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鬼术大宗师

第二章冰窟窿

    陈凡凑过去点了几下,觉得好玩,可惜这时候凑上来的鱼都很小,没有大的,陈光斗用棍子扒拉扒拉水里的冰碴儿,直等鱼儿少了些才用冰面上预留好的玉米杆将洞口插满了。

    陈凡没怎么玩儿够,就歪着脑袋问他:“爷爷你插这个干嘛啊?好好的冰窟窿都给你插满了,这不是白瞎了吗?”

    陈光斗叼着烟袋,吐出一口成团的烟雾,一边忙活着一边咧着那都是胡茬儿的嘴,笑着说,“傻小子。没这个冰窟窿一会儿就冻死嘞,那时候你爷爷才真叫白瞎了。别看了,走吧!”

    说完,陈光斗提起锈迹斑斑的老油灯准备去打第二个冰洞,而陈凡却歪着脑袋很懵懂地站在那里。

    陈凡不太明白爷爷的意思。心说为啥这些玉米杆堵着洞口冰面就不会冻住了呢?难道爷爷在玉米杆上下了什么了不得的法术了?

    在陈凡的印象里陈光斗绝对是会法术的。

    他能把筷子立在水里,能把瓷碗挂墙上,一头干蒜在墙上画出一个像龟壳似的图案,很多苍蝇蚊子就着了魔似的往里挤。

    更厉害的是纸人。

    王二蛋说他见过陈光斗剪的纸人,那纸人会动,会飞,会唱歌,虽然陈凡没见过可也觉得那样的纸人真是厉害得不要不要的。

    在陈凡看来只要陈光斗愿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成的。现如今他说出这么一番话陈凡自然要好好琢磨琢磨。

    陈凡蹦跶蹦跶地跑过去,想看看那玉米杆上是不是给下了什么咒子,陈凡甚至在想这玉米杆是不是“活的”。凑近一看还真如陈凡所想,那玉米杆光微微地晃动着,身子扭着,竟然发出了微弱的沙沙声。

    “小凡!”陈光斗朝他摆摆手,“别看了快过来!”

    “诶。”陈凡嘴里答应,甩着胳膊往爷爷的方向跑,可刚跑出没几步忽然看见那冰窟窿旁边有个身影。

    陈凡愣了一下,站定身形歪着脑袋仔细观瞧,这回头一瞥间正看见一个歪着身子的大姐姐背对着他,正在冰窟窿那里洗澡儿呢!

    那女人坐在冰面上,小腿泡在水里,纤细的腰肢腰肢盈盈一握,丰盈的屁股压出一个诱人的弧度。

    月光下,她的皮肤又滑又腻,像一块玉,好不诱人。陈凡人虽小却也看得痴了,作为一个小色鬼,这样

    的大姐姐正是他最最喜爱的。

    女人似乎没有发现他,自顾自地抚摸着垂在身前的乌黑长发,像是在唱歌。

    陈凡听得见她的歌声,那声音空灵婉转,好听极了!

    陈凡的脚像是灌了铅似的,再也挪动不了。

    他盯着女人分开的臀瓣儿看了一会儿,又盯着女人光滑的后背望了半天,他忍不住了,二话不说直奔着女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陈凡心想,这是谁家的大姐姐啊,好漂亮啊!

    这个年纪的他虽然不知道女人为何物,却已经忍不住要一头扎进大姐姐的怀抱里跟他套近乎了!

    却不想,在距离那女人还有三丈左右的距离的时候,身体定住了,他往前抓几下,确实动弹不了。

    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这下陈凡急了,他暗骂一声,回身使了一个鸳鸯腿,瞬间踢开来人。

    趁着身后的家伙一躲闪的空子,这小色鬼就地一滚,直朝着那大姐姐的方向扑了过去!

    “姐姐!”

    陈凡一下搂住水边坐着的女人。

    月光下女人身似白雪,晶莹如玉,可这手一摸上去

    ,却滑滑的,凉凉的,活像是化到一半的冰疙瘩!

    陈凡心下一惊,赶紧侧头。

    斜刺里一瞅…

    卧槽!

    自己搂着的根本不是什么软软香香的大姐姐,那分明是一个龇嘴獠牙的女尸!

    女尸的脸已经烂了一半儿,嘴唇都没了,比狼狗还吓人的獠牙根根外露,正朝着陈凡的摆出一个极诡异的笑容!陈凡吓尿了,“妈呀”一声坐在地上,他转身想跑却给身后的女尸一把拽住裤腿!

    那女尸发出嘿嘿嘿地阴森叫声,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似的朝着陈凡的两腿之间爬了过去!

    陈凡当时就吓哭了,一手推着那女尸的脸一手拽着裤子,正在此时,后脖颈儿又给人拽住了!一股巨力出来直将陈凡向后拖去!

    那力气极大,女尸又不肯放手,一冲之下女尸被硬生生地带离水面!

    女尸后腿无力,全靠前面的手抓挠,她紧抓两把往上来陈凡人小力气弱,一把没拉住裤子立即给她被抓了下去!

