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589章 山火之中

    欢迎你

    天方城外的一处寂静的山岗,纷纷倒下的树木,满地散落的碎石,显示这里片刻之前发生过一场激斗,就连空气中尘埃,仍旧激烈的卷动着。

    千刀灵和易世风华在对视,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微微起伏的胸口和缓慢舒展的气息,证明二人彼此都出了全力。易世风华的胜利本在意料之中。二人都不是绕弯子的人,索性开始便说好比试两场,两人先斗术法再比兵刃,千刀灵虽然都没有打赢易世风华。但是今天的战斗让她本身很满足,仿佛几个月每日只吃三分饱的饥饿之人,有一天能吃到了八分饱,这已经是难道的幸福和满足了。

    而对于易世风华提出和自己交换功法,千刀灵倒也觉得无所谓,毕竟法术她是看不上的,刀法剑诀她也不需要,因为她比起厉害的武学,更看重一门自己合适的武学,所以她宁可花时间去自己悟。这样一来倒是叫易世风华不大好意思了。因为千刀灵的千影绝杀对自己阴阳大乱舞的帮助很大。

    看着远方响起的轰鸣,以及冲天的火光,千刀灵问道“你真的不打算过去看看?”

    易世风华循声望去,便知晓玉山和蝶谷又开战了,自己回去必然会动手,而他却很抵触这个,若不是为了挑战林越,易世风华很难说下不下山“算了,我若过去,徒生尴尬罢了。”

    作为在天方城的高端战力,易世风华如果在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比起与其他修士甚至玄门同宗厮杀,易世风华更想把注意力放在修仙问道上。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广慈真人还有他的师父纯阳子一起来了。

    千刀灵点了点头继续给他讲解千影绝杀的要旨而对远方的战斗不再做关注,毕竟她也无心纷争,更多的时候像一个学者,一个研究如何更好的使用刀剑的学者。

    有的人但求平稳,有的人另有追寻,对于朝廷或是蜀地的争锋,玉山或是蝶谷的较量都不看重,而魔云海恰恰不是这样的人。

    面对三个人的合击,魔云海浑然不惧,作为蝶谷的二弟子和大周王朝王室庇护者的太师,这么多年来所凝练无上威严和厚重修为让他睥睨天下。

    醉饮千江,镜湖仙以及悬天河都知道自己远不是他的对手,甚至于连逃跑的勇气也没有,因为他们知道,只有三个人密切合作才有那么一丝机会,不用获胜,只要死死地拖住他让蜀军全力进攻便可,一旦有人背弃其他二人逃命,那寻到破绽的魔云海一定会马上杀死那两人,而且会接续追击逃跑者,绝不给他们一丝的机会。或许玉山的人胁迫了他们,但是不得不承认玉山的人说的不错,他们已经在蝶谷的对立面上,或许从他们一开始决定帮助夕泽家的时候,者个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剑气滑落,又是一名修士丧命,这是死在纯阳子手上的第六个人,除了梦中仙是蝶谷正式弟子之外,其他五人都是蝶谷的记名散修,至少他没什么印象。本来他也看见了山头上的大战,可是纯阳子并没有参与其中的想法,一方面确实是没有对付魔云海的把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让三供奉和魔云海消耗一下。对于玉山来说,魔云海固然要除掉,但是这三供奉也是留不得。

    一时没了目标的纯阳子只能找朝廷中的修士动手,而蝶谷的三代门人他并不想碰,毕竟如此杀戮已是不义,若非为了师尊大业和世间万世千秋的安宁,他绝不想动手,更何况是以大欺小。

    在刻意躲避之下,纯阳子只杀了一些边角的小角色,倒是远处的金光阵方向让他担忧不易,本来金光阵做了隐藏,他在这里也看不到,只是有种隐隐不安,按道理说突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己甚至已经杀了梦中仙。但是蜀军怎么还没过来?莫不是有什么意外?眼看着用来厮杀的道兵越来越少,如果蜀军再不过来,恐怕这次突袭就要失败了。

    和纯阳子的略感焦急不同,临江酒仙也有些不安,却不是因为夜袭可能失败,反倒是因为这一场袭击又有多少无过之人将要丧命,作为三教之人,当然知道轮回寿是怎么一回事,生生死死不过如此,临江酒仙本身也没什么亲人了,除了师尊同门,这辈子也就收了三个弟子,最中意大徒弟无辜惨死,二徒弟和三徒弟也各怀心思,他相信这两个弟子对自己的欺骗是不想将自己卷入麻烦,可如今看来不提也罢。

    玉山所谋者大,临江酒仙得知所有计划之后,也是五味杂陈,他知道师尊要做的事要牺牲很多无辜者,但生命亦是如此,哪怕他们死了,轮回寿一到再世为人,周而复返天道运行,实在无需为他们多做伤怀,只是看作一串数字便好,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阻拦或者无视玉山的行动,对于剩下唯一的弟子夜行舟,也算是放任的态度。全当没了这个徒弟,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乐得清静。

