出现在,倒是少见如此强而有力的打招呼方式。

    二人相视一笑,金发女子说道“欢迎你,我的朋友。”

    寇雪莺也说道“我们又见面了,朋友。”

    金发女子看了看旁边的几人“阿翎也来了,真是太好了,这一次一定要多待几天,我带你们去狩猎……这几位是……”

    寇雪莺想她介绍林越等人“这是我的恩公……”经过介绍林越才知道,这个金发女子就是希安纳城的长公主赫娜,也是寇雪莺的海外闺蜜。

    赫娜公主高兴道“雪莺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来,咱们进城去喝一杯。”

    众人边走边谈笑,寇雪莺问道“我们的货验收了吗?”

    赫娜公主点头道“不错,数量分毫不差,质量依旧优良。”每个城邦的实力有限,军械又是损耗品,哪怕不断增加开支,也没有足够的工匠。

    不过匠门帮助希安纳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这一次的运输就足以武装五万大军,尽管整个西安纳城也只有八千的正规军。

    和两个女孩的谈笑风生不同,林越一行人倒是把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周围的环境上,因为海贸为希安纳城带来了辉煌,所以整个城邦尚蓝,随处可见穿着蓝白色长袍的人,当然也有只穿了一个兜裆的奴隶。各个城邦的商人以及旅行者也集中在这里,为了一点利益开始斤斤计较的谈判着。

    看到这幅景象,壕乐心中一动,在方孔国自己的收益没有预想得多,为了进货还搭了一些,不过看来这里倒是有机遇。而子云看着的却是希安纳的城防军以及被商人们雇佣来的流浪战士以及雇佣兵,他想推算一下这里的战士,个体战力几何,自己能够对付多少。至于说姬雅,她的眼中便只有林越了。

    林越虽然对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国度感兴趣,但是他更在意的是刚才被窥探的感觉,窥探还不是最大问题,更严重的是他能感觉得到,对方实力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