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49章:横扫天下!

    沉默。

    李兰芝看了看左右的人,这些都是选出来的执政者。同时,各个洞窟之中,还有不知道多少阴灵在关注着这一幕。

    诚然,谁没有点野心?地府没有隐瞒,他们听得出来,现在是群雄割据的场面,这只军队说自己是正宗,但是谁知道呢?老地府都没了,谁能夺得最后的王座,谁才是正宗,管你手里有没有什么生死簿,谛听。

    但是,野心是要考虑实际的,面对着这种军队,寄死城根本没有抵抗的力量。

    他们的突然沉默,让在座阴差目光都深邃了起来。吕方眯着眼睛看向众鬼,幽幽道:“怎么?各位还以为可以抵抗王师?你们还真想割据?”

    他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摸向了腰间长剑。归天蛊铠甲的剑鞘折射出幽幽黑光,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阴灵,鬼火都在狂跳。

    “抵抗什么!赶紧回归啊!”一个洞窟中,一位阴灵差点站了起来:“我可不想过这种苦日子了!阳间早就统一了,地府还要打仗?闲的吗?”

    “是啊…打?打得过?”身边一位中年阴灵摇头道:“装备根本不是一个等级。而且没听说吗,别人还有什么阎罗,府君。再说…”

    他站了起来,看向洞窟之外,不远处的大地上,军纪无比森严的黑色洪流,还有那一面面熟悉的鲜红旗帜。

    “生前都是一个祖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不只是这一个洞窟,不知道多少洞窟的阴灵,忐忑而期待地看着这一幕。

    为什么不说话?

    你们不会是真想抵抗吧?

    “看看别人的城市,这才是城市!领导班子还在想什么呢?现在的日子过得好?”“是啊,天天提心吊胆,不是这里有怪物,就是兽潮爆发。我真的过够了!”“科技水平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有挣扎的必要?”“才死了没几十年,怎么就想着叛国?”

    无数的目光汇聚到光幕上,仿佛感应到了这种形同实质的期待,李兰芝深吸了一口气:“那…我们以后,怎么安置?”

    “停留在各省份。各种物资很快运输过来,会有专门的建设团队和阴差进入寄死城。他们会接管寄死城的管

    理。”

    哪怕鬼民不动,领导层是一定要归地府的。

    一位寄死城的领导沉默片刻:“我是说…我们呢?”

    吕方不徐不疾地回答:“会前往蓬丘学习深造。不只是你们,沿途但凡有势力归顺。他们的领导层都会前往蓬丘学习。学习合格之后,会被派往其他地方继续担任领导。放心,地府绝不过河拆桥。”

    回来是肯定不可能的,秦夜又不傻。

    李兰芝顿了顿,舔了舔嘴唇,轻声道:“那…那些没归顺的势力呢?”

    如果…反抗…会怎么样?

    这份试探,让她心都悬了起来。哪怕小心翼翼,也是其心可诛。

    “没有必要的试探。”一位瘦削阴差嗤笑道:“说实在的,寄死城的实力,在平西军面前就是个笑话。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各位,地府领导层的意思。”

    他深深看着所有人:“但凡反抗,杀无赦。所有参与叛乱者,定斩不饶,魂魄点天灯百年不散。等六道轮回建好之后,入畜生道十世。子女一旦进入地府,三代之内,没有从政从商从业的可能。”

    只能从军!

    呵…在座所有领导倒抽一口凉气,目光交换中,再次沉默。

    阴差们死死看着寄死城的领导,寄死城的鬼民忐忑地,期待地看着这一幕。连呼吸都静止。

    足足五分钟,李兰芝才咬了咬牙:“我答应。”

    “寄死城…从即刻起,归于地府麾下!我立刻通知他们解除武装!”

    吕方无声舒了口气:“明智的选择。”

    地府志:地府历四年,陕西省湖口乡寄死城归附地府。原共治委员会委员长李兰芝,及委员赵松岚,明涛,高向前,刘帆,即刻前往蓬丘学习。寄死城共计两百四十五万鬼民悉数归顺,无叛乱。

    于寄死城内留下一道防御阵法之后,大军再次开拨,不久后,四面八方的战报,雪花一样飞了过来。

    10月2日,阿尔萨斯灭绝影城于蒙古省。

    10月16日,阿尔萨斯收编古隆村。

    12月28日,织田信长攻占黄鹤楼,斩杀不臣阴灵三千。

    次年4月,荆州省,蒙古省,陕西省三大省份宣告全面解放。所有王兽清理殆尽,所有孕育王兽的地区被完

    全封印,省内主要国道全部打通。次年3月,苏妲复命,东三省万灵囚巢正式破除。率领饿鬼军兵发豫州省,赣洲省。

    这两个省份,地府大军只走了主干道,剩下的由饿鬼道主清理后续。王兽,国道,负责全面打通。

    次年6月,饿鬼军招降豫州省惊鸿城,次年8月,饿鬼道将军金锐攻破赣州省白鹿坝。

    次年7月,阿尔萨斯正式进入陇西,遭遇强烈抵抗,四位判官厉鬼联合七十余万阴灵,于敦煌位置进行对垒。同月,秦夜,赵云大军进入陇西,联合阿尔萨斯,于阳间靖远法泉寺位置进行决战。这场战争持续整整四个月。史称法泉寺战役。

