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镇尸灯

第二百三十四章:反毒计

    平龙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冲我说道:“周桑,事情和你预想的差不多,开始的时候我的老仆确实被夜叉收买联系,但是他何等的忠心,三朝元老岂会有异心?我们龙之岛正面无法抗衡夜叉,但是深处龙三角海域自保有余,他们也找不见我们,一样我们也伤不得夜叉,他誓死力荐这个反间苦肉计,能让夜叉受到重创,至少有几年不会再骚扰我们,他假意同意夜叉的提议,在我父亲也就是老宗主失踪期间作圈套让夜叉取得我们航路的控制权,包括后来以身殉事,都被周桑你猜中了,你唯一猜错的就是我还有卧底死士在夜叉那,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这五船夜叉精锐如何全部中毒,要从这活僵毒讲起。”

    我也吸了一口烟,凝重的说道:“以性命做筹码让夜叉深信不疑,你的老仆真是忠心耿耿啊。”

    平龙叹了口气苦笑道:“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们在海上人丁凋零,出入也不方便,说是别人不好找我们麻烦,其实就是在壳里乌龟,又怎么能出击?防御再好也会有被攻破了一天,没办法只有主动用计重创夜叉才能赢得一些苟延残喘的时间。”

    我说道:“你话中的意思我明白,你就只有你仆人一个

    内应当双重间谍,你说能让五船人同时中毒,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活僵毒真有那么大的传染性?空气传播么?那咱们怎么没事?”

    平龙笑着把烟头扔进了海里,对我说道:“周桑我刚要说你不岔开了话题么?这就要从这种活僵毒的来历并不是什么南亚古老降头活人降,而是别的东西,这说来话长等我慢慢解释。”

    我也掐灭了烟等,静等他道来。

    平龙缓缓说道:“关东731部队你听说过吧,除了这臭名昭著番号伪装为给水部队的细菌战部队。他们还设立了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这几个细菌战机关,每个番号都标注着日本法西斯军国政府的累累罪行,现在我们日本还有极右组织掩盖罪行,这东西就是出自泰缅边境的波字部队仓库。”

    我说道:“在南亚?那不是夜叉的地盘么?他们没发现却被你发现了?这几个部队番号我听说过,各个血债累累,我在神农结实了一个我祖父的老相识早年间和他们制造的桃花母战斗过,确实邪门,你们怎么得到的?”

    平龙说道:“我在九州得到了一个二战时期地图,标注8604部队的仓库和储存的东西,我先前去了一次泰国,得手后时机成熟,才让我老仆接触夜叉,配合他们行动

    ,这次再探泰国其实是给夜叉机会。当然储存这邪物的仓库其实修建在一个泰国古陵墓旁侧,我们正好再去以盗墓为由也能掩人耳目”。

    我冷笑了一声说道:“其实那活僵根本不是什么南亚失传的降头?而是你从生化部队遗留的仓库倒腾出来的生化武器?您可真破釜沉舟,不怕不受控制把咱们都变成了和那帮夜叉一样的怪物”?

    平龙微笑道:“我这也是赌博,这东西并不是空气传播,只是体液传播而已,你们没动那两个探子的水壶只拿了罐头我就知道不碍事,其实污染源并不是什么副宗主做法,其实在我老仆的身上,从他们捞出他尸首的那一刻他们就中计,你说他们几条船管事的打捞上来尸体会不会聚集起来开会?船员喝水吃饭都在一起,必然早就感染了,至于阿松如何脱身?生化武器就要有控制性,我取得这武器的时候也得到了解药,是一种遇空气气化的液体,感染体碰到这种挥发气体就会腐烂瘫软,所以阿松很容易便脱身了。”

    我说道:“有这好东西你就明挑不就得了么?还让我们担惊受怕数次犯险,而且浪费那么多弹药,这是为什么?”

    平龙摇头道:“这是你猜到我才会说明,谁知道你们之

    中有没有夜叉的探子,之前我装作老仆叛变给你们演戏也是怕这种事情,看来你们之中有内应也不会是你,不然在这和我谈的就不会是你一个人,还有我这手法虽然对付的是夜叉毒贩,但是有些残忍,等于间接杀了不少人,我之前还有一层顾虑,就是怕引起你们反感,对我们印象有影响,毕竟我们还想和你们合作。”

    我点了道:“这么说也解释的通,这手法确实歹毒,但是对毒贩子来说也算报应吧,不过确实有些残忍。”

    平龙说道:“哼!他们就只贩毒么?对付他们就没有残忍的说法,他们和那些用妇女儿童作生化试验的日本生化部队并没有什么两样,我老仆给我汇报过,在泰国看见过这些夜叉装满一船的妇女偷渡去中东贩卖,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连牲畜奴隶都不如,而且全都拥挤在狭小的渔船船舱中,估计半路死去的也不在少数,用生化武器对付他们还便宜了。”

    我问道:“夜叉这么不堪你们天龙殿还和他们为伍?”

    平龙恶狠狠的说道:“为伍?先前不是说过么?他们有武器有毒品,掌握着全球一半的罂粟种植,当地政府都拿他们没办法我们又能如何,只是挂名罢了,你当他们认为和我们是一门的?要不是能和你们中国搭上关系,我们被夜叉灭了也是迟早的事。”

    我点头道:“你说的我要和王大哥汇报一下,我就是个编外的商人,做不得主,不过还是感谢你坦诚相待,你这朋友值得交。”

    平龙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们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换位思考如果我的国家被侵略,同胞被屠杀,现在的日本人还纂改历史我也会这样,我只想说不是所有日本人民都是那样的,比如我祖上就是积极反战,被迫害以至于流离失所的日本人。”

    我拍了拍这位年轻宗主的肩膀,说道:“明白,哪都一样,我知道不管是日本还是哪,还是有良善存在的。”

    说罢我俩相视一笑,平龙说道:“周桑,你回去和你的人说一说这来龙去脉,我就不再重复了,等到了岛上咱们好好喝一顿。”

    我也开玩笑道:“喝酒没问题,别给我们下毒成活僵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