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603章 自废修为

    交手的时间不长,阿娜便已经到了力竭边缘,或者说她一人之力与十余个凌家的精英抗衡,还能拖上这么片刻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而半空中的两场决斗更是拖拉,易风翔的功力深厚,直追玄门二代,可是战斗方式依旧是直来直往,虽说一力降十会,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手段都没用,可是也要把这绝对实力发挥出来才行。凌波即便修为输了,可是凌家慧眼自带窥探时间的能力,面对直来直往的易风翔尤为好使,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爆发的冲击。

    再看凌洛那边,她的压力就要大得多了,林越不同于易风翔,是个实战经验很足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个档口,蝶谷和玉山处于敌对状态,林越暂时看不出什么,但若是杀心骤起,要了她的命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凌洛虽有法宝加持,暂时修为大涨,却也不敢冒险和林越死磕。只是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好像随时可以逃跑,却又处处撩拨着林越。她知道自己真想逃,林越绝不会拦着,而是选择掉头攻击其他凌家的人,所以只能和堂姐凌波一起维持局面。

    此刻凌波与凌洛的位置也很微妙,既是凌家子弟,又是玉山门人。家族利益必须维护,可是师门立场也不能不管,自己又不是蝶谷二人的对手,当真是全力在维持。

    阿娜已经坚持不住了,鲜血顺着笛子流出,数道玄灵剑气指击碎了她的音域,正待失却力量闭目等死之时。却感觉身后一阵暖风托住了自己快要倒下的身躯,凌泇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肩膀,阿娜惊诧道“仙师,你”

    凌泇的身躯涌现着光芒,将所有激射而来的剑气阻挡,她微笑道“阿娜,你做的很好,辛苦了。”

    看着凌泇的笑容,阿娜神色一松,也不知道仙师的机缘找到了吗,看样子是成功了不及多想阿娜便失去意识,一直紧绷的身体也撑不住了倒在了凌泇怀中。

    凌泇看了看眼前的凌家精英们,还都是些熟人,木字辈的凌术、凌枫、凌松、凌杯、凌枚,水字辈的包括凌江、凌温、凌治等。而凌泇本身也是她们中的一员,作为天赋难得一见的她,还算得上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林越和易风翔自然早已察觉凌泇的出现,立刻打退对手,双双出现在凌泇身前,易风翔直接问道“泇泇,你怎么样了?可是那大莲花开了?”

    凌泇摇了摇头“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开,不过现在应该开了。”

    易风翔急切道“那你怎么还”林越也很疑惑,在这里守了这么长时间,就差这临门一脚,凌泇居然放弃了,是为了鸣竹山上的门众吗?

    只见凌泇又摇了摇头,并未多作解释,反倒是看向眼前之人“你们都是来杀我的?枫叔?”

    凌枫在众人之中,按长幼之序并非最大,但是按照亲疏远近,却是凌泇的亲叔叔,只见他皱眉说道“你自己做了错事,这又有什么办法?你可知道你的母亲听说此事差点哭晕过去。你又怎么对得起她?”

    凌泇可以想象,她的母亲是一个传统本分的女人,女儿犯了家族大忌,成了人人喊打的公敌,甚至要被家法处决,这有怎么能让这个母亲受得了。凌枫也是一阵感叹,凌泇是她从小看着长大,资质天赋都不差,就算不能一举突破成为参透真理的存在,至少做个家族精英,有地位、有资源绝无问题。现在凌泇自绝于家族,不光是她生死难定,就连他们这一支也是受到牵连,甚至家族中人有牺牲掉她和她父母的想法。

    凌术是这一队精英中资历最高的带队之人,他直接和凌泇说道“你这孽障私自传授秘术给外人,可知这是什么罪过?还劳动几位太爷亲至,你若还有半点自知就立时自行了断,免得再牵连他人!”

    易风翔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嘿,说话客气点!”他的双眼不自觉的变为竖瞳然后马上变来来了。其他人你未曾察觉,但是背对着的凌泇却感到了不对。当初大战妖王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此刻如果再让易风翔觉醒那股力量,只怕凌家要损失大半了。

    只见凌泇对耳热二人说道“林道友,易道友,这一次让我自己解决吧。”

    易风翔还想再说些什么,林越却拦住了他“好,本来也是一家的事情,我们管的多了倒也不是,你想自己解决就自己去,不过道友你记住,我和风子不会坐视你受伤的。”林越知道凌泇绝非无的放矢之人。

