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633章 绿伯爵的故事

    绿伯爵却微微一笑“那还真是抱歉啊,王子殿下,杀了他们。”随着他一声令下,周围的士兵向几人杀来。

    索伦王子一边交手,一边叫道“我乃苏兰岛王储,你们真的准备杀我?”虽然他知道这些人既然是绿伯爵的埋伏,必然也是他的心腹手下,不可能用三言两语打动,但还是抱着试一下的想法叫了出来。

    却不想姬雅在一旁说道“这些都不是活人,你说了也没用。”

    “什么!”除了三小和罗杰之外,剩下的人也是一脸震惊。由于士兵们穿戴者铠甲头盔,所以看不清面容,姬雅一个箭步上前直接砍下一个士兵的头盔,却没有飙血的样子,头盔在地上滚了一圈,几人才看清头盔中竟然只有一个骷髅头。

    罗杰恨声道“果然是你!!!”之前他就怀疑过修道院被夜袭的内幕,寻常人只觉得是大公爵对绿伯爵和小王子派出的信使动的手,他却在心里怀疑过这是绿伯爵的障眼法,想以此坐实大公爵勾结魔物。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推测,等到所谓的提莫院长出现之后,他的怀疑更深。这也是为何他今晚冒险帮助索伦王子的原因,就算他已经具备了一个从政者的天赋,但是修道院依旧是他心中最神圣的存在,他可以在王室、大公爵以及贵族们之间摇摆,但是绝不会原谅勾结魔物的绿伯爵。

    索伦王子又何尝看不出来“你竟然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和魔物合作!?”

    绿伯爵冷笑道“合作?不,应该说他们都是我的手下。”正说着整个大厅周围的怪物石像开始崩裂,在月光之下缓缓起身,而他们身上的碎屑不断落下。

    罗杰看着这些怪物恨声道“石像鬼!”

    石像鬼也是魔物的一种,但是较为低级,他们有翅膀,却不会飞只能够在空中滑行,白天时化为石像,不能行动且易被摧毁,晚上才是他们发挥威力的时候。他们有着过人的力量和锋利的爪子,自身寿命较人类长,大约为普通人的两倍,身体有很强的恢复力,普通疾病和较小的伤口可以在石化时得以治愈。守护是他们的天性,虽然被划分为魔物,却不算是完全的邪恶,但会驱除任何正义和邪恶力量的存在,石像鬼仅仅是一种守护的生物。

    很明显现在他们要守护的是绿伯爵。

    米娅因为是弓手,所以被众人围在中间,她本想直接狙击掉绿伯爵,结果一箭射出,却在绿伯爵面前硬生生的停住,这并不是魔法的力量。

    罗杰说道“果然没错,你根本不是人类!”

    绿伯爵咧嘴一笑“你说对了,直到今天我才能以真实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中,为此我已经等了十年了,付出的也太多了。”

    骷髅兵并非三小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清理干净了,麻烦的是石像鬼,他们并不算厉害,但架不住皮糙肉厚,数量众多,可以说他们单体的实力比狗头人强多了。

    “十年?”索伦王子不可置信,他本以为是某种魔物暗害的原来的绿伯爵,然后代替他策划了这一切,但看样子似乎又不是。

    或许是因为感觉胜券在握,或许是真因为十年来的压抑,绿伯爵不介意让这些将死之人知道真相“很简单,我是人魔杂交出来的混血儿。”

    众人更是吃惊,三小依旧是抵抗石像鬼的主力,而罗杰和米娅、安格则是把两位王子护住,只听得绿伯爵说道“四百年前,你们将我母亲的族人驱赶到了深渊之下,如今是回归的时候了。”

    索伦王子还是不大相信“绿公子怎么可能有一个魔物妻子”

    绿伯爵打断他的话“那个愚蠢的东西可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老绿伯爵伊莱文。”

    绿伯爵的身世整个王都都知晓,他的祖父有伯爵的爵位,而他的父亲没有,所以只能被称为绿公子,当初幼年的绿伯爵和父母出游,没想到遇上了一伙强大的盗匪,他们杀了绿伯爵的父母,并切下了他一只耳朵交还给他的祖父,也是当时的老绿伯爵索要赎金,老绿伯爵组织营救,因为谋划的当突袭了盗贼团,救回了这个唯一的孙子,可惜在战斗中他又被切掉一只耳朵。

    所以说绿伯爵的爵位是从祖父那里继承的,但是现在绿伯爵却告诉众人,自己的祖父才是自己的父亲,这无疑是震惊到了几人,除了三小对这些内情并不了解,其他然几乎不敢相信。

    绿伯爵冷笑道“不可思议对吗?这一切都是那婊子所引发的,我父亲的妻子,那个公爵家的女儿。”

