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51章:兵临城下

    如果是狮子,还可搏一搏,如果是巨龙……五叔真的不敢想象,这个被董大人定名为“西都城”的城市,会成为怎样的刀山血海。

    四五道阴灵,最弱的只是鬼差,最高的,却有无常级别。却盘旋在西都城门口,根本不敢进入。董卓的阴气铺天盖地,府君之下无厉鬼敢拂其锋芒。他,就是西部真正的主人。

    就在此刻,大门发出卡卡卡的声音,轻轻打开。厉鬼发出一声尖啸,疯狂冲了进去。城楼上,距离最近的五叔巡逻队,几乎齐齐皱了皱眉。

    好腥臭……好浓烈的血腥味……

    这些厉鬼……在阳间不知道杀过多少人,西都城莫非垃圾场不成?什么东西都往里进?

    “说起来,这个月已经进入上百厉鬼了啊……”少年阴灵忽然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月四面八方的厉鬼,但凡手上有人命的,全都在往咱们西都城逃。就像有人在追一样……”

    “谁知道呢?”五叔叹了口气,站直身躯:“做好咱们分内的事情就好,这些事我们管……”

    话音未落,他的鬼火忽然跳了跳。

    不只是他,所有阴灵,全部看向了地平线尽头。所有阴灵都情不自禁握紧了手中长枪,身体都弓了起来。

    那是人类面对未知的恐怖,最本能的防御姿态。

    “五五五五叔……”少年的声音都在发飘,握着长枪的手微微抖动:“这、这、这是……”

    无人回答。

    只有大地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有……地平线上升腾起的一条黑线。

    那是数万骑兵冲锋的声音……

    那条黑线很细,然而,所有阴灵都清楚,这是起码十万以上的阴兵汇聚,形成的阴气之线。就如同死神的面纱,很快……就会露出它的真容。

    “怎么回事!”就在此刻,城楼大门忽然推开,一位方脸男子阴灵走了出来,怒斥道:“你们在做什么?训练了多少年?一点素质……”

    还没说完,他也呆住了。瞠目结舌看着地平线的方向。

    洪流,海啸!

    漆黑色的大军潮水一样淹没过来!最前方的,是上万骑兵,骸骨战马的鬼火在天幕下闪耀着幽幽蓝光。整齐有序,踏得地面隆隆作响。

    在他们之后,是无数步兵。在他们之前,是疯狂逃窜的阴灵,然而,很快就有一根根弓箭射出,将他们击杀半空。

    “饶命……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吃血食了!”“放过我吧……求求您!”

    惨叫声络绎不绝,让城墙上的阴灵浑身都抖了抖。然而相对的,是大军毫无反应,钢铁机器一样继续往前,再往前,一往无前!

    咔擦咔擦,每一声,都仿佛踩在西都城所有阴灵的心尖上。越来越多,越来越恢弘!最后,甚至出现了几十米高的攻城武器,机关兽。数不尽的阴气缭绕上空,甚至形成恐怖的阴气圈。

    五叔狠狠吞了口唾沫,神经都在尖叫,很强……而且绝对是经历过真正战场的军队……和他们完全不同!

    是,他们也上过战场,也围剿过几个聚集地,但是……董卓手握阎罗印,还得到了蜀汉皇宫,兵峰之利,横扫西南无一合之将。他们就是

    去打打酱油而已。气质,气势,杀意,军纪,没有一处能和眼前的队伍相比!

    刷——他猛然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侄子,嘴唇都在发干,声音都在飘,低声道:“等会儿……千万别冲上去……”

    “这只军队,是杀人的军队……谁去,谁死!”

    “滋——!”“这是什么?!我没看错?!”“五星红旗?不是吧?!”

    本来严阵以待的军队,忽然炸锅了。就连将领都目瞪口呆。谁不知道,这是这一代的国旗?这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个王朝!远非自己身后的董字大旗可比!

    举起的枪放下了,绷紧的弓弦放松了,方脸将领愣了数秒,猛然连滚带爬地冲回城楼。三秒后,震天战鼓响了起来。

    咔擦咔擦!面对城楼上越来越多的阴兵,面对一根根寒光熠熠的箭,城下的阴兵大军根本不停,直到千米之外才停靠下来。一道人影飘出,身上阴气如同无边地狱,背负双手,冷笑着看了城市一眼。淡淡道:“西都城,对应东都洛阳?真是个好名字……”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如同雷霆滚过长空:“畜生道主董卓,前朝地府叛乱旧臣,割据西南,不臣已久。今地府平西军奉旨征讨,只诛首恶。及所有沾染过血食之厉鬼。其余阴灵,投降不杀。”

    死寂。

    信息量太大,畜生道主,地府平西军,地府!这些词语如同彗星一样撞击着所有阴灵的脑海,让他们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任何言语,只能飞快消化。

    “可笑!!”话音未落,城中心陡然爆发一股府君级别的阴气,而且……这股阴气甚至比苏妲,比秦侩更强,距离阎罗赫然只差一步!

