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阴阳法神

第635章 狂轰乱炸

    碧波之牢,能够将目标禁锢,并造成短时间的眩晕。

    但是它的外表看起来,却毫不起眼,莫铁自然不知道朱帅手中的水泡,竟然是一种皇阶级别的法术,直接挺剑追了过来。

    朱帅笑了一声,手中的水泡,快速的朝着莫铁掠去。

    看着那柔弱无比的水泡,莫铁手中的长剑一翘,周边的那些触手,便朝着那水泡,狠狠的刺去。

    令莫铁大叫不好的是,那水泡在利刺的攻击之下,不仅没有被刺破,反而顺势将莫铁,一下子包裹在了其中。

    莫铁的双眼,瞬间紧闭了起来,进入到了眩晕状态。

    一旦莫铁进入眩晕状态,那么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朱帅只是施展了一道金锥箭,就将莫铁身上的魔幻服刺破。

    等莫铁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已经被判了失败,在郁闷的朝着下方走的时候,莫铁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击败的。

    不过,场上的其他人,却看得清清楚楚,朱帅的那水泡法术,既然是一种控制型法术,而且威力还那么的强,看来,接下来的战斗中,要格外小心朱帅的这一招控制法术了。

    连续两场战斗,朱帅都用极快的速度结束,而且,朱帅施展的法术,也都没有任何的花哨,但是特别的实用。

    到目前为止,朱帅只是施展了一种皇阶法术,以及数十种灵阶法术,但是这些法术的消耗,对于现在的朱帅来说,只是小意思。

    基本上只靠五行轮转术的自动恢复,这些元素之力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七段级别以及八段级别的法皇强者,现在已经全部落败,本来大家还指望着两人可以看清楚朱帅的实力,可现在,朱帅的表现,似乎无懈可击。

    那么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进行呢?

    管他呢!瞎打就行,打不过也累死他,他又没有三头六臂。

    这么想着,朱帅的第三名对手,就很快的掠到了场中。

    从现在开始,朱帅的对手,就已经全部都是九段法皇了,而且,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已经触摸到了法宗的壁障,突破也只剩一个合适的机遇了。

    这样的强者,给一般的七段法皇,根本不可能战胜,但是随着朱帅摧枯拉朽的击败了两名法皇,大家的心里,竟然有些底虚。

    谁知道朱帅会不会又突然施展出什么大招来,这么想着,看台上那些高声喧哗的人,也就都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在下张进,请指教!”

    朱帅的第三名对手,虽然脾气暴躁,但还是比较礼貌的,一上来就朝着朱帅拱手说道。

    见对手这么的礼貌,朱帅也想回个礼,可谁知,自己的对手在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直接施展起法术来。

    大家都是天地为我境界的人了,施展起法术来,早已挣脱了手印的束缚,几乎只是眨眼间的时间,一道土刺,就瞬间从朱帅的脚底升起。

    九段土系法皇?

    朱帅一边施展瞬步,快速的离开了原地,一边惊讶的想到。

    土系法师,以防御见长,但是攻击力就要微微的差上一些了,一般比武的时候,只要有足够的符咒,其他四系的法师,基本都可以将土系法师耗死。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张进,竟然可以闯入五段以上法皇级别比武的前十名,看来还是有一把刷子的。

    轻松的避开张进的暗中偷袭之后,朱帅的手腕一抖,手掌之中,就出现了一张五星克土符。

    但转念一想,朱帅马上又将符咒,收回到了纳戒之中。

    虽然五星克土符,可以将张进的实力削弱一些,但是自己现在炼制五行克符的成功率并不是特别的高,自己的纳戒之中,仅有几张存货。

    而接下来,自己还要进行好几场比赛,若是每一场比赛自己都使用一张五行克符的话,恐怕自己的库存,就要见底了。

    算了,还是省省吧,反正这样的战斗,又不关乎生死。

    如此想着,朱帅便开始疯狂的开始进攻起来。

    土系法皇,以防御为主,攻击力不强,所以,朱帅想要将进攻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快速的解决这场战斗。

    朱帅疯狂起来,那还真是顶不住,在攻击的时候,朱帅也不施展那些威力巨大的皇阶法术,只是施展自己最开始的那些灵阶法术。

    众人们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然后五颜六色的,密密麻麻的各系法术,就朝着张进呼啸而去。