    对于绿伯爵家的秘辛,作为想启用他的君主,柯立文国王不可能不调查,索伦王子也知道一些,原来的绿伯爵家族并不算强大,甚至可以说在贵族中有些边缘。而老绿伯爵的正妻是一位王都实权公爵家的女儿,虽然是贵族出身,但是在王都圈子里风评极差,很多人都与她有染,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个美女,但玩一玩还不错,不可能有人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里当正室。

    公爵家为了颜面,硬是把她安排给了老绿伯爵,算是威逼加利诱,绿伯爵家族也因此受到公爵家的支持。可是婚后作为伯爵夫人,这位大小姐的行为依旧没有收敛,年轻有为的老绿伯爵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的出去冒险,组队剿灭山贼和零星魔物了,隔上一两年才回家一次。

    这些都是王室调查的结果,对于贵族们狗屁倒灶的事,他们并不在意,他们所关注的是绿伯爵一脉是否可用。

    绿伯爵笑道“后来这个婊子大了肚子,可笑的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不过至少不是父亲的,因为父亲从来都没有碰过她。后来在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她依然忍不住放纵,结果把自己搞死了,父亲也只能对外宣称死于难产,总算是留了点体面。”实际上其中的内情不少贵族都知道,应该说结婚之后绿伯爵就成个笑话,甚至不少人在他不在家的时候,登堂入室的胡搞。

    绿伯爵继续说道“后来父亲遇到了我的母亲,再一次绞杀魔物的任务中,很可笑吧,敌对的两人竟然产生了爱情,或许说是两个人并不恰当。”魔物是个统称,即有丑陋不堪奇形怪状的,也有近似人类肤白貌美的。

    绿伯爵看着自己的手“那个不知道是谁生的杂种毕竟是父亲明面上唯一的继承人,虽然被刻意养废了,但却不能轻易被杀死。”

    索伦王子恍然大悟“所以才有了那次绑架!?”

    “不错,把那个杂种一家都杀掉,然后我光明正大的回到父亲身边。”作为半人半魔物的存在,绿伯爵的成长周期比一般人类要长,所以可以装扮成老绿伯爵的孙子回归家族。

    一直沉默的罗杰说道“这么说来,你的耳朵是故意切掉的!?”

    绿伯爵点了点头“是啊,毕竟我不是完整的人类,总要有些改变。”和人类相比,绿伯爵的发色、瞳色以及耳朵长得都不一样,头发可以染,瞳孔可以化妆,但是耳朵不好掩藏,索性借着绑架替换身份的时候一并切掉。

    所以绿伯爵作为孙子回到了名义上的爷爷实际上的父亲身边。这一切的操作,只有老绿伯爵身边的几个老人和一些魔物知晓,王室也无从查起。

    而魔物们心心念念就是重返光明,这个半人半魔物的孩子是他们的希望所在,自然也是不遗余力的帮助他,绿伯爵知道事情的进程无法阻挡,只能叹息着让绿伯爵发誓,在他有生之年不能做任何对不起人类的事情。

    绿伯爵自然无所谓,他不是纯人类,寿命要更加漫长,就算是报答父亲吧,等一个正常人死亡能用多久?

    或许是因为心情郁结,老绿伯爵又熬了数年便死了,而现在的绿伯爵凭借他出色的表现,也成为了国王所倚重的青年贵族之一。

    事到如今索伦王子才恍然大悟,原本只以为绿伯爵是个野心家,他的步子太大,手段也太急躁了,就是个想急于表现,立刻上位的政治狂人。但是他猜错了,绿伯爵的每一步都是在挑起人类大战,他难道不知趁着大公爵出征所使用的一切手段,不会削弱大公爵只会逼反他,但是绿伯爵还是做了,这不是急功近利或是政治上的幼稚。因为他自始至终就是代表着魔物的利益,人类的内战也激烈越好,不是吗?

    绿伯爵说完又道“好了,事情你们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可以去死了!”一瞬之间石像鬼们的攻击更加激烈。

    除了三小之外,这里没有人可以单抗石像鬼,姬雅眉头一皱口念法决,数十道火光涌现,石像鬼们虽然皮糙肉厚,冷不防地也被烧了一下,这里是王宫的偏殿,虽然面积不但是石像鬼们的体积也不再加上他们,这么多人凑在一起,一旦石像鬼被烧起来,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那就会变成奔跑的火球,到那时更危险,所以姬雅一直都隐忍未动火灵仙术。

    而另外两人,壕乐功力尚浅,子云在下水道永风灵仙术驱散气味损耗颇大,一时间这里陷入了僵局。绿伯爵倒是没想到跟随王子的几人有这么强的实力,不过他尚有后手,今天一定要让索伦王子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