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48章:巨大的落差

    没有人说话。

    场面有些尴尬,他们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遇到如此强势的压制,自然会心里不舒服。但是……

    不敢说!

    在阴差来到之前,他们已经听说了,他们视作悬梁之剑的巨龟怪物,刹那间就被这只军队斩杀,包括那数之不尽的人面蝙蝠。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这是怎么做到的?

    每一次兽潮爆发,都会有无数阴灵被带走,每日每夜,他们都在祈祷这个噩梦过去,却只能在看不到头的黑夜中相拥前行。他们太清楚这些怪物有多恐怖了,同样,更清楚瞬杀这些怪物的地府军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可以。”数秒后,李兰芝咬了咬牙开口。周围数位阴灵鬼火都跳了跳,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招安。

    如果势力确实是地府正统,如果给出的好处足够大,如果能让他们迅速发展且再没有生命危险,为什么不归顺?

    要真的是地府,十殿阎罗,六方鬼王,是能抵抗的存在?他们哪怕想抵抗,下方的鬼民也根本不会愿意。

    但如果只是单纯想招安奴役他们,那……让所有阴灵看到,他们也有拼死一搏的底气。起码……能拧成一股绳。

    “感谢理解,您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吕方微微一笑,手中飞出一枚六边形晶体,悄然裂开,刹那间,无数阴气光幕出现寄死城各个洞窟,这场事关寄死城生死的谈判,清晰出现在了上面。

    “各位。”他对着光幕平静开口道:“本官吕方,地府平西军下属校尉。”

    很简单的动作。

    但是换来的,却是所有寄死城阴灵的震撼。不知道多少洞窟内的鬼民,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地看着吕方的基本操作。

    “我的天……”一个洞窟内,一位四十多岁的阴灵看着突然出现,毫无预兆的阴气光幕:“这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所谓的地府大军?可以……可以像阳间一样,用电视的方法通信?”

    另一个洞窟,数位年轻的阴灵呆呆看着悬空阴气光幕,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差距太大了,大到看不见尽头。完全是科技树被碾压。

    “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正的地府……和阳间一样,已经进入现代化社会?和我们这样的原始城市完全不同?”“我们……只不过偏安一隅的土著?”

    将所有人凝聚在一起的原因,莫过于生存与生活,现在,开始了无声坍塌。

    吕方没有管其他人怎么想的,缓缓说道:“一百年前,地府因为某些原因崩溃,十殿阎罗,六方鬼王飞升天界。大小官员以及数百亿鬼民尽数清空,所幸留下了地府传承。第三任阎王秦兢兢业业,晨谨夕砺,终于让地府再次屹立于神州。如今神兽谛听归位,六方鬼王之一的赵子龙归位。数十万大军出征全国,神州统一势在必行。”

    整个寄死城无比安静。

    在这仿佛神仙手段的震撼下,他们已经震惊到麻木。只是本能地,继续听着他们所不知的新世界。

    然而,这份麻木,

    只是自认为。

    吕方这句话刚落下,所有光幕中,齐齐一闪,一座巨大的城市出现其中。

    “呵……”“滋……”“这……这就是地府?!”“地府……已经发展到这种模样了?不是说百年前刚刚崩溃吗?”“我的天……这是梦回汉唐?”

    蓬丘!

    地府目前最能拿得出手的城市,数十米高的城墙,如同怪物一样矗立大地。墙壁上因为各种术法的加持,闪耀着令人心滞的暗淡光芒。连绵无尽,仿佛万里长城。任何人在这片巨大的城墙之下,所生出的只能是膜拜与崇敬。

    还有……还有城墙上,那密密麻麻的阴兵,那一面面飞扬的旗帜。那一座座高耸的城楼。无一不在诉说着地府兵峰之强盛,科技之发达!寄死城根本没有一丝可比之处!

    能住在这样的城市中,是何等的安全?何等的幸运?

    刹那间,所有寄死城鬼民,心中都升起了同一个想法。

    还不等他们惊讶完毕,光幕中整个视角提升起来,越过城墙,顿时,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又或者金碧楼台相倚。芰荷浦溆,杨柳汀洲,映虹桥倒影,兰舟飞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

    如果说刚才是震撼,现在……就连震撼都已经破碎。所有鬼民,包括李兰芝,都张大了嘴,死死盯着光幕。

    这是……穿越长安?梦回金陵?魂穿开封?还是昨日燕京?

    太繁华了……这是只能在生前电视中看到的场景……不,电视中也根本看不到!哪怕最精致的布景,比起眼前的庞然大物来,都只是九牛一毛!