    易风翔也连忙应承“对,打架我可没怕过谁,对自家人喊打喊杀算什么本事,哼!”凌泇笑了笑表示了歉意与谢意。

    林越知道凌泇要和家里人交涉,并没有像易风翔这样选择当面硬刚,这一次慧眼凌家上下来了近千人,以他和易风翔的实力,横扫眼前这十几个人绝无问题,但是面对上千人恐怕就力有不逮了,要是没有蝶谷门下这层皮,凌家有些投鼠忌器,这冲突指不定要到什么程度呢,刚才他们可是说了,太爷辈的高手都来了,依照林越的推算,少不得是云字辈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个,比不上凌云渡的实力,恐怕也是十分难缠,所以林越本能的不想让事态恶化。

    凌家众人没有说话,他们都是精英弟子,自然有水准。林越和易风翔给他们的压力太大,否则的话从凌泇出现开始,他们一拥而上早就拿下了。如今哪怕凌波和凌洛就在身旁,他们也没这个胆子硬来。

    凌泇说道“你们为何而来我自然知晓,所有是非曲直,我自己和太爷们去说如何?”

    未等领头之人凌术回话,水字辈年青一代中的凌江最先开口“你这个凌家的叛徒有什么资格面见太爷!?太爷已经下令可以将你就地处决。你以为你还有狡辩的机会吗?”

    年长一些的或许还会多考虑一些,但是年轻人总归是血气方刚,哪怕是修炼号称最能磨人心性的照世明经,面对家族第一大忌外传功法,这些以出身为傲的年轻人依旧难以自制。

    凌泇点头道“我就知道想要劝服你们不容易的”

    凌波和凌洛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发展,只要林越和易风翔不动手,她们也不打算介入,除了家族身份外,她们毕竟还是玉山门下,有些时候代表的就不是自己,谨言慎行一直是两人的准则,或者说是凌洛的准则。

    鸣竹山下,战斗仍在继续,已经有数百人倒下了。大多都是鸣竹山的学子,也有一部分慧眼凌家的子弟,哪怕他们拥有慧眼,但是在这混战之中也未必能保全自己。

    般南行者半跪在地气喘吁吁,九言卫中的三人也都不同程度的负伤。看着周围倒下的同伴不知生死的不少,更多的却是已经断绝气息,凌家的人不光是要除掉叛徒,只怕连这里的求道之人也不会放过。

    这时候鸣竹山上忽然光芒大作,一股横扫的一切的气息袭来,便是凌云飞、凌云志、凌云生三人也运功站定,剩下的凌家子弟基本上都被逼着退了几步。

    凌泇的身影闪着光芒从山顶飘然而下,不多时就来到了战场中央,鸣竹山的学子们立刻向她靠拢,凌泇看了看四周倒下的人叹了口气,自己应该早些过来的。

    凌泇的突然出现叫对面众人十分惊讶,先是在想去捉她的那些人怎么样了?尤其是还有凌波,凌洛两个大杀器,但是看起来她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啊?

    再有一定就是着无比的气势着实震住了众人,三位凌家的太爷更是如此,平心而论凌泇绝对是家族中千年以来的第一天才,以她的年龄便拥有如此修为,虽然比之三位太爷还有所不如,却已经在家主凌镇之上了。

    凌云志起了爱才之心,小声和凌云飞说道“三哥,这丫头果然是天纵之资,咱们还是小看了她,若是潜心修道,说不定能如那三教掌教一般修得仙体,你看是不是”

    凌云飞没有马上拒绝,想了片刻还是说道“擅自将功法外传,就是破坏家族的根基。不管天赋多好,这样的人留不得。”

    一旁的凌云生对凌泇喊道“山上的凌家子弟呢?”看如今凌泇的模样,上山的那些人除了凌波,凌洛其他人皆不是她的对手,就怕凌泇为了自保大开杀戒,培养那么多精英可不容易,一下子损失了十几个,对整个家族来说太严重了。

    凌泇行礼笑道“见过三位太爷,三位太爷请放心,我只是让他们休息片刻罢了。”

    此刻山上

    看着倒下一片的凌泇精锐,林越和易风翔并不意外,这些人虽然厉害,但是自己也能摆平,最多费一些手脚罢了,凌泇和他们是师出同门,慧眼的运用更是高出一截,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打败了他们。不过凌泇并未下死手,这些人几个时辰后自然会醒来。

    因为担心山下凌泇立刻飞走,在场还站着的除了林越、易风翔就只剩下凌波,凌洛两姐妹。凌波见凌泇离开便要追击,凌洛拉住了她眼睛却盯着林越二人。易风翔本来也是担心凌泇,但是眼前的氛围,就是他也知道不能轻易离开。

    林越直接开口问道“二位不想去看看吗?对于家族传承凌波师姐一向是很看重的吧。”当初三教论道,蝶谷三代大弟子王小明只用了几招南斗十字剑,就逼得凌波死战相逼心境大损。他可不相信短短几年之间,凌波就能对此无所谓。

