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524章 夜幕里

    孔辰和漆雕翎虽然进了天空之城,却没有能马上前往中枢大殿,他们被告知巨门大人,也就是漆雕重烟还有事情要做,暂时无法脱身,最快也要明早才能见面。

    二人被安排到一所民居中,这附近的居民倒也不奇怪有外人到来,因为就在几年前他们也是在大周生活的人,这些年陆续分批过来,所以突然来了两个外来客也并不让人关注。

    孔辰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巨大水晶,又观察理一下整个城市,有人居住的地方还是很少,简单目测,这座城市挤一挤住下十万人应该不是问题,正常来说几万人是最标准的,目前来看居住区应该是有不到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的一片。这些人又都是些什么人呢?

    把二人送到,新月便去中枢大殿报告了,随后就有了漆雕重烟暂时不能见面的消息,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漆雕翎终于开口了“辰哥哥,告诉我,所有的真相!”

    漆雕翎没有被即将见到父亲而冲昏头脑,她明白这里的事情绝不会简单,而漆雕辰化名变装,甚至连容貌都换掉了,肯定是对这里的内幕知道一些,她现在就想知晓全部的真相。

    孔辰真的沉默了,他的脑中也在天人交战,说出来漆雕翎如何承受?而且两人分分钟变成仇敌,可是不说的话,自己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到时候不管自己还是漆雕重烟,谁死了,漆雕翎心中都不会好过,当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叹了口气,孔辰说道“好吧,我告诉你。”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恢复了作为哥哥的立场,还是不能欺骗妹妹,哪怕是善意的。

    曾经自己还想着利用阿翎接近漆雕重烟,然后再一击绝杀,但是现在想来,利用妹妹对自己的信任,在她面前杀死她的父亲……孔辰甩掉了这个想法。

    当漆雕翎得知一切的时候,她的心头仿佛受到了重击,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杀害了自己的叔叔,她没有质问孔辰是不是真的之类的话,她一了口气“辰哥哥,你有证据吗?”

    “有,不光是我的父亲,他所杀的人太多了,不论是人证还是物证,这些年我都收集了不少……”

    “那你是要杀我爹爹!?”漆雕翎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声音中也带着颤抖。

    “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不,肯定是哪里弄错了。”漆雕翎摇着头不敢相信。她的思维现在十分混乱,父亲没死,父亲是凶手……这些事情在短短两个时辰内涌进她的脑中,她还有些理不清楚。

    漆雕翎又说道“辰哥哥,我父亲就在那边,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我要向他问清楚。”

    孔辰皱眉看着她“如果他真的做了,你觉得他会告诉你吗?”

    漆雕翎很笃定道“会。”

    孔辰摇了摇头“我也相信他会,但是我不能让你冒险,一开始我就叫你回去的。可是没有你,那个月狼族的女人也不会带我来这里,把你拖进来,我已经内心不安了。”

    漆雕翎却说道“可是你什么都不对我说,恐怕就更不安了吧。”

    两人都确定漆雕重烟会对女儿坦白,因为当漆雕翎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刻,就不需要再做其他隐瞒了,如果女儿选择帮他,那漆雕翎就会得知更多的内幕,如果因为这件事而发生嫌隙,漆雕重烟或许会将女儿软禁,不论那种情况,漆雕翎跟过去肯定是回不来了。

    孔辰又问“明知道是有去无回,你怎么做有意义吗?”

    漆雕翎顿了一下“我只剩下你们了……”自己最近的两个人,竟然要分个生死,漆雕翎又怎么能不心痛。

    孔辰看了看窗外“忘了我们吧。也忘了漆雕家吧,这个家族充满了不祥,不用永远困在这里,自己精彩的去活不是更好。”

    ……

    新月来到了中枢大殿,冷枭正在观察整个大殿的机械运作,新月到来,他头也不回直接说道“真的是巨门大人的女儿?”

    “是或不是,明日一早不就知晓?不过巨门大人还在研究吗?非要明日再见。”其实对于孔辰和漆雕翎二人,新月也有怀疑,所以才把二人引回来,万一有什么不对还可以让醒狮、冷枭与自己联手应对。现在非但不见他们,还让他们滞留在城市里,总感觉有些弄险。

    冷枭却说道“接到你的报告我就和他们说了,是巨门大人亲口说的,其中的缘由……”

    新月听完漆雕重烟的理由,眉头一皱“这么说来他全部都知道,那为何还要这么做?”

