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绝品灵仙

第239章 兽潮来临

    “骆师叔!”

    对于骆青离来找自己,丁香感到十分惊讶。

    入门不到二十年,从一个小小炼气修士步入筑基后期,任谁也不敢小瞧了这位骆师叔。

    自从吹雪谷那片冰湖被小五占据了之后,丁香就再也不敢靠近内谷,平时同样能避则避,可万万没想到骆青离竟还会主动找上她。

    “骆师叔有什么吩咐吗?”

    骆青离开门见山就问:“近段时间门内可有什么事发生?”

    丁香在飘渺峰处理杂务,平日里和人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在门内认识的弟子也有不少,许多旁门左道的消息也比其他人灵通许多。

    而且骆青离才刚结束闭关不久,连丹堂授课的职务都暂且放下了,和外界的来往减少,着实没听到什么风声。

    丁香微微一怔,门内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每天都有发生,骆师叔对这些应该没什么兴趣,联想到方才响起的长老召集令,丁香就明白骆青离想要问什么了。

    “长老召集令很少会发布,一旦出现,必是有大事发生,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近来确实有听闻,西面频频出现异动,玉蟾宗先后派了几拨弟子前去查探究竟,可却接连一去不回。”

    骆青离拧起眉心,“西面……”

    玉蟾宗已经处在南诏的西部,再往更西面,难道是大荒?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但那几拨弟子中也是有精英弟子的,且听魂堂看守的弟子说,这几个精英弟子的魂灯都灭了……”

    魂灯灭了代表什么所有人都清楚,丁香想来想去,最近发生的这些事里面,就数这一件情态最是严重,可几个精英弟子的陨落,应该还不至于出动全门派所有长老才对……

    骆青离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心事重重地回了吹雪谷,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只等着宋惊鸿回来后好问个究竟,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夜空之中许多道长老的遁光从太虚峰飞出,照亮了玉蟾宗的上空。

    从长老召集令颁布开始,门派内的氛围便开始变得紧张不安,骆青离也第一时间去找了宋惊鸿,却见她面色竟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师父,是出什么事了吗?”

    宋惊鸿摇头轻叹,“三个月前大荒与中原南诏的接壤地带频频出现妖兽伤人之事,玉蟾宗差了些许弟子前去探查原因,可这些人最终无一生还,白日里接到中原递来的消息,辟邪道塔合欢道塔边缘几座城镇接连遭到兽群屠城,且兽群还在往中原腹地前行,御兽宗也发现,流沙河谷内集结了大批妖兽大军,其中高阶妖兽不在少数,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朝河谷外布下的防御结界发动攻击,不日便会冲破结界。”

    “这,这是……”骆青离微微瞠目。

    宋惊鸿闭了闭眼,“若是不出意外,兽潮怕是要来了。”

    兽潮!

    骆青离对这个名词还是有些陌生的,当初冲元秘境中也发生了兽潮,但那是秘境中心的妖兽们大规模迁徙造成的,且这事她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并未曾真正亲眼所见,但是不难想象那会是怎样的画面。

    “师父……”

    宋惊鸿看着她说:“南诏中原与大荒地域接壤,每隔两三百年就会出现一次兽潮,这次兽潮的时间提前了许多,兽群来势汹汹,数量不知凡几,我们事先没有任何防备……”

    宋惊鸿活了七百多年,兽潮也曾经经历过两次,每一次兽潮的发生,对修仙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数不清生命会在这场灾难中消亡,但其他幸存下来的修士,经过了磨砺淬炼,无论是实力还是心境,都会更上一层。

    但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残酷的。

    “这次兽潮的规模比之为师经历过的要大得多,中原遭逢巨变,南诏的危机也近在眼前,我们地处位置靠近大荒,兽群一旦冲破河谷防御结界,首当其冲的便是玉蟾宗真符宗和御兽宗三大门派以及周遭城镇中的人类,门内所有修士都会轮流上战场,必要之时,甚至可能会开启护山大阵。”

    这些事来得太过突然,骆青离心理上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但听宋惊鸿这么说,她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怎么会这样……”

    宋惊鸿长叹道:“青离,天亮之前编制和相应任务都会安排下来,为师要去镇守一营,不能将你带在身边时时看顾着你,到了战场上,你切记多加小心,能守便守,若是实在无力,则以保全自身为主。”

    她摸摸骆青离的头发,匆忙交代了几句,便不再多留,驾云而去。

    骆青离遥遥望着宋惊鸿消失的方向,牢牢握紧双拳。

    “大荒……兽潮……”她喃喃自语。

    兽潮是从大荒发起的,想要集结那么多高阶妖兽,单凭一妖之力绝对做不到,这件事若是和大荒妖王殿没有关系,骆青离打死都不相信。

    她匆匆回到吹雪谷,小五正趴在湖边,仰头望着夜空中来来回回的遁光,就算再不谙世事,小五也知道这是出事了。

    “主人,到底怎么了?”