    刷拉拉——无数阴气汇聚,半空中,疯狂的阴气形成一个巨大的云洞。很快,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虚空。

    高起码有三米以上,穿着汉代的太师服,一声漆黑,绣着黑色暗纹,做工极其精致,带着高顶的帻帽,两条明黄履带垂至肩膀,满脸络腮胡,体型雄壮。全身每一个毛孔中,都喷薄着剧烈的阴气,让他整个灵体看起来都朦胧不定,如同雾中厉鬼。

    他和苏妲,秦侩都不一样,他的眉心中央,有一个卍字符号,全身喷薄出去的阴气,在离体一米以外,又化为无数哭嚎的阴灵,包裹着他嘶吼不定。数秒后才徐徐消散。宽大的袖袍中,一只苍白的,长着黑色指甲的手,轻轻盘着一串手串。而那串手串……则是一块块碎裂不规则的晶石。

    手串非常普通,但只有判官以上的厉鬼才能发现。董卓身上每一次阴气喷薄,若潮起潮落,都是随着手串每一次转动。而一次呼吸,它的气息就会强上一丝,哪怕非常微渺。不过……只要给他时间,成就阎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就在手串出现的瞬间,那些转动的晶石忽然停住,随后……竟然笔直扬起,正对地府大军之中!

    阎罗印!

    大军中心,秦夜胸口咚咚狂跳,就在那里,自己的阎罗印碎片同样笔直竖起,正对对面。叫嚣着,期待着,挣扎着,拼命想要结合成完整的形态。

    “呵……”他轻轻抚摸着胸口,六年了……当初,自己从青溪县离开,因为阴刺军已经赶到,不得已自己只能远走宝安,而再一次回来的时候……直接面对了阴刺军身后那只手。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么……他微微笑了笑,现在再面对这只幕后黑手,他甚至生不起正视的心态。

    “大人,不用我出手?”赵云淡淡道,仿佛在说碾死一只臭虫这么简单。他的阴气隐藏得极好,董卓根本不可能发现。

    “不必。”秦夜觉得自己冷血了,不徐不疾地开口道:“始终要练习攻城战的,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不用?你防着董卓就好,其他的事情……”

    他看了看周围精气神已经攀升到顶峰的大军,自信一笑:“交给他们就好。”

    统一战争的最后一战……谁不想亲手画上这个休止符?哪怕这些普通阴兵也一样!

    就在同时,董卓的身形已经凝聚到半空,声传百里:“老地府崩溃,本官是酆都的人,却不是你新地府的人!”

    “你凭什么说自己代表地府?你……”他忽然顿住了,愕然嗅了嗅,接着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原来是你!”

    “当初青溪县的一只小臭虫,侥幸拿到了本官放出去的几块阎罗印,竟然现在摇身一变,敢来讨伐本官?!”

    “谁给你的胆子!!”

    怒喝如电,传遍皇宫,所有阴灵瑟瑟发抖。董太师一拂长袖:“区区几块阎罗印,就敢谈自己是地府之主?本官手握剩下所有阎罗印,谁是正统,一目了然!”

    这不是废话。

    这是在争夺军心。

    董卓很清楚,任何时候,面对正规的政府军,反叛第一要稳的就是军心。刚才阿尔萨斯区区几句话,现场已经不知道多少阴兵窃窃私语,还有那该死的五星红旗……他首先要稳住军心!

    他不得不亲自出面。

    “呵……”话音刚落,一道更加恐怖的阴气充斥天穹,将董卓的气息完全压了下去。阴气形成实质的冲击波轰然炸开,万道阴风凝聚,就在大军上空,秦夜的身形从阴云中一步踏出:“真是好大的口气。小臭虫?咱们可敢一战定生死?”

    “没有旁人,就你,和我。谁也不准插手。本官输了,全国拱手奉上。阎罗印也是!”

    “你敢,还是不敢!”

    面对同阶厉鬼,秦狗蛋就是这么刚!

    再次死寂。

    无数的目光落到董卓身上,有期待的,有狐疑的,有等待他证明的,然而,万众瞩目中,董卓鬼火狂跳,却一句话不说。

    说什么?

    这小子……怎么府君了?

    这才几年?!

    说自己一个没有册封的厉鬼去找同阶阴差的事?

    这不是找死?

    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开口,别人反手一巴掌就扇了回来。他心中狂怒几欲吐血,然而……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不敢么?”秦夜嗤笑一声,长袖一挥:“苏妲,秦侩,同样割据一方,他们……可比你有眼色多了。”

    “杀。”

    这一个字落下,刹那间,风云色变,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所有地府阴兵,脚下瞬间绽放水墨色的华国字!

    “这是……”董卓鬼火狂跳中,声音终于抖了抖:“十大顶级军阵之一……武穆?”

    回答他的,是山崩海啸的全军冲锋,黑云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