    可真的置身在这烈焰之中,听着数万人因为酒香气熏得半醉动弹不得,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活活烧死,那痛苦的哀嚎每时每刻不在刺激着他。他这次来带着任务,只是为了抓住林越,其他人的生死与他无关,但惨烈景象遮住了他的双眼,嘶吼之声拉住了他的脚步。

    临江酒仙轻叹口气,拿出法宝法宝乾坤无限大葫芦,将一路上所见的伤兵溃卒全部吸纳进来,本来他也想将这天降的火焰吸走,但是这火焰乃是司马桧通过风水地理图所撒下,就算吸走了,只要司马桧再点一张符咒,照样是满山大火。

    军营一处,云氏三姐妹聚在一起,本来寂静的夜晚,在经历一场厮杀之后,三姐妹十分疲惫,不顾今日立功后的些许喜悦,三人早早回来休息。

    没想到事有激变,忽然之间地起高山,天降火雨。三姐妹哪里还不知道,定是出了大事。大姐云霜最为镇定,立刻和两个妹妹找机会逃离。三妹云露的法宝转天旗可飞沙走石,虽然此刻助风只能加剧火势,但是三姐妹只要站在上风口,就能依靠转天旗吹出一条通道,至于是否会助火,如今三十万大军都烧起来了,也不在乎她们这一点。

    于是正在往外围逃跑的三姐妹和正在全力救助性命的临江酒仙撞到了一起。

    临江酒仙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三个少女,和之前碰到的对手不一样,这三个人的修为比起玄门三代来说不遑多让,甚至还要强过一部分人,但三教论道就在几年之前,如果是蝶谷门下,又有这样的修为,自己不可能没印象,要不是外人的话,便是带艺投师了。

    临江酒仙直接问道“你们是蝶谷门下?”

    对面是玉山的二代师长,三姐妹自然明白,两个妹妹惴惴不安,甚至有些恐惧,大姐云霜说道“蝶谷门下云霜,云霏,云露见过师伯。”

    “哦?你们是何人门下?何时拜师的?”听对方口吻,像是正式弟子,绝非一般门徒或是记名。

    云霜说道“家师尊讳,上云,下雪瑶,我们既是师父门下,亦是师父本家后辈。”云霜特意点了一下三姐妹和云雪瑶的关系,他们发现正式的蝶谷门人似乎比记名弟子生还率要高,如果对方下决心要杀自己三人,那什么身份都没有用,但如果对方可以留手,那自己三人就有必要把所有的关系点明,自己身上的筹码越多自然越好。

    临江酒仙恍然大悟,难怪带艺投师还能成为入室弟子,原来有本家血脉这一条,在世俗之中,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一些大家族中得到奇遇修为有成之人,有些会扶照本家后辈,就算不是自己亲自传授,也会找同门或者好友代为传授,所以一听三姐妹和师父云雪瑶同一姓氏倒也了然。云雪瑶嘛,蝶谷小师妹,这个他自然知道,玄门三教二代里最小的,她的弟子自然是逢人便要叫师伯。

    不过他并不关注这个,随即问道“你们可见到林越师侄了?”

    一听这话,三姐妹心中咯噔一声。林越是三姐妹的恩人,不光为她们拔除了体内的禁制,还为她们引入蝶谷,为此云霜甚至愿意为奴为俾来报答,不过林越并未将此放在心上,所以三姐妹只能将感激埋在心底。

    临江酒仙为什么找林越,三姐妹并不知道,但是她们明白,现在两方的关系紧张,对方很有可能对林越不利,云霜暗自示意已经开始躁动的两个妹妹,现在发难无异于送死,敌不动我也不动的好。

    云霜强颜说道“今晚战事来得突然,我们也不知道林师兄去了哪里”

    临江酒仙如何分辨不出三人的现状,但是他并不意外,实际上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大家分属敌对,情况未知时保护同伴是应该的,不光是她们,任何玉山和蝶谷的门人都会这么做。

    看了看眼前的三人,三姐妹被盯得紧张不已,临江酒仙叹了口气“你们走吧。”三姐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们了?

    其实就连素不相识的士兵,临江酒仙都出手搭救了,更何况这些玄门后辈,没有特别的必要,他也不想和人动手,以这三个丫头的本领,想逃出去倒也不难,其他士兵想从这燃烧的大山逃走就不容易了,所以他才用葫芦救人。

    见三姐妹还在迟疑,临江酒仙说道“若再不走,蜀军或是玉山其他人杀到,我可救不了你们。”

    至此三姐妹方才确定临江酒仙是真的放过了她们,她这这才行礼告退,一点不担心临江酒仙有诈。因为正面拿下她们三人,在对方眼中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