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555章 惊闻噩耗,一拳破城

    朝廷大军败走,在金光阵中的李志心中很是不安,别人不敢说,月香兰他可是太清楚了,说好听点是干劲十足,说直白点就是莽,以前在桃关她总是当那先锋之人,也总是被对方捉住。如今攻打天方城,她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如今看这情况应该是交战失利了,李志倒也不担心,毕竟月香兰的实力在那里,这一次又多有同门在场,大事不会出,就怕她受伤。

    如今梦中仙已经在梦境之中困住了司马桧,而松灵子要主持大阵,李志奉命保护不能动的两位师叔,虽然担心月香兰,却也不敢擅离职守。

    康琳娜自然看出其中端倪“想去就去吧。”

    李志不好意思道“这不太好吧。”

    康琳娜撇撇嘴“真是不爽利,要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如此多谢前辈了。”

    李志来到大营的时候却见同门一干人等一脸惨淡,似乎少了好几个人“这是怎么了,香兰呢?”

    几个相熟的师兄弟别过脸去不好说这件这事,还是窦恒鼓起胆子说道“你听我说,其实”

    与此同时金光阵中,童童将慕容鹤轩扔回大营,直接便来找康琳娜,遂将刚才的事情一说“这回是我们失算了,没想到这诛仙小剑竟然在一个三代弟子身上。”

    本来天方城玉山的第二代只有司马桧一个人,他被梦中仙缠住,剩下的都是小辈他们也就不好贸然出手,况且现在两教虽然决裂,还没到一下子就用诛仙小剑的地步,他们也确实没什么办法硬扛诛仙小剑,更加不相信玉山会把这样的杀器给一个小辈。

    事实证明,玉山为了得胜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当诛仙小剑真正出现的那一刻,不光是后军的魔云海还是半空中的童童都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出手,他们确实退却了,诛仙小剑修士克星,杀她童童和杀月香兰一样容易,她不敢直接过去触霉头,只好在最后就走慕容鹤轩逃命。

    康琳娜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咱们之间的协议只包括守护你的这个师妹不被外力所扰,蝶谷和玉山的争斗老实说,我并不想参与。”

    见童童欲言又止,康琳娜又说道“好了,老朋友,你的本钱我清楚,抱歉,让我和玉山结梁子,这些还不够,我的规矩你是明白的。之前我也忘了问了,你不是去马家求助了吗?结果怎么样,孔雀屏可以用吗?”

    童童摇了摇头“要是可以的话,我也不用在这里求你了。”之前童童独自离开的了一段时间就是想去看看北疆马家有没有可以克制诛仙小剑的法子。马家的封印之术独步天下,其中有一种法器很出名,名为孔雀屏,用数道石条拼坐扇状炼制而成,严格来说算是一件法器而不是法宝,它最大的功效就是可以封印一切死物,包括修士的法宝,甚至可以切断法宝与主人的联系,算得上是一件小成本大收益的宝物。

    只因发动之时,扇状平面会发出五色豪光,光彩明人,这才取名为孔雀屏。但是这个东西能不能对付诛仙小剑?答案是不能。

    本来童童准备另想办法,但是今天蝶谷接连死了四个门人,她心中的愤恨已经无以复加,这才有了求助康琳娜一事,只要司马桧不醒,康琳娜屠杀天方城的玉山门徒基本不费吹灰之力,不过康琳娜也表明态度,不可能为了蝶谷和玉山结仇,除非蝶谷能真正扫荡玉山,不然就算剩下一个掌教玄玉天尊,百多年后玉山还是玉山。

    一个仙体之境的威慑力是多少大能之辈都比不过的。

    大营之中,李志仍旧震惊于月香兰之死,久久不能回神,而魔云海趁机给所有人科普了一下诛仙小剑为何物,蝶谷不少弟子都不清楚,这下子他们明白还有这么一个修士克星。顿时之间众人陷入了无比的失落与惶恐中。这么要命的东西,不管你的实力多强,只要不到仙体之境遇上就是个死。大家的恐惧感不断地蔓延,有些人甚至就想马上离开这里。

    魔云海见状也没什么好办法,现在可不是士气低落,是士气完全没了。

    就在这时候李志站出来说“师伯,你们明知道有这个东西,为何不和大家说。”窦恒在后面拉着他衣襟,作为小辈李志说话的口吻太过了。

    魔云海也皱起的眉头,虽然这件事上自己有过失,但被师侄这样当面责问毕竟有失面皮。慕容鹤轩作为身份较高的三代站出来说道“李师弟,休得无礼,怎可这般和师叔说话!”

    李志也是不管不顾“香兰死了!”就像一只发怒的豹子,翘起眉角狠狠说道。

    众人闻言心底也是一暗,李志是月狼族,本身不通法术,在蝶谷里朋友有限,但是月香兰天性活泼,与她交好的同门很多,就算是和李志不熟,也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如今月香兰已死,李志肯定就不能再理智了。

    魔云海也是叹了口气,虽然他常年不在蝶谷,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和晚辈驳自己面子相比,数位蝶谷后辈因为帮助自己而出山丧命,这个责任是无论如何逃不过的,不光是李志,他该如何向小师妹云雪瑶交代?

