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地635章 血色黎明,孤灯长空

    姬雅在消灭眼前所有的敌人之后,立刻前往下水道与其他人汇合,刚一下来就有大批的水晶魔蛭袭击,姬雅立刻挥剑去砍,锋利的剑气将水晶魔蛭砍做两段,但是如蚯蚓一般,半截水晶魔蛭飞快的补全,如果用剑的话只会一只变两只,促进他们的分裂繁衍。

    姬雅挥手之间,一道火焰漩涡清开一条道路,连续的动用全力,对于尚且有伤在身的她也是一种负荷。看见了地上被吸成皮包骨的侍卫们,她也清楚这些小透明不能等闲视之。

    远远看见几人已经被水晶魔蛭包围,姬雅再次发出火焰,虽然清出一片空地,但很快的又被水晶魔蛭所挤满。

    子云一边抵抗一边说“师姐,别用火了,这里的空间太窄又是下水道,一不小心会炸的,把水阀打开!”

    姬雅也被林越传授过沼气的知识,虽然这里的沼气还不到能爆炸的程度,但是子云所说不无道理,这里空间不能算但毕竟是封闭的,用火焰清场着实容易误伤。扭头一看不远处就是蓄水的水阀,她直接一招火焰剑气劈开拦水的隔离门,整个水势喷涌而下,子云也没想到这个蓄水池的威力如此之大,大叫道“大家小心!!”

    随即水流将整个下水道淹没,所有人都被冲走。姬雅实力最强,林越教她惊涛掌的时候,曾在东海之滨磨练,面对滔天大浪她都能保持稳定,这里的水流虽然湍急,但是姬雅依旧是在水中双脚落地保持住了稳定。

    所有人连带着大批的水晶魔蛭被冲走,子云被直接冲到墙壁上,这里应该是分流的通道口,子云施展的全力运用风灵,在水中制造出了一个小空间,不过和自然的力量相比,他的灵力只够勉强自保。

    壕乐也被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没有被冲走,顺势伸手将几乎被冲的失去意识的魔法学徒罗杰也抓住了,只可惜二人无法顾及索伦王子和米娅,他们被直接冲了出去。

    姬雅好不容易站定,她想起了林越的教导,劈浪惊涛,岿然不动的境界。

    她不在硬抗流水,反倒是随着流水所产生的漩涡旋转起来,力量从地上起,与身形旋转,在一瞬间加重所散发的力道,她一脚落地踏步出掌整个下水道的空间被巨大的掌力轰碎,疾驰的水流也激荡着被硬生生的打断,漩涡停止了旋转,姬雅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平静,不过趁着这个空挡她向后游去。

    苦苦支撑的子云身上也是一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水势减缓正是逃离的机会,他和壕乐飞身跃起,墙上正好有一个横向水道,应该是连接通道或是泄洪阀。这是姬雅也赶了过来,看着狼狈的三人问道“索伦和米娅呢?”子云没有说什么,只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刚才的情况,却是叫人难以自保,如今三小之中除了壕乐,剩下的两人都是强弩之末,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姬雅只能说道“先离开这里吧。”

    地面之上,绿伯爵见几人逃跑,虽说大计已成,但是这些家伙终归是不安定的因素,一方面驱使魔物继续搜寻,另一方面王宫中已经有人目睹了魔物,这个伪装也可以去了。他立刻封锁了王宫,剩下的女佣、仆人还有侍卫则是陷入了屠杀。

    这一天的黎明,整个王宫之中再也没有一个活人,完完全全的被绿伯爵和他手下的魔物所掌控。这时的他身上爬满了水晶魔蛭,倒不是水晶魔蛭在吸他的血肉,反倒是这些怪物将刚才屠杀人类所吸取的养分反哺绿伯爵,助他提升修为。

    而整个王宫已经封闭,对外的理由是昨晚上有魔物假冒已故的大王子袭击王宫,为保万全要实行宫禁。整个王都最近血雨腥风,这个措施严格来说并不意外,那些明哲保身的贵族们虽然好奇,却也不敢直接触王室的霉头,本来根据他们的线报,大公爵沃尔德已经率军往回走,大战一触即发,之前还害怕被王室逼迫站队,现如今王室主动断绝内外往来,或许并不是坏事。一部分乐观的贵族也想着是等大战结束,尘埃落定之后再考虑别的问题。

    走入泄洪通道的四人暂时性的松了口气,不过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要赶紧离开才行,但是他们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人,着实吓了四人一跳。

    只见来者提着一盏灯,连身的衣帽将其裹得十分严实,在微弱的灯光下只能勉强看出一个身形,他避过了姬雅和罗杰,直接看向了子云和壕乐问道“你们是周国人?”

