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632章 埋伏

    几个人在昏暗的洞穴里走了一阵,除了魔法灯所能照亮的很小一片,周围基本上被黑暗所笼罩,越走洞穴里的积水越多,味道就越是难闻,时不时的还有些虫鼠出没,见到此状子云只好运起风灵仙术将周围的味道和鼠虫驱散。这样大家才略微好受一些。

    姬雅却皱着眉头不时的向四周张望,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壕乐在队伍的后面,见姬雅总是撇头张望便问道“师姐,怎么了?”

    姬雅也只是感觉不大舒服,实际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什么,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咱们。”

    作为向导的罗杰闻言说道“不会吧,这里的环境虽然封闭幽暗,却也一目了然,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啊。”

    索伦王子到底还是谨慎“大家先停一下,咱们检查看看。”几个人停下来,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条路笔直而过,除非有人埋伏在洞穴外,看着几人入内之后在进行包抄,否则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谨慎起见子云让壕乐向前后的路径上释放一道电流,虽然壕乐的雷灵仙术也是刚刚上手,但是凭借着他身负的气运,也能散发出不俗的威力,一道流光打出,紫色的电弧照亮了整个洞穴,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子云也问道“师姐,你真的感觉到那里不妥了吗?是听见了什么声音,还是看见了什么影子?”

    姬雅想了想,只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证据,她摇了摇头,众人松了口气。作为所有人中的实力最强者,她的意见大家不可能无视,但是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罗杰说道“可能是这个洞穴的狭小以及长时间的幽暗让姬雅小姐产生了错觉吧。继续走吧,不要再耽搁了。”

    众人只能继续上路,开始还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子云有点熬不住了,长时间的释放风灵,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困难。

    子云询问道“还有多久才能到?”

    罗杰看着图纸回答“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还有一段路程的,本来这个山洞并不是人工开凿的,只不过当初修筑地下水道的时候无意间和原本的山洞连通,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偏僻。”

    众人无奈只能继续前行,大约又走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停在了一处碎石处,不断的有污水从里面渗出来,虽然前面还有路,但是罗杰却说道“走到这里就好了,这些石头后面就是咱们要找的地下水道。”

    “还还等什么,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这些石头对于三小来说不是问题,随时后面却是一条浅浅的水道,几人只能踏水而过,而周围是一个比洞穴更庞大的空间,隐约还能听见机械转动的声音。

    罗杰说道“顺着这条水道下去,便能到达王都水闸大门,那里是王都水运的入口,这里是拦水坝,平时用作蓄水,在旱季可以扩充王都的码头深度,上面是引水通道,整个王都从外面引进的活水都会从那边通过,像喷泉用水等都用得是这个。”

    索伦王子看了看形势说道“这么说来咱们要逆流而上,沿着引水通道往上面走了?”

    “没错,就是这样,还有一点,如果真有什么不对,原路逃回来,只要想办法开启几个闸门,就能通过蓄水池的存量一举冲到王都码头,他们绝对来不及反应。”

    索伦王子点点头,透露出了对罗杰的欣赏,行动前有充分的计划总不会错,这个小学徒只去研究魔法,有点可惜了。

    王宫之中,安格检查好门窗准备就寝,现在索伦王子的住处也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侍从了。经过了国王和大公爵两次调兵出征,王都的城防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空虚,原本属于索伦王子的专属骑士和侍从大部分被带到了东海要塞,在保护他的时候全部战死,王宫里所剩的也就是小猫小狗三两只。

    如今绿伯爵借助赫伦王子专权,已经被报告死亡的大王子索伦自然也就无人问津,他的住处留一个人看顾不至于荒废也就行了。

    近来王都的骚乱,安格也有所耳闻,但是他并非什么大贵族出身,也只是隶属于王室的骑士家庭的次子,自从得知大王子死后,他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了,如今不过是个看房子的奴仆罢了。

    收拾好眼前的窗户,安格准备去休息,忽然有人从后面捂住了他的口鼻,他顿时大惊,就算自己的修为再差,能够选为王子侍从也代表着一份实力,竟然毫无查觉得被人制住,他本能的刚想挣扎,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安格,是我。”

    当看见来人是索伦王子之后,安格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殿下,您还活着!!”