    是役,斩杀不臣阴灵一万五千。凝聚为一盏百米天灯。灵魂日夜燃烧。战争结束后一月,陇西省所有剩余阴灵聚集地来投。

    统一战争开启的第二年第五个月,秦夜赵云大军于西川东北部安营扎寨。年底十二月,阿尔萨斯大军抵达西川西北。第三年一月,织田信长大军抵达西川东南。正式形成三面合围。

    战火燃烧神州大陆已经整整三年冒头。进度比秦夜预想的要慢一些。毕竟要打通每个省份的通道,歼灭王兽

    ,并不是谁都和他一样可以飞行的。

    他不急,一边打一边练兵。他的八万大军如今还剩下五万八千左右。虽然损失了一些,然而…剩下的全是精锐!

    如今…神州大地上,已经只剩下云贵川一带。其他地方…甚至最开始投靠的城市,比如寄死城,第一轮大开发都已经结束。正准备扩城。整个地府,已经开始缓慢而坚决的流通。

    ………………………

    西川,西北部。

    这里不知何时已经形成了一片营地,周围都是营帐,中央一座二十多米高的行宫无比醒目。整个营区秩序森然,无数穿着黑色甲胄的士兵井然有序地行走其间,一面面红旗迎风飘扬。

    “大人,这是阳间的通信。”在中央行宫最高的楼层中,秦夜躺在龙榻上,仔细看着来往信件,桌子上已经堆了一大堆。

    缓缓展开信封,里面是一块六边形晶体。这是赵云制作出来的,可以让阴阳之间储存极端的通信。也只有阎罗之上能做到突破铁则。

    阴气输入,六边形晶体上亮起无数符箓,最后悄然

    炸开,一片阴气光幕出现半空,里面显现的是一位雷钧的身影。

    “秦府君。又见面了。这三年来,我们见面了很多次。虽然并没有实时通信,但是,我仍然要表达自己的谢意。”

    雷钧穿着一身中山装,哪怕他明知道不是实时通信,也非常正式。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地府做出的一切。”

    直起身子,他的目光直视着光幕,仿佛能穿透光幕看到对面的人:“三年了…加上之前筹备的一年,四年多。现在整个华国已经复苏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几个省份。感谢你们建立的城隍,土地制度,各省市的灵异状况几乎消失殆尽。95%以上的城市,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他笑了笑:“这几年,特别调查处大裁员。太多的调查员都进入了基层单位。在你完成地府统一的时候,也是特别调查处重新归隐的时候。这个世界…属于普通人,我们不应该打扰他们的生活。”

    “发往各省的物资援助已经到位,另外…期待您早日统一,我们也可以在阳间正式宣告:灵灾结束。我,以及所有领导,都无比期待着这一天。”

    秦夜掐灭了通信。

    三年来,地府在飞快发展着,蓬丘,承薪,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千青,长江学者,院士,他们各司其职,可惜,自己还没有去看过…

    地府一定发生了很多变化…他站了起来,身上的金纹黑绸长袍上,勾勒着龙形暗纹——这不是朱明宝库的,而是…承薪一个月前送来的。

    纺织业已经发展开了吗?也是…经验是足够的,差的只是机器,原材料,整整三年,也该有点样子了…

    他坐到了镜子旁,镜中的人仍然是哪个少年——吃过太岁永远不老不死,但是气质沉稳了很多。看过太多的战争,太过太多的阴灵消散,如果说以前的他是有一种上位者的心态,而此刻的他,无论是心态还是神色,或者一抬眉之间的眼神,都足以让人敬畏。

    人都会成长,尤其在这种大时代之下。

    他的头发已经披肩了,梳着古式的发髻,头上戴着精雕细琢的烛龙探爪发冠,一只类似白玉簪的东西正好束住头发——这也是承薪出品,两年前,承薪发现珍稀矿脉血灵玉。第一支打造好的发簪,就送到了他这里。

    金冠也是。

    意外的,他觉得地府还是古风更好。这大约是鲁班等学者主持打造的,他丝毫不感觉排斥,反而感觉无比融

    洽。

    刚坐下,立刻有阴灵无声走过来,帮他整理衣服。他挥了挥手,淡淡道:“通知赵将军,阿落刹娑,织田父子,还有苏妲,秦侩,准备召开誓师大会。”

    “三年了…也该是时候,让这片土地重新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