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50章:三省局势

    “是。”几位侍者立刻跟上秦夜,很快,随着他来到了会议厅中。

    会议厅不大,古色古香,这里是战场,不需要舒适。秦夜到的时候,阿尔萨斯,织田信长父子,赵云,以及其他十位战争中提拔上来的将领,已经坐在这里了。

    提拔上来的大多都是现代阴灵,但他们同样穿着古式盔甲,蓄着长发,随着秦夜推开大门,所有将领立刻想站起来,秦夜随意地压了压手:“不用客套,大家坐。”

    秦夜龙章凤姿地坐在了主位上,阿尔萨斯深深看了他几眼。不得不说,阎罗王已经初具气势。每一次看到,她心中都不由得无比感慨。

    谁能想到,当时和她互喷毒液的毒蛇,能走到这一步?

    所谓气场,玄之又玄。如果非要解释,那就是一个人强烈的自信影响到了其他人。自信的来源很多,但根本的就是实力。毫无疑问,现在的秦夜手握除了云贵川三省的所有土地,无论实力还是自信,都达到了一个巅峰。

    “三军合围西川已经半个月了。”秦夜没有客套,实干是他的风格。他盘着手中的珠串,不徐不疾地开口:“所有部署都基本完毕,剩下的,就是最后一战。亓(qi)浩。”

    “是。”一位青年阴灵站了起来,亓浩,战时临时书记官,工作很不错,有条不紊,轻重缓急拿捏得非常清楚。秦夜已经有想法,等战争结束,就让他坐镇一个市去锻炼锻炼。

    大战之后,自然是大治。需要用人……不,用鬼的地方太多了。

    亓浩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目前所探查到的,云贵川三省阴气总量高达四千万。预测有阴兵百万以上,判官不下五位。”

    “上周,秦侩大人再次招降畜生道主,再一次被对方拒绝。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云贵川三省所有阴灵已经汇聚剑门关。准备和我军决一死战……”他直起身子,顿了顿,手一挥之下,一片光幕展现空中,那是一幅西川地图。

    就在地图西北角,有一个极大的红点。旁边三个字清清楚楚:剑门关!

    秦夜手中手串一停,抬眉道:“意思是说,他们的主力部队并没有全部放在剑门关和我们决一死战?”

    这种行为很蠢。

    董卓兵力不少,但是……素质极低,且没有军阵,要防备地府现在还剩下的二十多万大军冲击,不毕其功于一役根本没有希望。分散防守等于找死。但是,对方偏偏这么做了。

    “还有一件事。”亓浩恭敬道:“赵大人数天前用天眼之术看过。可以确定的是,有一件高级神器遗落西川,因为就连赵将军的天眼之术都看不通透,整个云贵川三省都笼罩在无尽阴气之下。但是……”

    “只有一件。”

    秦夜愕然地抬了抬眉,赵云颔首道:“我确定只有一件,我只能感受到一件创造级神器的威能,而且还不完整。这股气息非常熟悉,是阎罗印碎片。但是……我没有感觉到彼世安温的魔法炉。”

    “这种级别的神器,全世界都不多。传承千年的地府才有一件。如果它在,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秦夜靠在椅子上,皱眉看向阴气地图,忽然说道:“一千万阴气的大军放在剑门关,自己固

    守蓉城。如果我们三军联合攻打剑门关,一口气就能吃掉这只军队。董卓是疯了不成?”

    不等众人说话,他站了起来,轻轻点着地图:“你们有没有感觉……他并不是想守剑门关,而是想固守蓉城?”

    “有。”赵云沉吟道:“剑门关距离蓉城距离不近。我不相信蓉城地府比蓬丘发展更好,这么远的距离,哪怕我们的军队都要走个好几天,一旦剑门关告急,董卓支援得及?”

    “末将之见,剑门关……他恐怕只是象征性地防守一下。一旦发现我们有三军合围,或者全力进攻的念头,他们立刻就会撤退。然后……退到蓉城和我们决一死战。但……这更加奇怪。”

    赵云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董卓不蠢,他应该知道,他现在只有毕其功于一役,才有可能真正割据。我相信他更知道,他绝非地府大军的对手。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在剑门关天堑和我们决一死战。但他现在的用兵之法,偏偏象征着自己要放弃天险退守平原。但凡稍微会用兵一点点的将领都不会这么做。”

    秦夜接着说道:“除非……蓉城平原有他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什么理由?”两人仿佛抽丝剥茧,一问一答的说道。

    “彼世安温的魔法炉。”秦夜笑了笑,坐了下来,接过旁边警务递来的细瓷茶杯抿了一口:“虽然你没感觉到,但我还是认为……彼世安温的魔法炉就在这三省之中。和阎罗印同级的存在……阎罗印残破,它却没有残破。一件完整的创造神器……啧啧啧……我想,这才是他敢破釜沉舟的底气。”

    没有证据,但现在的情况,只有这么猜测,才是符合局面的。

    “那他为什么不带着彼世安温的魔法炉在剑门关和我们决一死战?”