    那一位位鬼民脸上对明日的向往,那生机勃勃的城市,那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亭台楼阁,各色产业……

    没有可比性……李兰芝轻轻咬了咬嘴唇,寄死城和这座城一比,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不,就算比较,都是一种侮辱。

    而这种幸福的生活,对于寄死城的鬼民以及她本人来说,何尝不是最终目标?是梦里奢望?

    “这是……”她终于声音微颤地开口。

    “蓬丘,新地府第一个沿海港口城市。”吕方平静道:“然而,秦大人让蓬丘恢复到现在,不过用了两年。”

    两年……这个词语进入寄死城所有鬼民耳中,他们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如果我们归顺,可不可以搬到蓬丘?或者……两年后,我们的寄死城,是否也能像这座城市一样,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他深深看着李兰芝道:“并且,秦大人已经和阳间政府签订协议。但凡一省肃清,立刻有大批物资烧下各大身份。而陕西省……只有寄死城一处聚集地。其他地方,已经完全归于地府掌控。”

    李兰芝没有开口。

    她心动了……不,不只是她,在座所有阴灵,全都心动了。

    生前活着已经很辛苦,死后谁能想到更辛苦?他们已经做好了从原始社会慢慢发展到现代社会的准备,但这要多久?五百年?一千年?

    现在,一个完整的体系,一座繁华的城市,一个正统的政权对他们敞开了大门,

    只要归顺,从此走上康庄大道,为什么不心动?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市列珠玑,户盈罗绮……这种生活,只要想一想,只要不是猪,都能分辨出和现在朝不保夕的日子孰强孰弱。

    但是……今天的震撼,是如同海啸一样的一波接一波,他们以为的“BEST”,不过是“More”……

    就在此刻,画面忽然一变,另一座城市出现画面中。

    和蓬丘不同,这一座城市混合了一些现代化仿古建筑,但是,最中央的鬼门关上,生死簿沉沉浮浮,散发出泽被大地的光华。下方明镜高悬如同白日太阳,光耀大地。那不是繁华迷梦,而是无上威仪!地府神器的出现,让所有阴灵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齐齐感觉灵魂一颤。

    “这是什么感觉……”“不知道……刚才一瞬间,仿佛被神灵看了一眼……”“太可怕了,这到底什么东西?”

    无数山洞的窃窃私语,竟然让巨大的瀑布都压不下去。李兰芝深呼吸了好几口,轻轻咬着嘴唇说道:“生死簿?”

    “是的,生死簿,以及上一任十殿阎罗之一,包天子的法宝——明镜高悬。”吕方微笑着开口:“这,是地府目前掌握的第二座城市,承薪市。”

    心中那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如同火焰一样燃烧着,沸腾着。

    地府之威,让这些化外之民根本没有抵挡的念头。而自己,就是真正的地府阴差。那种从科技的高纬度碾压低纬度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告诉你们地府只有两座城市又如何?

    扫平寄死“城”,不过是几天时间而已。

    “各位。”他微微颔首,沉声开口道:“神州本为一家,没有道理阳间统一,阴司分裂。地府既然出兵,就要一统神州。而如同你们这样通过阴阳裂隙下来,自动形成聚集地的,本官估计全国不会超过二十个。甚至更少。”

    “你们一旦归顺……将会受到地府的重视。毕竟……地府要发展,没有什么能比聚集地更好的基础。而且,曾经你们在阳间听过的,那些历史上的建筑大师,比如李春,鲁班等等,都会帮助各位重新规划,建设城市。并且,大部分物资,都会得到援助。”

    “当然……”他顿了顿,声音发寒:“虽然秦阎王并不想同室操戈,但如果有任何势力敢于阻挡在地府大军之前。等待它的必定是毁灭。”

    “不仅本城灰飞烟灭,而且……生死簿的存在,甚至会祸及子孙。虽然地府现在还没有建成六道轮回以及十八地狱。不过……想必各位是不想看到那种画面的。”

    “最后,附送一条信息。”

    他站了起来,微微鞠躬:“阴灵的等级,分为鬼差,拘魂,无常,判官,府君,阎罗。而整个寄死城,秦大人已经看过了,没有一位正式进入鬼差的存在。而这次各位面对的平西军,则有一位阎罗以上的存在,以及一位府君。”

    “选择吧。”他的眼眶中鬼火狂跳,深深看着众人,仿佛在对他们说,又仿佛是在对寄死城所有鬼民:“是重归地府,还是负隅顽抗。寄死城的存亡,就在各位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