    魔云海说道“这次是我失策,本以为天方城除了司马桧没人能操纵诛仙小剑,谁知道”

    窦恒站出来说道“由此可见凌师伯也是这样被害的。”众人恍然大悟,还道以凌乱的修为怎么会轻易遇害,肯定是玉山是了这路手段,道祖赐下这等宝物是为了惩处作恶的门人,玉山的人竟然公器私用,滥动私刑当真是可恨之极。

    不过话说的再多也没用,对付不了诛仙小剑,谁也不敢冒险,本来今天已经重创对手,却不能乘胜追击,反倒是大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样让一直骄傲身份的蝶谷门人如何自处?

    李志面沉似水“我去出战,香兰的仇我会去报。”

    慕容鹤轩忙说道“师弟等一下,现在大家都没有把握面对这件利器,你一个人前去太冒险了。”

    李志却不是傻子,直接说道“今日众人都去,为何唯独我留在阵中守着师叔?”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对啊,月狼族!

    看来师长们也是早有准备,也难怪李志会怼魔云海,今天如果李志跟着出战,守在月香兰身边,绝不会看着她身死,只凭那几个玉山三代还破不开李志的无限光华。

    另外一边,天方城内,如今玉山门众人人带伤,尤其是牧剑影,因为强行催动诛仙小剑,本已被他压制的伤势爆发开来,凌乱给予的重创已经让他耗尽了气力。

    夜行舟说道“方才那是怎么回事?蝶谷的人徒手就震开了诛仙小剑?”

    马露莎说道“早就听说蝶谷的慕容鹤轩天赐一臂,刀剑难伤,水火不侵,前次三教论道之时无缘一见,没想到如此厉害。”

    让者孙担忧说道“今日咱们已经元气大伤了,牧师兄更是加剧伤势,能不能再使用诛仙小剑都很难说,蝶谷之人步步紧逼,下一次攻势咱们怎么应对?”

    陆怒直接说道“干脆咱们集中力量,趁他们还不知道咱们的虚实,一次性的推过去。”

    让者孙直接反驳“没脑子,如果魔云海师伯出手了怎么办?别说牧师兄已经重伤,就是他完好无恙,一下子冲进蝶谷的腹地,轮也让人轮死了。”让者孙的话不假,今天是牧剑影连杀四人震撼了所有蝶谷门人,论人数还是他们占上风,如果蝶谷的人敢于牺牲一拥而上,牧剑影可以再杀三个或是四个人,但绝杀不了第五个第六个,诛仙小剑毕竟是用来刑罚的,不是用来战斗的,驱动一只已经是很耗气力的事了,蝶谷如果敢用人命堆,绝对可以拿下。

    “你说谁没脑子呢!?”

    马露莎见二人又要怼立刻开口“好了,都别说了,七师叔不日也会过来,在这段时间内咱们还是坚守城池,等七师叔前来坐镇。”

    大家都知道七师叔广宜生一直在江湖上辅助司马桧的大业,这一次也是因为要去寻找强援,等他回来坐镇便不怕蝶谷的魔云海了。

    现在双方的想法惊人的一致,决不能和对方硬碰,只是魔云海知道兵贵神速,在这里空耗不是办法,于是第二天便叫先锋部队攻城。

    李志默默的在月香兰的尸身旁守了一夜,脑中全是她的音容笑貌“你可是我月香兰看上的男人,给我好好的像个样子。”

    “这个菜很好吃啊,我要吃一个月。”

    “我和这个小丫头,你选一个吧,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想来自己应该是蝶谷里最孤立的一个,却不知是什么让月香兰所垂青,虽然日常里被她欺负的时候居多,但是李志知道月香兰是个温柔的好女孩,她的柔美在内。就在几个时辰前,她还说自己教训一下玉山的人马上回来。如今她回来了,却是这冰冷的模样。

    这一刻,李志暗自转动心思,去他的师叔师伯,去他的蝶谷玉山,牧剑影我要你死!

    “师弟,该出发了。”慕容鹤轩来叫李志,却发现李志的气势有了明显的转变。虽然他是月狼族,但也是蝶谷闻名的好好先生,几乎不会发脾气,甚至还做了一手的好菜,可是现在的他却让慕容鹤轩感到了危险,看着他的脸就像凝视着一片深渊。

    李志和慕容鹤轩这两个人是目前最不怕诛仙小剑的人,带领前军攻城的重任自然交给他们,先由火炮重击城墙,然后大军围上。

    李志却不管其他,直径向天方城走去,面对密密麻麻飞来的箭羽,李志面无表情,只见半空中荡起层层涟漪,箭羽被一道无形墙壁所阻挡,看着李志单凭个人的力量便阻挡了城头数千大军的反击。

    城下的守军本想推进,却不料李志的无懈光华向前推进,将百余人压在城墙上,两边受力一压顿时成了一滩肉饼,李志的杀伐手段真害了所有人,几乎整个战场都能听见李志如隆动的火山一般的低声嘶吼重复着“牧剑影!你在哪!?”

    而慕容鹤轩更是一拳轰碎了的城墙,小将张用天生神力,使得一把大斧,来到城门便想阻挡对手攻势,没想到这斧头落下和慕容鹤轩的拳头相对,仅仅是一个肉拳便崩开了斧刃,慕容鹤轩暗道这员小将本事不竟然让他的拳头发麻。而张用早已虎口崩裂,武器也被废掉了,面对迎面而来的蜀军小将,慕容鹤轩挥动左拳,一拳一个蜀军将领,一路不停脚步。包括张用在内连杀了十六员战将,朝廷大军已经攻入天方城。攻破城池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难事,难的是如何不被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