    “大概是想……招揽人才吧,不过我觉得希望不大。对了,你说那个男人有快速击破橙装的手段?”橙装铠甲可以提升使用者的攻击和防御能力。但并非无法可破,只要力量足够大,也是可以击碎橙装的。但是孔辰使用诛仙小剑快速杀敌,这样的利器还是不多的,所以冷枭便来了兴趣。

    “目前看只是普通守卫,不知道咱们怎么样。”

    “这样啊,那我倒是希望他们能谈崩了。”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前来找寻漆雕翎的一行五人在二号坑的遗迹宿营,理智上他们知道再往里面搜寻难度很大,却没有人说放弃寻找漆雕翎。所以五人渡过河,继续向前出发,终于找到了二号坑遗迹,天色已晚他们只能在这里露宿。

    子云看着整个遗迹惊叹道“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有这样的建筑。”

    “有什么都没用了。”曲正音百无聊赖的翻着火堆“现在重要的是明天能不能赶回去。”明天就是船队停留的最后一个整天,后天就要离开了。

    姬雅心急寻找漆雕翎,但是她也明白天黑之后进入森林不是个明智之举。子云继续说道“你们不觉得漆雕小姐这次过来可能和这个建筑有关系吗?说不定这里隐藏这什么线索。”

    壕乐看着墙上的壁画“这是什么地方呢?是个庙还是个古墓?”

    子云摇了摇头“光看这些东西可看不出来,你……什么人!”在他惊呼的前一刻,姬雅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而从外面进来的正是两个橙甲兵,他们本来是二号坑的护卫,新月叫他们出去搜寻漆雕翎,结果四个守卫分两组前往不同方向,天色暗淡这一组毫无收获准备回来。但是在半路上却发现了两具尸体,没想到同伴就这么轻易被杀。他们感觉二号坑可能出事了,但是有新月大人守卫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二人一商量决定悄悄潜回来看看。毕竟自己是二号坑护卫,一旦出现问题,自己可是逃不掉的。

    二人并不想暴露,毕竟对方能够杀死两个橙甲兵,再杀两个也并不困难。而子云等一行五人来到遗迹,为防意外简单的在遗迹里逛了逛,露宿也选择在大门通道不远处,只要有片瓦遮头就好,犯不着深入。

    而两个橙甲兵看见遗迹门口的火堆以及五人,立刻就明白以及里出事了,新月大人很有可能有折在了这里,正准备回天空之城求援,没想到刚一动作便被子云发现了。虽然他们算是不错的战士,但潜藏并非他们所长。

    就在这一瞬间,修为最高的子云和姬雅立刻扑向二人,众人也十分惊讶这两个穿铠甲的是什么人,很明显并非暴民国国民,结合这个奇怪的建筑,这里面肯定有鬼!

    ……

    孔辰看着睡着的漆雕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好不愿欺骗妹妹的。到头来还是做不到啊……

    就在刚才在漆雕翎的强烈恳求下,孔辰勉强答应,明日让漆雕翎先去问个明白,不管结果如何,孔辰都可以去报仇,如果其中有误会,漆雕翎会守在自己父亲的身边,找机会和孔辰解释清楚。

    虽然二人是一道前来,但是漆雕翎的身份是来找父亲的,而孔辰是陪同的外人,二人不一起去见漆雕重烟倒也说得过去,毕竟在他们看来孔辰和漆雕重烟并不认识,没什么关系。

    看着漆雕翎在为阻止自己和漆雕重烟的斗杀耗尽心思,孔辰莫名心头一软,不论事情结果如何,漆雕翎终归是最无辜的那个。

    漆雕翎得到了孔辰的保证,心情放下了很多,虽然昨天睡了一晚,但是在野外树上,四下又有敌人环绕,漆雕翎睡得很浅。现在孔辰在一旁,漆雕翎和他吃了些东西之后,便安心入睡了。

    孔辰来到窗边,外面街上已经没了人,只有打更的人路过报时。天空之城在地下,由上面那块巨大的紫色水晶照明,这里不分昼夜,所以人们也就没了时间的概念,只有打更的按点报时,才能提醒人们,现在已经天黑了。

    孔辰看了一眼入睡的漆雕翎翻身跳出窗外,下一刻,漆雕翎猛然睁开闭着的双眼,她起来叹了口气。果然,仇恨不是靠一两句话可以抵消的。毕竟她曾经也是满怀恨意的人。翻身跃出窗外,正准备去跟踪孔辰,没想到一个黑影突然从身后闪出,不等漆雕翎做出反应,来者握拳伸出拇指,点在漆雕翎的勃颈处,漆雕翎昏迷倒下。

    袭击之人不是孔辰又是那个?妹妹了解哥哥,哥哥又何尝不了解妹妹,他将漆雕翎抱回床上,然后再次出发向中枢大殿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