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要做阎罗

第752章:西都城之战(一)

    轰隆隆!!铁蹄震天,从两边分开。后方步兵如潮水一样冲了上来,城墙上,所有董卓军的阴灵愕然发现……不仅仅是大军动了,后面那些根本看不懂的机器也动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五叔惊恐地看着那些庞大的战争机器,在它们身上,他闻到了一股极其不祥的味道。

    “崽儿……”他喉结狠狠动了动,看向身边的侄子:“等会儿……能躲就躲……怎么也要等到你爸妈下来……”

    他并不是一个人。

    现场,有这种直觉的阴兵很多,那是人类对于未知和死亡的本能恐怖。现场一片死寂,就连董卓下属的军官都没有开口。他们眼睁睁看着那几具庞大的机关巨兽开到了城门百米之外,眼睁睁看着它们架起,却没有丝毫办法,因为——西都城没有反工程武器。

    董卓此人,见小利而忘大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蜀汉皇宫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一刻,他就没有想过有谁能打进来。地府?笑话,地府自顾不暇,老地府全部升天,归天蛊出现,鸡毛都剩不下一根,地府就不重新开始?

    等他们发展起建筑业,军工业,各行各业,我早就把他们甩到天外去了……他从未想过,地府的反扑来的如此之快,而且一来就是斩草除根!

    ………………………………

    西都城皇宫,董卓和五位判官厉鬼,二十多位无常厉鬼,全都死死盯着这一幕。和城墙上不同的是,这里喧哗不堪。

    “董先生,您不是说不怕吗?不是说地府没什么吗?”“这是什么东西?机关兽?您不是说地府根本不可能发展到这一步吗?这是怎么回事?”“大人,西都城还守得住吗?您给个准话!”

    董卓坐在中央五米高大的椅子上,整张椅子都是白骨铸就,一声声嘈杂的喧哗响起周围,无人可见,他抓住扶手的手都爆出了青筋。

    卡卡卡……他牙齿都咬得咔咔作响,阴气光幕之中,一口十几米长的“地藏像”缓缓打开,另一侧,一只如同狗一样机关兽,从中央裂为两半。或许别人不清楚,但是他太清楚了……这是著名的“天狗食月”,华国地府臭名昭著的五大战争神器之一!

    “大人……”“先生……”“领导……”一片不安的哀嚎在周围响起,他猛然一挥长袖,袖中舞起万道阴风,若在空中拉扯出十几米的墨痕。阴风之中,无数惨白的死人手,将几位惊呼不断的无常直接撕为粉碎。

    瞬间安静。

    所有无常,判官,全都暴退到数米之外,灵体还在发抖。董卓磨着牙从他们身上扫过:“你们……在质问本官?”

    “不……不敢……”“只是害怕……担心……”“我们手里都有人命,都吃过血食,我们怕啊董大人!”“我们现在和您可是一条船上的,怎么敢对您不敬?”

    董卓的灵体比他们大得多,他站了起来,脚下无数阴魂哀嚎着扩散。他的目光一个个从厉鬼身上看过,数秒后沙哑道:“那就闭嘴。”

    “本官还有一手杀手锏,只有阎罗级别能扛得住。他们就没有一位阎罗前来,安心在西都城呆着!谁敢背叛投敌,本官第一个拿他祭旗!现在,给本官下去!”

    没人敢反驳。

    大殿中很快空无一鬼,许久,董卓才佷声道:“该死……新地府一无所有,竟然能拿出天狗食月!他们不是应该拿着木枪木盾过来吗!这些盔甲武器是怎么回事!?而且还能打造出工程器械……莫非老地府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宝库不成?!”

    ………………………………

    城墙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地藏像和巨犬像已经完全打开,这片空间带着一种肃杀的死寂。下一秒,噌噌噌!天穹中若万鸟飞空,无穷无尽的黑影从地藏像中喷薄而出,宛若天幕倒悬,暴雨倾盆。

    那是箭。

    不……不是普通的箭,而是每一根都有手臂粗细,锋锐无比的长矛。在天空中带着死亡的尖叫,瞬间覆盖了千米范围!

    蜀汉皇宫不大,这一击,竟然是将小半个皇宫包括在内!那地藏像仿佛连接着兵器库一般,数千根矛倾巢而出,根本不是十米的身体能装得下。

    刷拉拉……恐怖的阴影笼罩头顶,五叔连卧倒都来不及喊,拉着身边的侄子拼命躲在墙壁后。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就在长矛升空的刹那,巨犬像猛然张开嘴,一片业火海潮也似的喷出,顿时,长矛变成了地狱火之矛,整个天穹一片赤红,照亮了这片永远黑色的天空。那些漆黑的长矛如同炼狱毒蛇,疯狂地落了下来。

