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鬼术大宗师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 人皮生意

    人皮生意

    “别说的谁都跟你似的行不?”

    潘晓晴被陈凡说得脸红,噗嗤一声笑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

    “我怎么了?”

    陈凡一摊手,“大家都是一丘之貉,谁也不用笑话谁!非要说不同,我觉得呢,不同的是,别人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耐,所以只能在心里把你当成女神供着。我倒是也想那么干,可惜实力不允许啊。”

    “我草…”

    潘晓晴受不了了,忍不住骂了一声,“咋的,你还有理了是不?”

    “咋的,你不乐意啊?”

    陈凡一句反呛,把潘晓晴呛得无言以对,陈凡还不依不饶了, 在潘晓晴的翘臀上拍了一下,“问你话呢,是不是心里委屈了,是不是以后不想好了!”

    “我可没说!”

    潘晓晴看样儿是被陈凡伺候的舒坦了,才不会给陈凡跟自己翻脸的机会,“我不是说这事儿,我就说你那不要脸的劲儿!得了便宜偷摸儿笑就得了,还在这儿臭嘚瑟!你

    丫良心不痛啊!”

    “我良心痛啥,非要说的话,我这不也是劳务所得么。”

    陈凡咯咯直笑,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轻轻拍了潘晓晴一下,“你自己歇着吧,我也该回去了。”

    “那么着急干嘛?害怕回家跪搓衣板儿啊?”

    “别闹,我在家,从来不跪搓衣板。”

    陈凡收拾收拾,把外套拿起来,“让你帮我办的事儿,你多少用点儿心,知道不?”

    “放心吧,我还能坏你的事儿是咋的。”

    潘晓晴拽了拽衣角儿,做势要站起来,却没想脚底下一软,赶紧弯腰扶墙,陈凡看得直乐,“别送了,早点休息吧。”

    开门出去,下电梯出小区,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陈凡没打车,一边低头走,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背地里,这货似乎也没注意到一双阴鸷无比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就是他么?”

    一直等陈凡走了以后,旁边一辆出租车里有人低声问了一句。

    “对。”

    一身黑西装的林傲低下头,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缓缓地吹了一口对男人说,“他,很强,没有万全的准备不要动手。”

    “不是我要动手,是有人,想要他的命。”

    说话的男人头顶戴着一个鸭舌帽,说话的时候,低下头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儿,又目光深邃地看着路口儿,“掐断了货源,许多生意都做不成了,想找个人代替那个臭娘们儿,很难。师尊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能看出来,他很生气。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很生气。”

    “这么说,他老人家准备亲自动手咯?”

    “这倒不至于。”

    男人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师尊让我问一句,林先生对这件事…如何看…”

    “哼。”

    林傲冷哼一声,“团团黑暗之中,不见光明,冷不丁一束光照进来,叫天下人看见了满世界的污泥浊水,这光,便该死。”

    “哼。”

    男人会心一笑,略微歪了歪嘴角,他捏着手里的烟吸了一口,“等我消息吧。”

    ——割——

    “老板,老板!”

    陈凡刚一回来,小叶橙就颠颠儿地跟了过来,一见到陈凡就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怎么了?”

    陈凡扭头看看她,一脸疑惑。

    “那个,那个…我听说,你把那个王妃给杀了?”

    “你怎么知道?”

    “诶呀,这种事,一早就传开了!”

    小叶橙一脸焦急地拉着陈凡的胳膊走到没人的角落里,直跺脚,“你知不知道,那个女的是不能杀的!”

    “怎么就不能杀了?”

    陈凡一欠身,把仓库的门关上,旋即往一边的木箱上一坐,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小丫头。

    小叶橙在屋子里来回地踱着步子,“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而如今这年月,早前那些坏事早已经行不通了,背地里,你知道有多少妖魔鬼怪都靠着一张人皮锦衣才能混到城市里去,那人皮锦衣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人的衣服鞋子一样,你想想,你把制作衣服鞋子的人杀了,得多少人跟你拼命?”

    “来呗,来一个,我送走一个,来两个,我送走一双。

    ”

    陈凡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

    小叶橙听了直皱眉,“老板!你是傻子吧!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陈凡淡淡一笑,伸手在小叶橙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不来找我,我还想来问问你呢!你是不是也跟他们有些见不得人的py交易?”

    “嗯…”

    小叶橙用手指压着嘴唇,一下子转过身去,“嗯…”

    “嗯个屁!”

    陈凡说着,一巴掌打在小叶橙q弹的小屁股上,把小叶橙打得慌忙捂住,脸都红了。

    “以前咋样,我不管了,可是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从今以后,这样的事情给我躲着点儿的,要是让我知道给你机会还不知珍惜,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老板,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

    小叶橙说着,脸更红了,咬了咬嘴唇之后,像是鼓足勇气了似的,“但是我想提醒你,嗯…”

    “提醒我什么?”

    “嗯…”

    “说呗,这里就咱俩,有啥话直说。”

    小叶橙还是犹犹豫豫地,想了半天之后,才鼓足勇气看了看四周,举起手来放在嘴边,对陈凡说,“倒是没有别的,我…我就想…我就想提醒你…最好小心点儿那个谁…”

    “谁?”

    “白女王。”

    小叶橙又往身后看了看,“多的我不方便说了,你自己小心点儿就是了。”

    “哼。”

    陈凡知道,白女王跟小叶橙素来关系紧张,没事儿的时候总爱斗嘴,想了想之后也没往下深问,跟小叶橙俩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小叶橙偷瞄了几下自家老板,大眼睛一扑闪一扑闪的,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可陈凡似乎没有注意到小叶橙的眼神,自顾自,上楼去了。

    楼梯口儿,仙儿哥正横躺在门口儿的大花篮里睡觉,被刚刚会噗通噗通乱跑的小儿子咬着大胖脸,那也一副生无可恋的架势。

    小姐姐在客厅里摆弄针线,正在给小六子比量着身材做衣裳,见陈凡回来,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这么晚回来,又跑哪儿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