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45章:寄死城(一)

    如果说地府是黑色,那么这一年的5月开始,从东山,徽省起步,红色开始疯狂席卷整个华国地府!

    阿尔萨斯率军八万,从东山省入河北,跨过京津翼大联防,深入蒙古草原。路线为蒙古——陇西上半部——西疆——海宁,最终抵达西川西北部。

    赵云率军八万,从徽省入南河,跨越陕西,经陇西下半部,目标为西川东北部。

    织田信长父子率军十六万,跨越荆州,入南陵,过黔洲,目标为抵达西川东部。

    这是军部制定的路线,几乎贯穿全国所有重要省份,沿长江黄河逆流而上,最终合围西川。毕竟所谓打通阴司,重要的是祛除途中盘踞各地的王兽。侦查各大崇山峻岭,是否有阴兽重新生成的空间。任务不可谓不繁重。

    兵锋所向,无一合之将,整个地图从东往西,在一点点染红。每天无数的知更鸟来往各大军队之间,不止阴司,阳间同样在关注着这一场重铸乾坤的战争。

    8月7日,南河省解放。同一周内,荆州解放。两路大军正式进入华国地府腹地,剑指中原。

    ………………………………

    陕西,安燕市,湖口乡。著名的黄河壶口瀑布就在这里,阴阳互通铁则之下,在阴间,同样有一条奔腾长河,但是比阳间更加壮观。

    整整七层的落差,每层七八米,整体高达近六十米!轰隆隆的黄色河水伴随着滚滚阴气,以无可阻拦的的势头一冲而下。这条大河处于群山拥抱之中。而这座山脉,也和普通山峰不同。

    山脉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窟,足足有上百万。大的有近十米大小,小的也有两三米。而且极其幽深,恍然看去,宛若通向九幽地府的蜂巢。一股股漆黑的阴气从里面冒出来,又仿佛千疮百孔的骷髅,望而生畏。

    并且,就在这座巨大的山脉之上,挂满了各种旗帜。

    非常简陋,大部分用树叶制成,根本没有布制品,更不要说挑着旗帜的铁杆。各个洞穴前还用密密麻麻的树干绑上藤条,仿佛是两扇门。周围甚至有一些青壮年阴灵,为数上千,以队为单位,看似整齐。手持削尖的木杆,来回巡逻。而山脉的洞窟中,时不时能看到阴灵进进出出。

    这是一座城市。

    或者说,一个聚集地。

    但是……是承薪和蓬丘之外的聚集地!从未被发现的,其他省份的城市!

    “哎……”一支大山边缘的巡逻队中,一位穿着时尚的阴灵叹了口气:“算起来,也十几年了。”

    说是巡逻队,但看起来完全没有巡逻队的模样,很明显这里没有任何工业,他们穿着死去时候的衣服,拿着木枪就算巡逻。这里唯一可见的文明痕迹,不过是挡在门上的几块木板而已。而且是纯天然,无任何加工。

    “是啊……十二年。”一位三十出头的阴灵有些感慨地看着周围的景色:“十二年……我们都没有踏出过这片山区一步。”

    小队有十来位阴灵,随意地坐在石头上,对于这种例行公事的巡逻早已经习惯了。木枪往前方地上一插,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阴灵看着奔腾的七层瀑布喃喃道:“踏出去?怎么踏出去?”

    “这十二年,我们遇到了四次怪物的攻击。上头根本没有办法。我们只

    能躲在洞穴、里,祈祷着它们不要冲进我们的洞穴。每次都会消失上千人,我们能站在这里,已经运气好了。”

    他苦笑着踢了一脚木枪,木枪纹丝不动:“踏出去?凭什么?凭这些木枪吗?”

    “人啊……要知足。”一位六十来岁的阴灵出神地看着漆黑的天穹,狂乱的鬼火:“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上头不是没有冒死派出去过侦察兵,结果呢?”

    “方圆几百里,就我们这里一个聚集地。更远的地方一片荒芜,偶尔能看到和我们一样,通过那个古怪的裂口进入的人,但很快就会被怪物的子孙吃掉,我们能幸运地活下来,已经不错了……”

    他长叹一声:“但是谁知道,死后是这样的世界?”

    “是啊!十殿阎罗呢?酆都鬼城呢?”“既然死后还有世界,传说中的阴兵哪里去了?”“呵呵……阴兵?阎罗?酆都?神话而已,失望都到了绝望,们难道还抱着希望?”“好好混下去就行了,活着总会有转机。”

    老者笑了笑,站了起来:“走吧,现在不是好多了吗?起码大家都有事做,起码……我们有住的地方了……”

    声音戛然而止。

    老者眼眶中鬼火倏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后方。而其他人围在他面前,并没有发现,一位青年阴灵疑惑道:“刘大伯,怎么不说了?”

    刘大伯微张着嘴,手抖得如同中风,颤巍巍地指向他们后方。所有阴灵,此刻只感觉一股心胆俱寒的感觉冲上天灵盖,汗毛根根竖起,如同机器人一样,卡卡卡转过头。

    哗啦啦!!