    这几年凌波修习玉山秘术,心境和修为确实大有长进,不似当年那般冲动,但是家族传承是刻在骨子里的,她又怎么轻易放下。这一次若不是凌洛提前说好,现在又拦着她,她早冲过去和凌泇见个生死了。

    凌洛说道“这本来就是我凌家内部之事,两位师弟未免管的太宽了。”

    易风翔说道“谁管你们这个,你们要是敢伤泇泇,先过我这关。”

    林越摇了摇头,易风翔这么说不是给人把柄吗,你是朋友就能管人家的家事?那以后玉山的人以此为借口管蝶谷家事怎么办?他随即说道“我与凌道友虽有私交,但这一回已经不是个人之事,整个鸣竹山上下千百号人,难道凌家都要赶尽杀绝吗?”

    凌洛一皱眉头,林越说道自然不错,凌家出动这么多人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往常有外人偷学功法,派少量精英诛杀即可,但这一次凌泇算是公开讲道,如此明目张胆的大规模传授,这在家族史上还是头一回,一直以来抱着有错杀勿放过的理念,只怕家族真打算如此。上千人的死伤,只怕不是什么正义之举。

    林越见凌洛无言便又说道“况且我不觉得凌道友做错了什么,相反我认为她的行为大有深意,如果说凌家中有谁能够更进一步,那绝对是她,也只会是她。”

    凌洛没想到林越会给凌泇如此评价,修为到了这一步绝不会虚言,凌洛展颜一笑“林师弟尽然如此说,我倒也想看看,凌家之中所谓的更进一步是何等模样,请。”

    “请。”

    四人飞到山下并未花多少功夫,此刻两方正在对峙,那边大声斥责凌泇私传功法的行为,见凌洛二人回来,凌云飞问道“怎么回事?”

    凌洛解释说道“情况不对,那边有两位蝶谷弟子,修为在我们之上,我们和其周旋,堂姐便打晕了其他人下山了,不过没有伤亡。”凌云飞闻言点了点头。

    林越二人来到凌泇身边问道“怎么样了?”

    凌泇说道“看来他们今天是不会放过我了,你们来得正好,为我护法”说着她身上金光涌现,四周都被惠及,躺在地上一息尚存者无论是哪方人马,都被金光医治,至少不会在恶化下去了,凌泇不想有人在为自己而死,刚才面对凌家众人的责难,自己不好开启治疗,现在有林越、易风翔护法,她便先去救人。

    救了许多人后,凌泇身子一晃略显疲惫,她准备向前走去,易风翔本想跟随,但是被她摇头拒绝了。并暗自传声给林越“道友,不论我做什么,拦住易道友。”林越一惊点了点头。

    走到两方阵前,凌泇朗声说道“太爷想处置我,我很清楚,但是不需为我一人牵连如此多的性命。”

    凌云志冷哼道“若非你擅自传功,他们也不用去死。”

    凌泇说道“您说的不错,既然罪孽在我,我今日就给大家一个交代。”

    整个鸣竹山静了下来,两方人马都看着凌泇,只见她说道“今日我就自废修为赎罪!”只见她身上再现光芒直冲云霄,巨大的光柱搅动着云海照亮了整个鸣竹山。

    四周之人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鸣竹山的求道者们更是惊讶“仙师!!!”

    易风翔当时就想冲过去,却被林越死死拉住“你拦着我干什么!!”神情就像一只发怒的猛兽。

    林越却说道“这是道友的意思,若是他们还要继续,我和你一起动手。”面对上千凌家子弟出手明显是不智的行为,但是林越现在也是满腔火气,对于凌家的印象已经到了负分,不介意给他们一个百年难忘的教训。

    凌泇功力散尽,慧眼却还未消失,因为慧眼是心境与意志的体现,与功力无关,只要修炼出了慧眼,除非心境崩坏,不然慧眼一直存在。既然要自废修为,那就废的彻底点,只见凌泇毫不犹豫的挖下自己的双眼,两道血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彻底断绝了凌泇的一切。

    凌泇摊开双手“若是还嫌不够,我一条性命在此任谁来取。”说话之间山上的那朵圣池金莲,在全力开放之后终于凋零。金色的花瓣纷纷落下,只剩下了一个莲蓬在池中孤立。

    此时林越和易风翔闪现于凌泇身前,她的动作林越也未曾预料,早知如此还不如出手拦一下。不过终究是凌泇的选择,林越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到了这步田地,对方还是要凌泇的命,那就真什么可说的了,再看易风翔,双眸早已变形状,那股撕碎一切的力量再次涌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