    “谁知道呢。”秦夜幽幽道:“或许……是捧不起来?”

    “别忘了,神话中,是最纯洁的那个谁捧起的,是凡人捧起的……当然,这只是本官瞎猜的而已。具体怎么样……圣杯肯定有不能动的理由,打下它来就知道了。”他微笑着看着赵云:“赵大人,这一战……如果对方动用创造级的神器,你有没有把握。”

    “交给末将。”赵云站了起来,拱手鞠躬道:“一个厉鬼,再怎么动用神器,也绝不可能发挥原本的作用。而且还是判官级别,能发挥出十分之一就算不错。十分之一的威力,末将有自信挡下来。”

    秦夜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目光如电环视全场:“很好。通知苏妲的饿鬼军,秦侩的修罗军,四天后,西川汇合。”

    “各位……”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路走来,每一支军队,都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但……这是最后了。统一战争最后的曲目!谁也不能掉以轻心!”

    “一周之后,三军进攻西川!争取一个季度之内,统一全国!”

    “是!”

    地府志:地府历七年,二十四万大军,三军合围西川,展开了统一全国最后的战役,史称蓉城之战。

    ……………………………………………………

    狂风呜咽着从地面扫过。仿佛风都感觉到了阴灵的热血,战争的炎凉。吹动无数漆黑的旗帜刷刷作响。带着肃杀的气息灌入每位阴灵的

    胸膛。

    这里是西川,华国地府版图上最后残缺的部分。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巨大的城墙。恢弘,巍峨。虽然比起蓬丘来差了太多,却也有二十多米。城墙上,寒光熠熠,赫然是无数弓弩。

    城墙上矗立的城楼,带着强烈的汉末风格。所有将士的盔甲,也带着汉代风格。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在华国地府西部边缘,还有一座这样的城市。

    咔擦、咔擦,极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城楼,又是换班时间。一排批着黑甲的军士走了上来,换下去了之前站岗的士兵。一位中年模样的老者深深看了外面一眼,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五叔,怎么了?”身边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阴灵疑惑问道:“您又叹什么气?”

    五叔苦笑了一声:“要打仗了,打仗就要死人……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毕竟,阳间咱们也是运气不好,我带你坐的车,结果翻车了……”

    少年耸了耸肩:“怕什么,不是说来的是逆贼吗?咱们又不是没看过老大攻打其他聚集地,生产力和科技跟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

    少年喋喋不休地说着,五叔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抚摸着城墙。无声苦笑。

    小家伙……你还太年轻了……

    这位董大人你以为是什么好鸟?史书上遗臭万年,非要说现在手持玉玺,是地府正统。一不见十殿阎罗,二不见地藏谛听,三无生死簿……阎罗印?那是什么东西?根本没听说过。

    来到西川之后,作威作福,待鬼民如猪狗。然而谁也没想到……数十年前,一座巨大的城市忽然降临。这才让他实力飞涨起来。

    蜀汉皇宫。

    这就是这座城市的名字,不大,就几平方公里,听蓉城本地阴灵说,这是三国时期刘备的蜀汉皇宫。他所知道的,是蜀汉皇宫毁于文化、大革命之中。只能说……世事无常,运气这种东西,缥缈无踪。

    甲胄,弓弩,布匹……几乎全都是齐全的。还有两千多骸骨战马。就是靠他,董大人打下了附近其他两个省份。然而……平时都是他主动出击,但这一次……竟然叫回了所有将领!

    来者不善……

    这是生活的智慧。他忧心忡忡地看着漆黑的天幕,这次的对手……恐怕绝非易与。已经连续好几天,他右眼鬼火拼命狂跳。现在,就连站在这里,都感觉阴风在哀嚎。

    “滋滋滋——!!!”就在此刻,城外,地平线上,一片阴云陡然炸起!带着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数只阴灵在阴风怒卷之中,直冲皇宫而来。

    “来了……他们来了!!”“开门!快开门!董大人!我们愿意投靠您!”

    惊恐无比的哭喊,让五叔鬼火再次狂跳。

    谁来了?

    每一个,实力都比兵卒强太多,董大人讲话时候说过,这叫做阴差,还有等级。而最近……从各地涌来的拘魂,无常越来越多!而且每一个身上,都带着刺鼻的血腥气。仿佛逃难一样来到这里。而董大人照单全收!

    是谁……在追逐他们?

    是谁……让这些野狼宁愿丢掉领地,也要跑到这里来?

    是……狮子?

    还是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