    见朱帅主动开始攻击,张进一声冷哼,手掌挥动之间,在自己的周围,马上凝聚成了一道厚重的土钟,将自己保护在了其中。

    随机,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就在那土钟之外响起。

    爆炎舞、金锥箭、龙啸九天、幻影金枪。

    这些法术,都是一些灵阶法术,施展起来,也消耗不了多少的元素之力,朱帅就像发疯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丢了出去。

    再加上朱帅对这些法术,可以说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了,施展起来,那速度更加的快。

    看台上的观众,只感觉朱帅施展的法术,就像是雨滴一般,齐齐的朝着张进身体外的那土钟掠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观众的脸色,终于开始变幻了起来。

    这样的攻击频率,就是是那些九段法皇,也做不到吧!

    在朱帅的疯狂攻击之下,张进凝聚出来的土钟,很快出现了许多的裂缝,随即,那些裂缝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散架了。

    张进被惊出了一声冷汗,赶紧控制着自己的元素之力,疯狂的修补起那土钟之上的裂缝来。

    可是,任凭张进怎么努力,修复的速度,都完全赶不上朱帅破坏的速度。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张进凝聚出来的土钟,就在朱帅疯狂的攻击之下,瞬间分崩离析,化为了一道道尘土,飘扬而下。

    而张进身上的魔幻服,也被接踵而至的法术,一下子击碎!

    这场比赛,前前后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看着自己身上的魔幻服消失,张进甚至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

    自己的土钟法术,是自己赖以成名的绝技,在之前的比武之中,自己正是凭借着这土钟的防御,才顺利的进入到了最后的前十之列。

    可就是这样一种令自己极为自豪的法术,在朱帅的手中,竟然连五分钟都没有撑下来?这个朱帅,也太BT了吧!

    张进啊的大叫了一声,就捂着脸跑了下去。

    张进觉得自己现在,无比的丢人,以防御见长的土系法师,竟然在全力防守的情况下,这么快就被别人击败了。

    这下,自己的那些队友们,一定会嘲笑自己的。

    可是当张进回到十人之列时,却看到大家一个个的很是兴奋的看着他。

    “你们这是干嘛?我都被人虐的这么凄惨了,你们一个个的还这么兴奋?你们搞清楚了没有,咱们现在是队友,不是对手啊!”

    张进想死的心都有了,非常可怜的开口说道。

    “张进,你做的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啊,一下子骗了朱帅那么多的法术,这下,咱们有机会了!”

    “李敖,你快上,千万不要给朱帅恢复的时间!”

    之前那道第一名的那段九段法皇,激动的说道。

    张进这才反应了过来,之前的比赛,自己确实是十分凄惨的输掉了,但是为了破掉自己的土钟防御,朱帅施展了多少法术?

    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吧!

    而且,朱帅施展的法术,威力都不弱,怎么着也是灵阶级别的法术,施展这么多的灵阶法术,那得消耗多少元素之力?

    之前,大家的战术,不久是打不过也要拖死他么?自己在误打误撞之下,竟然完美的施行了这种战术。

    哈哈,原来我也是有用的啊!

    张进心中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马上也跟着兴奋了起来,朝着其中的一名男子用力的一拍,说道:“李敖,快去,搞死他!”

    “好!我现在就去搞死他!”

    李敖应了一声,很快穿上了魔幻服,气势汹汹的朝着朱帅走去。

    哇塞,这名对手的气势,有些凶悍啊,自己之前好像也没有惹到他啊,怎么他现在样子,就好像是自己欠了他几百万金豆似的。

    打架就打架,不就是一场挑战赛么?至于搞的大家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让人心里怪瘆得慌的。

    “在下李敖,指教了!”

    李敖来到朱帅的对面,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手掌就快速的开始翻飞了起来,都不给朱帅回礼的时间。

    靠!原来是这样!

    看着李敖的动作,朱帅瞬间明白了过来。

    经过刚刚与张进的战斗,自己的元素之力,确实是消耗了不少,他们一定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想要趁自己现在有些虚弱的时候,趁胜追击,把自己拿下。

    这些人的套路好深啊,竟然连这一点都想到了,看来准备的挺充分嘛。

    不过,刚刚施展那些法术所消耗的元素之力,真的会对自己的状态,造成影响么?

    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朱帅的嘴角,慢慢的掠起了一道危险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