    嚓嚓嚓!土石崩裂的声音顷刻间响起,城内鬼民惊呼一片。紧接着,肉眼可见,一片火浪在城内翻涌开来,地狱业炎,触之即燃,永恒不灭。这是用周瑜剩下的业火点燃的,能焚尽赤壁的业火,将小半城市都化为一片炼狱。

    足足过了三分钟,城头上的阴兵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入目之处,业火铺天盖地,城墙都化为了烽火台。无数阴灵在刚才一击中魂飞魄散,惨叫都没有发出。

    或许有,但……他们没有听到。

    太过巨大的恐惧,已经吞噬了听觉。

    只有身旁树林一样的长矛,提醒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

    “太可怕了……”一位阴兵浑身发抖,转头就往下放跑去。四面八方,齐齐响起无数惊呼。

    “这就是地府正规军?”“太恐怖了……这、这根本不是我们能抵挡的!”“逃!逃到皇宫去!董大人可能有办法保护我们!”“呜呜呜……我不想死……”

    就在此刻,一匹骸骨战马从军阵中冲出,赵云一马当先,在城墙下方高喝道:“降不降!”

    “降不降!”惊天动地的大喝,数十万人的大喝,震得云溃鸟飞。然而根本没有人回答,城墙上的阴兵经过刚才的无差别打击,被说开口,腿都是软的。

    赵云缓缓抬起手:“三。”

    “二。“

    “一!”

    身后的地藏像再次打开,那卡卡卡的声音简直如同催命的音符,让剩下的阴兵灵魂都吊了起来。就在他手要回下的时候,终于一颗头颅从城多处抬起来,呜咽着开口:“投降!!我们投降!!”

    “开城门!”阿尔萨斯冷冷道:“十分钟内不开,你们就没有投降的机会!”

    赵云意外地看了她一样。

    回应他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恨不得将战场变成婚床那种……

    赵云木然回过了头。

    秦夜一脸麻木。

    自从赵大大回来之后,阿尔萨斯见缝插针的技能已然点满,每天不是在发情就是在发情的路上……

    “我、我们尽量……”城垛上的头颅缩了回去,五叔一把抓住侄子,疯了一样往下跑。

    “叔、叔!”侄子鬼火乱跳,颤声道:“我们、我们真的去开?”

    “跑!!”五叔眼睛都红了:“这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战争!跑!立刻跑!!找个地方躲起……”

    他停住了。

    他们已经跑到了城墙拐角处,能清晰看到下面的景色,下方同样是一片火海,扩散极慢,但永不熄灭。而就在城门两旁,虽然同样是火海,但……已经有好几十位阴灵,发疯一般抬着锁门柱。

    不想死……

    没人想死。

    五叔是清醒的,然而他们已经懵了,听到开门,下意识地就去做。因为没人能保证,下一轮攻击下来,还有人顶得住。

    “是啊……躲无可躲……”五叔愕然看向小半陷入火海的城市,再看向了最中央的王宫。他有种预感,这座城……这座曾经扫平三省的城市,很可能……几个小时都顶不住……

    大炮打蚊子……差的是一个时代,此时此刻,他内心竟然升起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终于……快要结束了吗?

    卡啦啦啦……大门缓缓打开,就在完全打开的刹那,漆黑的洪流疯狂冲入,一面面红旗迎风飘扬,骑兵率先挺进。

    那狂暴的阴风从周围灌入,吹得旁边阴灵眼睛都不敢睁开。然而……这并不是一处,这里是东门,西门,北门,南门……赫然是同样的情况!

    真正效忠董卓的,有几个人?

    东门,秦侩双手拢在袖中,冷笑着踏空而来,就在他下方,数以十万计的骸骨猎犬,燃烧着赤红的鬼火,从城墙上,从门洞中潮水一样涌入。

    南门,苏妲轻摇团扇,坐在一顶软塌之上,斜斜撑着下巴,美艳不可方物。在她周围,同样是数以十万计的饿鬼,她如同腐烂的海洋里一朵彼岸花。随着海啸踏波而来。

    西门,织田信长父子带队,后方母衣众衣袂飘扬,同样是几十万大军冲入……不,很多冲不进去,却将整个西都城围得水泄不通。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不知道多少阴灵,躲在房屋里瑟瑟发抖,就算最低端的阴灵都能感觉到,东南两门进来了两个不可言说的存在,和自己的主子绝对在一个水平线上!

    “爷爷……这个西都城……真的要破了?”一间破旧的房屋中,一位青年小心翼翼地从门缝中窥探,难以置信地开口:“这可是扫荡了三个省的西都城啊……这才一个小时都没有吧?对方……就入城了?”

    “你给我回来!”他爷爷一把将他抓了回去,咬牙道:“这是比董先生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存在!地府正规军……千万不要窥探,也不要出去!这种时候……谁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兵荒马乱。

    对于鬼民来说是如此,但是对秦夜来说,却井井有条。

    两个小时。

    所有抵抗力量全部肃清,而他,已经站到了皇宫之前。

    “董先生。”他微微一笑:“西川一别,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