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镇尸灯

第二百三十八章:失遗篇

    我见状赶忙起身把刘老扶住,二呆也站起来说道:“怎么意思,刘老你哪对不起咱了?哭什么?”

    我把刘老扶到了座位上,在场的人也都满脸的疑惑,本来包括阿辽仔,齐云飞、齐云燕都是刘教授的老相识,准备起来寒暄,但看刘老一脸的愁闷也都把话咽了下去。

    我给刘老沏上茶,试探的说道:“刘老,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咱都是出生入死的交情,没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您老是不是研究经费吃紧了,没事缺钱咱哥们有,您别不好意思尽管开口。”

    刘教授喝了一口茶,四下看了着这一桌人疑惑的眼光,苦闷的摇头道:“不是什么经费,周掌柜,我…我把咱们那仙宝录修复了,可…可还没来得及临摹就被盗走了。” 我听刘老这话心里一紧,那是我们出生入死从神农架弄出来的觅宝门秘传奇书,由刘老组织研发团队修复,说好弄完给我临摹一份,

    这还没见影就丢了,再一想不对啊,刘教授在大学里研究,除了学术团队和文物部门外面根本不知道这码子事,这书品相也不咋地不然也不会修复,进了他们库房别的文物应该也有偷什么也不会偷这卖相不好的旧书,心中想罢满是疑惑的问道:“刘老您别着急,慢慢说这是怎么回事。大学里面还有佛爷(贼)?”

    刘老摇头说道:“昨天我还检查了一遍,那修复完毕的宝书就在我办公室保险柜锁着,今天

    早晨接到了王宝庆的电话,他说你们回来了,他在港口有些手续没办完,让我把那宝书临摹一份,当给你们接风的礼物,早上我兴高采烈的去取东西准备着急学生临摹,办公室的门和保险柜的锁都锁着毫无异常,可打开了保险柜,里面的几件修复完毕价值连城的文物好端端的摆放在里面,唯独不见了仙宝录,我以为是那位修复组的专家拿去了,问了一个遍,结果从昨天到现在根本没人进过我的办公室,我想报案但此事关乎我们学府的声誉,所以就没轻举妄动,等你们来请我的时候我还在苦恼,只能硬着头皮来这里,先把情况给各位汇报一下,尤其是周掌柜你,这是你带领我们出生入死得来的东西,也是你门里的秘宝,老朽无能愧对于你啊。”说罢捶胸顿足,猛拍自己脑门。

    我赶紧拦住刘老,冲席面上的各位说道:“齐老板、阿辽仔,这街面上的佛爷里有传言么?要不找几个佛头问问?”

    阿辽仔说道:“早晨发现东西丢了,那就是昨天晚上的事啦,按理说谁得了东西今天应该有风声传出,可今天市面上没有风言风语,应该不是佛爷们做的。”

    齐老板皱着眉头说道:“今天也没听见外面古玩行的贩子有风声流出,也许是刘老您上了岁数忘了放哪了吧。”

    刘老苦笑道:“各位说笑了,老朽我虽然愚钝,但还不至于老年痴呆,我明明记得很清楚就是放在办公室保险柜了。”

    二呆说道:“难道真有高手神偷绕过大学里的那堆红袖标潜入,然后从刘老办公室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仙宝录,说这院子大门还能翻墙,楼道门还能翻窗,办公室的锁和保险柜不撬坏还

    能复原?这是什么手段?小摘星怕也没这本事吧,真有这能人那可是时迁再生啊”。

    我摆手道:“你听书听傻了吧,别胡说了,刘老您也别着急,咱书丢了就丢了,您要是嫌名誉受损我明天私下知会一声许队和雅丽,让他们公安部门给查查,不用愁眉苦脸,咱们该吃吃该喝喝,这在座的都是各个道儿上的元良,大伙都听着有消息及时沟通,您老别多想,来我陪您喝一口。”

    郭八爷老江湖,也是场面人站起身说道:“周老板说的不错,刘教授的大名咱是如雷贯耳,您老放心有您和周掌柜的面子,咱们黑白两道,不对,不管什么赤橙黄绿青蓝紫道咱们都有人,有消息绝对能有耳闻,除非这东西插了翅膀从天津卫飞出去,不然绝对会留下痕迹。”

    二呆说道:“哎呦老八这话说的没毛病,他这国际文物贩子各条道儿都有耳目,苏联老美那边都有耳目,您老就放心吧,那是我们门里东西我哥都不着急您还愧疚个什么劲儿啊,主要那破书也不值什么钱,就这样吧。”

    刘老说道:“别安慰我了,能有这本事从我眼皮下盗走这书的也不是常人,估计也能偷运出去,还有那可不是破书,里面的奇物名录简直匪夷所思,我看过一些太震撼了,很多就是寻常常见的东西在特定的情况下也有妙用,真是文化瑰宝啊,不能用金钱衡量。”

    我听刘老看过修复好的仙宝录,赶紧说道:“您看过?那不结了?参加修复的人员也多少看过一些吧,您老能记起来一些,在结合别的专家一起看能不能好歹复原一些里面的内容。”

    刘老说道:“惭愧啊,老朽老眼昏花,记得的有限,大概十分之一左右吧,别的专家看过复原好的奇书不过三人,他们也是文物修复的好手,并不是记忆速录转业的人才,我下午就联系

    了,集合起来不过能好歹复原十之二三的内容,唉差得远了。”

    我欣喜的说道:“那就成,你们能记得三分之一这说明咱们损失还能挽回一部分,刘老您就别自责了,这书不是咱们找来的话就永久封存在历史长河里了,既然能得到一些就说明这是天意,西游记西天取经不是也掉河里丢失了一部分么?这就是个缘分,您回来想想抄录出一部分咱们共同研究就得了,再说这么多朋友谁得到消息及时沟通,咱们也不见得找不到是吧,好了好了,大伙接茬吃菜喝酒吧,这事咱翻篇儿了。”

    刘老见我一直安慰,也不好在愁眉苦脸,端起酒杯说道:“周掌柜真是豪情,这等事都不怪罪老朽看管不利之过,我再说什么显得矫情了,我自罚一杯,之后一定把我们记得的三分之一凭记忆写出交给你。”说罢颤巍巍举起酒盅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