    女尸明显是奔着他去的,几下扯碎陈凡的棉裤又晃着膀子啪啪啪地抓挠过来!那细长的爪子扣着冰面,

    咔咔咔抓出一路冰花儿直冲过来!

    眼瞅着那家伙一把攥住自己的脚脖子露出癫狂笑容,陈凡身子一抖,吓尿了!

    一股童子尿窜了出去!

    那女尸张着大嘴要咬他,也没防备,滋一下正给一泡尿浇在脸上!

    女尸嗷地一嗓子叫了出来,脸颊上立时冒出一股白烟!

    它捂着脸在冰面上打滚儿,逃命似的往回跑。等她一跟头钻到水里陈凡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他一身是汗,也觉不出冷热,直等给那看不见的东西拖到陈光斗的旁边,这小子才咧着大嘴摆出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

    陈光斗看这小子光着屁股坐在地上,也是一脸懵逼,他蹲下身子看着陈凡,脸上的皱纹都笼罩在一起了,“臭小子,你,你咋了?”

    陈凡指着那水波荡漾的冰窟窿,又回头看看身后,比比划划老半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又瞬间收了回去。

    陈凡觉得自己不能哭,他从出生开始基本没哭过,他是个爷们儿!

    “爷爷,那女的是谁啊?”

    “那是你小姐姐,你媳妇。别怕,啊。”

    陈光斗说着,笑吟吟地在陈凡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这话一出,陈凡当时就炸了,“我不要!我才不要女鬼做媳妇!”

    陈光斗吓了一跳,赶紧打了陈凡一下,“臭小子!你瞎说什么呢!你媳妇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我就是不要!”陈凡也生气了,捂着裤裆看着爷爷,“你不是好爷爷,你是坏老头儿!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要她,我才不要女鬼做媳妇呢!”

    陈光斗大怒,把陈凡抱起来对着屁股狠狠打了一下!陈凡裤子没了,光着屁股,这下打得自是极重,“你不许胡说!你媳妇才不是女鬼呢!”

    “不是女鬼是啥?明明就是女鬼嘛!那大牙那么老长!还坐在冰窟窿里洗澡儿呢!你别以为我小就骗我!那肯定是女鬼!女鬼!就是女鬼!”

    此话一出陈光斗惊讶了,他啧了一下,回头看去,“你在哪儿看见她的?她长啥样儿?”

    陈凡把手一指,“在那儿看见的!光着屁股坐在冰面上!刚才她就在那儿摆弄头发!看背影还以为是个软软香香的大姐姐,谁想…”

    “嘶。”陈光斗倒吸了一口冷气,猛回头瞅了那冰窟窿一眼,短暂的沉默之后,老头儿愤怒不已,“孽

    障!你敢害我孙子!”

    说完老头子放下陈凡朝着冰窟窿的方向跑过去,还没到近前呢,那荡漾的水波立时炸开道道水花,水底下,许多看不清的东西给吓得拍打着冰面四散而逃!

    “敬酒不吃吃罚酒!”陈光斗真的生气了,回身抄起油灯对着身下的冰面狠狠一摔,“下次叫我遇见,老子让你们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陈凡很少看见爷爷发这么大的火儿,吓得赶紧爬了起来,老头子呼哧呼哧地喘了两口粗气,连忙走过去把陈凡抱了起来,“别哭了别哭了!是爷爷不好,马虎了!看样子该给这群孽障一点儿教训了!”

    “爷爷…”陈凡咧着嘴,“咱水库里是不是真的有鬼啊!”

    “不是鬼,是尸爷。”陈光斗叹息一声将摔碎的油灯捡起来,他一手抱着陈凡,一手提着家伙,“尸爷是怨气所化,半尸半鬼,你还小,平白无故地不要招惹。”

    “可尸爷不应该是男的吗?我看到的那个,是女的!”陈凡说着,又想起了那女人坐在冰面上摆弄头发的情形,“而且身材还不错,腰很细,屁股很翘,背后看跟三德子他小姨一个样儿!我喜欢!”

    一听这话,陈光斗气得不行。

    三德子她小姨是村子里的一个小姑娘,今年十九,人虽不大,却生得胸挺臀翘,肤白貌美。自打小姑娘上次来看病,陈凡就像着了魔似的天天惦记着,有事儿没事儿成天跟在她身前身后乱转,想方设法地占人便宜!

    摸胸摸腿骗奶吃,还跟人家泡在一个木桶里洗了澡!洗澡就洗澡呗,非得给人打香皂!那姑娘也是!不禁挑唆,那么大一姑娘能让一小屁孩儿给忽悠了?诶呀!一想起三德子他妈逮住这小色鬼来跟自己告状的样子,陈光斗直上火。

    “爷爷。”看陈光斗一直不说话,陈凡怯生生地拉了他一下,“是不是我跟王二蛋打架的事儿让你知道了?你生气了?”

    陈光斗一愣,脸都气成了猪肝色,“你又跟王二蛋打架啦?!”

    陈凡嘿嘿笑,“三战两胜,我还把他姐姐的裤子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