    短短几分钟,主仆二人交换了一下各自的遭遇,索伦王子说道“赫伦他现在怎么样了?”

    “赫伦殿下他现在应该在自己的住所,虽然白天绿伯爵和其他贵族带着他一起商议正事,但是一到晚上,他都会被按时赶回来,绿伯爵则是在政务厅继续忙碌。”

    索伦王子点了点头“看来,白天所谓的议政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晚上才是重头戏,绿伯爵虽然有些手段,但想真正意义上的管控政局,还需要赫伦这个傀儡,咱们今晚就去找赫伦,然后一起诛杀绿伯爵,重新把权力收回王室。”

    子云说道“我看你还是再策划一下比较好,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诈。”

    索伦则是说道“相信我,朋友,胜利不会来的那么容易,但是我会把握每一个机会,现在快刀斩乱麻才是牺牲最小的办法,我要尽快接过整个局面,不然的话这个国家将要面对的就是一场内战了。”

    “好吧,随你。”

    几人跟随索伦王子悄悄地离开他的住所,苏兰岛的王宫并不大,两位王子住得也不远,几人一路乘着夜色来到了小王子的住所,门外有两个高大的骑士守护,只见人影一闪,还没的二人反应过来,姬雅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双指一点二人脖颈,两人瘫倒在地。子云和安格出来将二人拉到一旁,这样的话就可以见到小王子赫伦了。

    不过子云还是有些担心,就算现在王宫的实力不足,赫伦王子作为王室仅剩的继承人,怎么可能只派两个人守卫?还没等他说出口,索伦王子便已经带着几人进去了,子云无奈也只能跟上。

    来到小王子的住所,只见他正在一张大床上安睡,索伦王子自然不会冒险,安格先一步上前唤醒他。

    “王兄!”见到本已经死去的王兄,赫伦王子果然也是吓了一跳。

    索伦王子说道“是我,我还活着。”

    赫伦王子立刻起身“那父王呢”

    索伦王子摇了摇头“抱歉,父王他已经不在了”

    “怎么会这样”

    索伦王子正色道“我先问你,赫伦,最近王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急于清理沃尔德的势力?”

    小王子不敢看索伦,眼神有些躲闪“那个坏东西害死了父王和你他手里还有那么一支大军,肯定是要对我们不利的,趁他和兽人打仗的时候,把王都牢牢抓住不好吗?”

    “胡闹,这样除了刺激他,逼他反叛之外没有一点用处,而且不管什么理由,他现在阻击兽人入侵是有功劳的,突然宣布他为叛逆,你让全国上下怎么看?还有那个征讨令,简直是和所有的贵族为敌,这是谁教你的!?”索伦王子越骂越凶,小王子却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可是,是那个人勾结魔物,不光害死了父王,还害死了修道院的阿甘院长,他肯定还会带着魔物来杀我的。”

    “荒唐!赫伦,你要记住,要打败你的对手,首先要了解对手,沃尔德是个有野心的权臣不假,但是他绝不会成为人族的叛徒,魔物复苏透着蹊跷,我一定不会放过真正的幕后黑手。”

    这时候子云说道“抱歉,打搅了你们兄弟的重逢,但是咱们是不是该进行下一步了,速战速决的。”

    索伦王子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绿伯爵在哪里?”

    小王子回答“应该还在政务厅,最近的几个晚上他都要在那里,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呢。”

    “好,咱们这就去找他,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几人又是潜行到偏殿附近,而过了这里就是政务厅,路上只有两拨巡视的士兵,几人轻松得躲了过去,然后进入偏殿,整个大厅没有点灯,但是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谧静。

    进人慢慢走到大厅中央,猛然间周围明亮起来,几人冷不防地被亮光一晃,眼睛眯起以手遮阴。

    只听的熟悉的声音传来“没想到您能回来,索伦殿下。”说完周围响起了盔甲踏地的踢踏声,两支全副武装的士兵从两边进来,将潜入的几个人团团围住。而政务厅的大门敞开,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先王无比信任的绿伯爵。

    绿伯爵说道“我猜到这几晚会有访客,但着实没猜到会是您,呦,罗杰先生,你在这里也叫我意外呢。还有这些,我看看竟然是外国人?周人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

    索伦王子拔出佩剑“说到意外,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父王最信赖的臣子,亲爱的伯爵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