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运河诡事之小河神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办公室惊魂

    办公室惊魂

    那老人背对着自己,一口一口夹菜,吃着,他的动作不缓不慢,但是却极有规律,让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余航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老人衣衫褴褛,倒像是运河边上一个打渔的,腰上还系着一个鱼篓子。

    可那老人的动作却显得很机械,像是不断重复着。

    “呜呜…”

    没多久,整个店里传来一阵呜咽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

    余航猛地回过神,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老板,老板!”

    他还以为是店外来了客人,可是看了半天,门口一个人也没有,外面,形单影只。这会儿一转身,才发现,在自己面前凳子的角落处,有一个影子,慢慢变大,随后出现一张脸。余航看到面前这人,才明白,这小鬼正是自己事务所招揽的那些鬼魂。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余航小声问道。

    “老板,不好了,你之前不是交代叫两只小鬼去保护李子文吗,可是现在他们都不见了,失去了联系。”

    那小鬼显得有些慌张。余航赶紧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小鬼说,昨天吩咐之后,就派人去保护李子文,但是现在也没有联系上,就问余航该怎么办。

    “不好,我得赶紧走。”

    余航猛地站起来,可突然那小鬼脸色一变,盯着这饭店,就问余航,“你怎么到这里来…吃饭了。”

    “我这不,饿了吗,随便找了一个地儿,说那么多干什么,我得赶紧去找子文,怕她出什么事儿。”

    余航说完就要走。

    “嘿嘿,先生,你要的菜好了。”

    但是,眼下,那伙计端来了一盘菜,已经上桌了。

    余航则摆摆手,赶紧解释,“抱歉,我这会儿还有急事,必须要去处理。”

    那伙计阴沉着一张脸,“先生,这是规矩,饭菜必须吃掉,否则…”

    余航有些不乐意了,“什么意思,还不让走了是吧,多少钱,够不够!”

    说着,他就往桌上拍了一张百元大钞,他想,这随便一个素菜,一百块钱, 足够了。

    一旁,小鬼的脸色很难看,拽着余航的衣角,似乎要说什么。

    就在同时,从店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全身湿漉漉的,好像掉进河里了,那人络腮胡子,四十来岁,看上去凶神恶煞,一走进来,将身上的东西全都扔在地上,便冲着店里咆哮,“上酒!”

    “饿死我了。”

    那人又催促道,见余航桌子面前摆着一盘饭菜,便问,“怎么,不吃,让给我可好?”

    余航同意了,那伙计这才断过饭菜往络腮胡子这边走了过来。

    “真香!”

    络腮胡子大口大口吃着,最后索性连手里的筷子都丢了,直接用手抓。

    “快走吧!”

    小鬼大惊失色,赶紧催促。

    随后他赶紧叫了一辆出租车,往李子文公司那边赶了过去。

    车子沿着运河这边开着,可没多久,却看到前面很多人围在河边,他还以为运河边上打捞出来什么好东西了。

    有时候,这运河里真捞出好东西,自然会吸引不少人来观看,就在前年,从河里捞出来一条浑身金光闪闪的大乌龟,足足有洗脸盆大小,还是活的。引得路人驻足,被一个过路的商人花了一百多万给买下来了。

    这事儿,当时余航倒也知道,他还在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捡到这么大的便宜。

    可那司机却连头也没有回,就拐了一个弯,往街道右边走了。

    “有什么好看的。”

    那司机骂骂咧咧,“说是今天早上,一个打渔的掉下去,死了。”

    就在车子要拐进巷道,余航突然看到那一群人抬着一个满脸胡子的人,看样子,已经被淹死了。一脸惨白,但余航看到那张脸,整个人为之一颤,那人不就是刚才自己在饭店看到的络腮胡子吗?

    想到这,余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莫非自己之前看到的就是一个死人!看来,那个饭店也不正常,余航想起,之前就在运河边上传闻说,有很多店铺,不是为活人开的,而是专门为死人服务的。他之前还不信,现在心里却有些悚然。

    “到了!”

    正想着,那司机踩了踩刹车,“四十六!”

    余航递了一张五十的过去,也不等那个司机找零,就赶紧往大厦走了进去。

    这才准备给李子文打电话。不巧的是,就在他拿出手机的同时,李子文的电话却打了过来。余航赶紧接通了,还没有等他开口,电话那边,李子文传

    来一阵很恐惧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

    “就在你们公司楼下。”

    “你赶快上来,公司出事儿了。”电话那边,李子文的声音显得很急促。

    余航还想问什么,李子文挂断了电话。他则赶紧跑到电梯口,按了按电梯,好在这会儿也没有多少人,他进去之后,心里一直很忐忑,担心李子文的安危。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余航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

    办公室里的人乱作一团。

    整个大楼这一层都是王萌公司的办公区域。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魂不守舍地在一旁,一脸的着急,私底下,似乎还说着什么。

    “李子文呢?”

    余航一走进去,就迫不及待地问旁边的几个人。

    那几个自然也见过余航,便指了指不远处走廊尽头的会议室,“他们在开会…只是…”

    “到底怎么回事儿?”

    不用想,这里出事儿了。

    那个女同事支支吾吾,一脸惊恐地说,“刚才,经理他们在办公室开会,没过多久从里面传来一阵尖叫,所有人都慌了,跑过去看,但是门根本就打不开,从窗户口里扔出半截人的手,吓死我了…”

    余航又问,“报警了吗?”

    那人点点头,“现在警察还没有赶来。”

    余航三步并作两步,就朝着那会议室冲了过去,这会儿,几个男同事还守在门外,同样是一脸的恐慌,不知所措。

    余航二话没说,就准备推开门,可是那扇门,好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根本就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