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史上最强炼气期

第九百零三章 绝对忠诚

    中部,文安市的郊外山区上。

    这里有一处四面环山的山谷,开口之处立着一块巨型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

    紫炎宫。

    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影站在山谷边缘的山顶之上,看着如今有模有样的山谷内部,回忆起当年紫炎宫内热闹非凡的景象,眼眶微微泛红。

    当初的绣梅,在紫炎宫众多核心弟子中,是年龄最小的一人。

    她的天赋不算特别出众,但由于年龄较小,众多师兄师姐都很疼爱和照顾她。

    而太上长老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想到了她,让她幸存下来。

    “各位师兄师姐,太上长老……我们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紫炎宫,回来了。”绣梅眼眶含泪,喃喃说道。

    “没杀死那个人之前,紫炎宫就不算复兴。”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空中传来。

    绣梅抬起头,便看到一身紫金袍的江岛,正漂浮在半空之中,背负双手,低头俯视这个山谷。

    “大师兄,你出关了。”绣梅抹去眼中的泪水,喜悦地问道。

    “嗯。”江岛应了一声。

    绣梅紧紧盯着江岛的身影,想要看一看他的面庞。

    但是江岛却一直背对着她,身上还散发出极致冰冷的感觉。

    同时,一缕灰气,在他的身体四周旋转飞舞。

    “现在的紫炎宫,跟当年根本没有可比之处。”江岛又漠然开口道,“差得太远了。”

    “师兄,我们日后一起努力,紫炎宫终有一天能够恢复到鼎盛时候……”绣梅说道。

    “当然,我不仅会让紫炎宫恢复当年的模样,更要让它走上更高的位置!”江岛忽地转过头来,看向绣梅。

    见到江岛的面庞,绣梅脸色一变。

    自从获得混沌珠之后,江岛整个人就在慢慢发生变化。

    闭关一个多月后,这种变化更加明显了。

    现在的江岛,眼睛已经失去如正常人类一般的黑白分明的特征,整体变成淡淡的灰色,看不到眼珠,没有瞳孔焦距。

    以至于他面向绣梅,绣梅也不知道他在看向哪里。

    除了眼睛这个明显的变化以外,他的五官,也有细致的变化。

    鼻梁高度,嘴巴的宽度,乃至于耳朵……

    这些地方的变化,也许其他人难以察觉,但对一直关注江岛的绣梅来说,却显而易见。

    她总感觉……现在的江岛,很陌生。

    不光是面容上的变化,还有气息上的变化。

    以往的江岛,总会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

    但现在的江岛,一旦出现,整片空间的温度都要下降。

    而他开口与各个师弟师妹说话,也不带一丝的感情,似乎在使唤下人一般。

    这种感觉……让绣梅很不好受。

    她一直想要接近江岛,直到成为江岛最亲近的人。

    可现在,江岛却越走越远。

    “我要的那座雕像,为何没有做出来?”

    就在绣梅心中胡思乱想之时,面前的江岛,突然开口问道。

    “那座雕像?”绣梅愣了一下,看向下方,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

    “我闭关之前命令你们在紫炎宫大门处,立起那个杂碎跪下赎罪的雕像。”江岛冷声问道,“一个多月的时间,难道连一座雕像都做不好!?”

    见江岛语气转冷,绣梅脸色发白,说道“这件事几位师兄可能……”

    江岛站在原地,没有说话,身上的气势愈发冰冷。

    “大师兄!”

    这个时候,两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两个男人迅速来到面前。

    见到江岛,两人同时弯腰抱拳,说道“恭贺大师兄出关!”

    这两人,是江岛以下辈分最高的两名核心弟子。

    排名第二,洪显。排名第四,陈伦。

    这两人,加上江岛,在当年并称紫炎宫三星。

    而三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我之前要的雕像呢?”江岛冷声问道。

    “呃……大师兄,这段时间紫炎宫刚刚建立,我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雕像我们准备晚些时候再铸造……”洪显答道。

    陈伦没有说话,额头冒汗。

    其实他们两人,是没有胆子建立这么一座雕像。

    他们根本不敢回忆当年的情况,更不想回忆起方羽的面容。

    那个男人,是他们最深的梦魇,无法抹除的恐惧。

    一想起来就感到灵魂颤栗,更何况建立一座雕像?

    江岛没有说话,就这么浮在半空中,用他那双灰色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人。

    一阵无形的威压,压在陈伦和洪显的肩膀上。

    两人脸色苍白。

    “大师兄,百宗大比近日就要正式开启,我们是否应该先把重心转移到……”陈伦想了想,开口道。

    “大师兄,我们……”洪显跟着说道。

    “砰!”

    两人话还没说完,就痛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倒摔出去。

    “二师兄,四师兄!”

    绣梅脸色大变,立即跑上前去。

    陈伦和洪显满嘴是血,捂着胸口,抬起上半身,睁大眼睛看着前方的江岛,眼中除了惊骇以外,更多的是愤怒。

    在紫炎宫内,他们最信任的人就是江岛。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可是,江岛却对他们动手!

    “大师兄,你……”陈伦瞪着远处的江岛,正想说话。

    “嗖!”

    这个时候,江岛突然身形一动,忽地出现在他们两人身前的上空。

    江岛张开双手。

    “轰!”

    一大阵的灰色气体,从他的身体涌出,极速旋转,犹如沙尘暴一般。

    与此同时,山谷上空的颜色,都被慢慢渲染成灰色。

    极尽强大的气息,从江岛的身躯散发开来。

    在陈伦,洪显还有绣梅的视野里,漫天都是绝望的灰色。

    这一幕……如同末日即将降临。

    江岛是末日的中心。

    他居高临下,灰色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情感。

    “我能感受到你们内心的恐惧。”江岛语气漠然地说道,“那个杂碎,给你们带来了极深的恐惧,我能理解。”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给你们的内心,植入更深的恐惧。”

    “这样,你们才能彻底听命于我。”

    下方的洪显和陈伦,还有绣梅,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抖。

    在他们看来,如今的江岛,无比陌生,与他们之前认识的大师兄……已然不是同一个人。

    “大师兄,你……”绣梅面无血色,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我与以前不一样了?”江岛开口说道,“对,我确实变了。同时,你们也得变。”

    “我不需要所谓的师兄弟之间的情谊,我只需要绝对的忠诚。”

    “如果你们真心想要复兴紫炎宫,你们应当理解我的想法。”

    说完,江岛右手往前一挥。

    “呼!”

    一大团的灰气,朝着下方俯冲而去。

    “大师兄……”绣梅大声哭喊。

    但江岛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下一秒,灰气将地面上的三人完全吞噬,绣梅的哭喊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