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镇尸灯

第二百三十七章:成美事

    我们默默的跟着哈贝勒和他老仆往外走,哈贝勒再不发一言,到了门口他的老伙计和我们说道:“周掌柜留步吧,我主子不是心思,店铺门面连同里面所有的货底子,包括你们先前的那些都封库留给你们,回来明天你派个伙计来交接一下,别送了,就此别过。”

    我和那老伙计点了点头,一拱手道:“明天我派我店里马老师带着伙计过去,二位保重。”说完冲他们一拱手,目送他俩回了街对面。

    那俩人一进店,就见很多客人都摇着头走了出来,接着几个伙计上了门板,门口立了一个盘点的牌子,直接关张歇业了。

    我知道这是哈贝勒准备封库盘点,要把铺子交给我们,二呆和我说道:“哥,这老疯子看见碎片都失心疯了,他愿意给咱就给咱吧,你就恭敬不如从命,由他吧,咱这可是得了大便宜。”

    我叹了口气,和老马说道:“马老师,您明天去找他们交接一下,咱们接受吧,我估计这哈贝勒捐出他老祖宗的物件残片之后也要归隐了。”

    马老师感叹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

    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虽然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封建的满清永远成为了历史,不过这哈贝勒的举动确实让人有些动容。”

    我想打破这伤感的气氛,转换了情绪说道:“咱们别聊他了,回来也没好好搓一顿,晚上我做东,惠中饭店摆两桌,当给咱们自己个儿接风了,六子一会你去一趟刘教授那请他也过来,许队雅丽那边二呆你去告诉个消息,我估计雅丽回去要汇报工作,他们要是没空就算了,马老师你去找郭八爷过来,王大哥和黑大哥也要做详细的报告提前说了过些日子再联系,就这么定了咱们也要聚聚庆贺咱平安归来。”

    小梅听我如此说,笑着说道:“好啊,好啊,我也腾出手歇歇,省的光给你们做饭了。”

    云燕说道:“唉,五哥,你不通知我哥一声么?这不大合适吧。”

    我说道:“那当然要通知了,云燕你也回去看看报个平安,然后和你哥一起过来,蓝姐你也一起去吧,自己在家多没意思。”

    蓝玉儿笑道:“不了,人多吃饭我吃不下,嫌乱,别惹我不高兴把你们一块都毒死,姐姐我累了,回屋睡觉了。”

    我也不敢强求,毕竟这位大姐喜怒无常,留店里看家也好,点头答应道:“那得了,姐姐喜欢清净我也不强求,小六去桂顺斋给我姐买点点心去,姐晚上您就凑合一口吧。”

    蓝姐也不客气,冲小六说道:“后生,这日子到了秋天,去给我买四块桂花糕,四块枣泥小月饼,别的馅料不要,别买错了,一会给我放我房间里,你们玩吧,我回屋休息了。”说罢转身回了内堂。

    到了夜里惠中饭店大包房内,各位贵宾尽皆落座,只有刘教授还没到场,八碟压桌凉菜都上了席面,我问六子道:“小六让你去大学去请刘教授,你不是告诉我他答应来了么,这咱们要开席了他怎么还不到。”

    六子怯生生的说道:“掌柜的我去请了啊,可这刘老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点头说老朽会去,正好有事情和周掌柜交代,没说不来啊。”

    二呆说道:“哥,别等了,指不定老头又研究什么新课题呢,咱们要不先吃吧,我这都饿死了。”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端起酒杯,和大伙说道:“列位,这次咱们出海这趟可谓出生入死,比上次去神农架,还有八爷咱们哥们一起跑的那趟苏联都不成多让,也算是九死一生,今日有幸得了命,也捞到一些好东西,尤其把翡翠

    西瓜的残片让哈贝勒上交了,他老人家店面明天也过户给我,咱们这算是立起了个儿了,以后还请列位多多照应。我这还有个事,咱们得了一个什么太阳项链,我看价值不菲,应该是日本的文物,齐大哥、郭八爷您二位给掌掌眼?看看能不能换点小日本抢咱们的东西回来”。说完端起酒杯把一酒盅茅台一饮而尽,招呼二呆把东西拿出来。

    二呆从怀里掏出都被他捂热乎的太阳项链,那一圈精致的赤金轮廓金光灿灿,映射着中间璀璨夺目的大红宝石,一时间把这雅间照射的熠熠生辉。

    齐大哥和郭八爷赶紧站起身凑近观瞧,郭八爷眼睛都看直了,惊呼道:“灯笼…不是,鸽血,这是鸽血红啊。”

    齐大哥摆手说道:“郭兄弟此言差矣,这古朴的质地明显是古物,不管是哪国的,至少能到代至汉,《后汉书西南夷传》有云永昌郡博南县有光珠穴,出光珠。珠有黄珠、白珠、青珠、碧珠。《东夷列传》中称红宝石为赤玉,据记载东汉时期,扶余国,在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地方两千里,本秽地也…出名马、赤玉、貂豽,大珠如酸枣。经过考证扶余国的起源地位于松花江流域中心,辽宁昌图县、吉林省洮南市以北直至黑龙江省双城县以南都是其国土,国运长达800年之久。那地方临近日本国,流传到那也符合逻辑”

    。

    云燕说道:“我哥说的有道理,《汉武帝内传》中描述红宝石称“火玉”戴九云夜光之冠,曳六出火玉之佩。咱们曾经找到的太平军火晶莲蓬那是天下至宝都没有这红宝石鲜艳,这当然不是什么灯笼红,比缅甸顶级的鸽血红来说还要厚重,我虽然是地质专业也分析不出来成色。”

    齐大哥凝重的接过话头,说道:“正阳红,也叫皇后红,世间无一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宝石,按你们刚才所说的经历,确实只有这个才配得上这诡谲的邪马台女王。”

    二呆笑道:“你们哥哥妹妹唱双簧呢么?不说相声去真可惜了,管他什么红,锅巴菜你熟悉国际拍卖,这玩意什么价,比咱们那些大钻石如何?对了说到钻石你分我们那份钱没吃回扣吧?”

    郭八爷听见皇后红眼睛都凝住了,呆呆的点头道:“我哪敢啊,皇后红?没法估价,各大国际拍卖根本就没上过这种东西,绝世孤品啊。”

    二呆说到:“好家伙,哥听见了么?孤品!赶紧收起来,别回来一会刘老来了学术研究去。”正说着雅间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神情憔悴无比的刘教授进了屋,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呆滞的对我说到:“周掌柜,老朽来晚了,我无能啊,对不起你。”说完竟然流出了两道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