    大地的尽头,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一片漆黑的阴云轰然炸起!若万鸟离巢,铺天盖地!带起的阴风甚至卷得他们阴气狂舞!

    那不是阴云。

    而是一种……专门啃食阴灵的怪物,和蝙蝠有些相似,然而中央却是人脸,翅膀是两只类似耳朵一样的肉翼,此刻,它们眼眶中鬼火疯狂闪烁,张着满是利齿的大嘴,尖叫着从他们头顶飞过。

    太快了……快到他们甚至没有丝毫反应。直到两秒后,所有阴灵齐齐打了个寒颤,这才忽然意识到……还活着。

    他们……居然还活着!

    “这是……这是兽潮?!”一位巡逻员差点尖叫了起来:“快……快!马上回去报告上边!兽潮又来了!它们又要来吃我们……呜……”

    还没说完,刘大伯已经死死摁住他的嘴,低喝道:“趴下!!别动!!”

    轰隆隆……黑云如雷,卷动天地,趴在地上的他们只感觉灵魂都在发冷。但三秒后……所有阴灵,再一次抬起了头。

    光?

    无量光,从兽潮的黑云缝隙中投下,映照大地,将地面都染做一片血红。如同旭日撕裂黑夜。根本不等他们反映,下一秒……轰——!!!

    天火万丈,宛若太阳在头顶炸裂!喷薄出无数的火浪,紧接着,一片惊天动地的“滋滋”声响彻他们头顶。

    不敢动。

    一动都不敢,只剩下鬼火拼命狂跳。所有阴灵死死抱着头,足足过了五分钟,刘大伯才颤巍巍地抬起头来。

    “我的天……”刚看了一眼,他就倒抽一口凉气,声音都在窒息。呆呆地看着天穹,宛若……看到了世界末

    日。

    天如血海,业火焚云。

    一片狂猛的火海燃烧在他们头顶,不知道多少阴兽在火海中化为齑粉飘散。黑色的阴气和血红的业火汇聚在一起,形成色彩浓烈的毁灭与死亡。在这片死神的天穹下,他们显得无比渺小。渺小到为这一幕恢弘和壮观而顶礼膜拜。

    “这……到底是什么……”刘大伯说话的声音都在飘。然而,身边的阴灵已经彻底尖叫了起来:“箭!!们看!!那是箭!!”

    “我艹!!真的是箭!!”“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来的箭!”“不可思议……这、这到底是谁!是什么?!”“我、我是不是看错了?!有箭!竟然有箭!”

    就在火浪之上,箭落如雨,似群星坠落。这些箭带着赤红的火光,对这一片天穹进行无差别攻击。在接触到那些怪物后陡然炸裂为一团业火,也有少数几支落到了地面。

    夺!一支箭笔直地落在他们前方数米处,箭尾还在轻轻颤抖。所有阴灵大张着嘴,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脑海中都是一团乱麻。

    是箭……

    真的是箭……

    就和他们活着的时候一样,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古代弓箭。

    但是……怎么可能!!

    这需要铸铁技术,粘合技术,还有其他各种技术!他们十几年都没找到熔炼铁矿的办法,这里……就在他们面前,竟然出现了弓箭?!

    不……等等……

    “有箭……就有军队……”刘大伯鬼火狂跳地看着怪物飞起的森林,颤声道:“有军队来了……而且是我们根本不能抵抗的军队……有这种弓箭的军队……那、那肯定是什么正规军!!”

    还不等他说完,大地猛地颤抖起来。

    咚咚咚……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地面横冲直撞,地面肉眼可见的摇晃不已。而就在森林之中,无数树木东倒西歪,树冠拼命摇晃。十秒后,随着一声惊恐至极的咆哮,一只巨大的龟形怪物咆哮着从树林中冲出,腾飞半空,再轰然落到地面。

    轰——!满地烟尘,能看到的所有阴灵近乎完全呆滞。

    太熟悉了……

    这……就是所有怪物的首领,这十几年吃掉了起码几千阴灵的妖怪。但是……

    它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弓箭?还有矛?还有一些破损的……甲胄?

    甲胄?!真的是甲胄?!

    如同人类第一次接触到第三类文明,一瞬间世界观颠覆的感觉,海啸一样席卷了他们的心。

    另一个城市……

    另一个……比他们发达得多,甚至高了一个维度的城市,他们的大军,正在赶来。

    而他们……正在猎杀这只怪物……这只让寄死城死去数千阴灵的怪物。并且……这只怪物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这……是谁?!”

    ……………………………………………………………………

    和朋友讨论了一下写法,一致认为,这里不需要什么激烈,也不需要狗血,都这个实力了,就该平推碾压,如果还要出现离镜宫那种战斗根本不可能,现在的地府早不可同日而语。大型战争的剧情以后有,但不适合这个剧情,如果非要创造狗血,那就太生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