    骆青离道:“大荒发动兽潮,中原边界已经沦陷,流沙河谷外的结界也很快就要被攻破了,现在门派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战。”

    小五目瞪口呆,“兽潮……主人,难道是二公子他?”

    骆青离缓缓摇头,“不能说是他的原因,但定然是妖王殿的决议……”

    “……”小五张了张嘴不知所措。

    人妖自来不两立,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不提海里各种种族之间的厮杀,就是在海上,有许多猎妖人捕捉猎杀海兽,也有海兽吞吃人修,千万年下来,双方早已结成了死仇。

    作为妖兽,对于这种事,小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骆青离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她不需要去质问罹烬原因,又无能改变即将发生的事,唯一能做的,便是直面事实。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小五道:“小五,再过不久,我也要去战场上,与兽群厮杀,你……”

    “小五要和主人一起!”小五立刻接道。

    在冲元秘境里丢下了主人一次,这一次它无论如何也要跟着骆青离,无论是在人类还是妖兽之中,都存在着杀戮,它们银角乘龙也不是吃素的,以前在海中生活也有捕食其他海兽的时候,小五并不排斥猎杀妖兽。

    “主人,小五跟着主人,可以保护你。”小五睁大眼睛定定看着她。

    骆青离点点头,“好。”

    既然知道了很快便要去战场上,骆青离回到竹屋中做起了准备。

    这一夜对于玉蟾宗来说注定不太平,南诏九宗同气连枝,不仅仅是西部三大门派,其余六大宗门同样严阵以待。

    流沙河谷结界并不严密,撑不了太久,即便有许多阵法大师前往加固,早晚也会被冲破,西部以玉蟾宗为首的三大门派若是再失守,那么其他宗门将会接连遭殃,这个时候,大家都被绑在了一根绳子上。

    收拾好了东西之后,骆青离便收到了飘渺峰掌事分堂的传讯。

    宋惊鸿已经离山,如今飘渺峰主持大局的正是玉堂真人,而有关人员分配的部分,同样是玉堂真人负责。

    在场除却飘渺峰的金丹修士之外,余下的多数都是筑基后期弟子,此外玉堂真人的两个徒弟容放和杨盼儿也在其中之列。

    “兽潮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多余的话本座就不说了,流沙河谷结界冲破之后,妖兽大军便会长驱直入,我们现在不清楚它们的动向,但也得事先做好准备,这其中有几个关口至关重要……”

    玉堂真人将局势一一分析下来,紧接着便是人员调动的问题。

    门中不能没有元婴修士镇守,部分金丹修士也需要留在门派中,而筑基期的修士,则是分批次轮流替换上线。

    骆青离、容放和杨盼儿都是被安排下来第一批上线的修士,这几年下来,容放已经进入筑基中期,而杨盼儿则是筑基初期巅峰。

    基本上一个金丹修士都会带上数十名筑基修士,他们俩是玉堂真人的徒弟,自然是跟着玉堂真人一起。

    一条条命令有条不紊地发布下去,玉堂真人看了看骆青离道:“骆师妹,我记得你除却炼丹术,于阵法一道也有些见解,这永夜湾乃是一道重要防线,那里有几个大型法阵,届时必定需要阵法师进行维护,和硕真人会前往此地,你不如跟着他一起?”

    骆青离自然没有意见,这永夜湾易守难攻,是一块要地,安排她去这个地方,玉堂真人其实就是在照顾她。

    倒是杨盼儿目光复杂地看了她好几眼,轻轻咬了咬嘴唇。

    接到自己的任务,分堂内的人一点点散去,骆青离也准备去凌云峰找和硕真人。

    杨盼儿朝骆青离的背影望了眼,容放眉头一拢,“师妹,怎么了?”

    “没什么。”杨盼儿淡淡收回目光,“只是有些失望罢了。”

    这些年骆青离的成就多得数不清,她知道自己比不过人家,却也想亲眼看看,她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少。

    只可惜她们没被分在一个队里。绝品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