    子云警觉道“你是什么人!”这身打扮在下水道这样的地方,明显不是一般人。

    黑袍人并没有解释,而是直接说道“这里还很危险,你们跟我来吧。”

    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即跟着黑袍人走去,倒不是他们有多信任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而是这条泄洪阀目前就这一条路,跟不跟的也要往前走罢了。

    五个人默默无言,子云先开口打破了尴尬“请问怎么称呼?”

    黑袍人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呵呵,孤灯人”

    “什么!?孤灯人?”罗杰很是惊讶,因为这个名字在苏兰岛,或者说是在苏兰岛的上层之间太过出名了。

    从这个国家建立到现在的几百年间,一直有两股势力在和国家,准确的说是在和王室作对,一个是时常暴力破坏的披甲人,另一个就是抽不冷子暗算王室一下的孤灯人。比起充满肌肉的披甲人,孤灯人更像是一个狡猾的小锥子,不断地给王室放血。

    按理说一个国家再王室的血脉也不会太凋零,但几百年间由于披甲人和孤灯人的谋划,整个王室可以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相对的,通缉与追杀也无可避免。

    所以崇尚武力的披甲人到底不如动脑子的孤灯人,早早的被剿灭了,而孤灯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只能躲在暗无天日的角落,等待着再次露出獠牙的时机。

    孤灯人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身份,见三小似乎对自己并不了解,随即又说道“在大周我也有一个名字长空,你们听过吗?”

    “你就是长空!?”这回轮到子云惊讶了,和深宫公主姬雅与渔村少年壕乐不同,在江湖中漂泊一些时日的子云自然知道长空是什么人。

    大周王朝有十大天字通缉要犯霹雳魔影,不死狂神。长空怡梦,天机绝尘。白衣剑仵,紫燕独孤。

    长空位列其中可见其的不凡,与其他人不同,他上榜的原因不是杀的人太多又或是太过危险。而是因为造成的损失太大了。长空最爱干的事情是收集古书文献,为此在大周犯案累累,甚至对王室藏书也动过手,对于五大宗门,甚至四大家族也没放过。须知那些典籍和一些秘法都是这些势力的立身之本,所以长空也就成了人人喊打之辈,其实要真说杀人,除了自卫杀了一些追兵之外,长空的血债并不多,但比起那些在世间肆意为恶的人,他恐怕更糟大家族和宗门的记恨。

    在大周王朝,同时得罪四家五宗以及王室,除非他是三教的人,不然必死无疑。而他的确也是这样的下场,本来在大周因缘巧合的学了一身上乘的修为,如果马上回苏兰岛,几个苏兰岛王室都挡不住他。可惜他硬是要在大周继续研究典籍和历史,得罪的势力太多被轮番追杀,现在虽然逃得性命,却也遭受重创,如今的实力只怕还不如姬雅。

    他的这两个身份先后镇住了罗杰和子云,但是姬雅和壕乐对此依旧没有认识,所以也并不在意。

    子云随即问道“那前辈为何在此?”孤灯人虽然是苏兰岛人,但是在大周也颇有名气,称一声前辈并不为过。而且长空作恶不多,实际上子云对他并不惧怕。

    孤灯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们一身修为并不精纯,但是隐隐带着玄门气息?倒是说说看,你们是何人门下,说不定和我还是旧识。”他化名长空在大周血仇不多,结怨可不少,所以也想知道三小的来历。

    子云立刻说道“家师名讳,上林下越,前辈可曾听闻?”

    “林越?”孤灯人点头一想“可是北方大破拜圣女教的神枪林越?”

    “正是家师。”

    孤灯人几次往返大周和苏兰岛,上一次离开的时候说动正在逃命的弃道人来苏兰岛,而北方的大战他也有所耳闻,正是林越大发神威扫荡拜圣女教的时候,神枪之名已经开始流传,不过他是在林越接任元州总兵之前回来的,所以对于后面的是并不知情,只知道这个神枪林越年纪不大,似乎和太师魔云海以及踏雪风雷柴郡主有几分关系,如今看他的三个小弟子这正宗的玄门气息,这个林越应该是蝶谷门下。

    孤灯人看了子云一眼并未在意,别看两人有问有答,子云也表显出了一定的信任,但毕竟孤灯人是天字要犯长空,出现在这里又十分蹊跷,虽然勉强,子云依旧运转着修为,就怕他随时发难。这样的情况就像暗室之中的一颗夜明珠,博学如孤灯人哪里还觉察不出他的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