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阴阳镇鬼师

第1131章 夫妻同心

    夫妻同心

    “炼丹,今天不把这个炼制出来,我不睡觉!”我将手里的丹方对小黑亮了亮说。

    “你忽然拼起命来,让我觉得有些不太妙的感觉。是不是有人杀上门来了?”小黑闻言,急忙正色问我道。

    “那倒不是,不过趁着现在拼一拼,总比等人家真杀上门来再拼要好得多吧。这是霹雳丹里的那些毒的解药。早点炼制出来,将来咱们对敌的时候,就不会误伤到自己人了。”我将丹方递到小黑面前对他说。他看了看,然后化身为鼎立在了我的面前。

    “那就开始吧!”小黑瓮声对我招呼着。

    炉火燃起,我按照丹方将药材逐一投入到了鼎内。化毒散成药之后并非是丹,而是如同粉末一般的药粉。这就需要我对炉鼎的火候掌控得极度到位。稍有大意,就会毁了一炉药材。不过如今我的实力大增,尤其是对星辰之力的掌控已经达到了近乎于极限的状态。炉鼎里的药材每一分变化,我都能了然于胸,进而对炉火做出最恰当的调整。整个炼丹的过程,我没有让小黑多费半分心思。接连几炉丹炼制出来,我足足将那些药粉装了十个玉瓶才算罢休。

    从丹房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庄园外头每隔十米便架起了一个火盆,熊熊的火焰燃烧着,将四周照得纤毫毕现。姜一带着四个弟兄,正提剑绕着庄园进行巡视。而老桥和无名的住处,也是灯火通明。整个庄园,处于一种松紧有度的状态之中。无论是谁想摸上来,都逃不过我这些弟兄们的眼睛。

    “今天修炼得怎么样?”回到主楼,闺女正和儿子用木剑在那里比划着。我走过去,坐到他们的身边问道。

    “我将开头那几剑教给了妹妹,但是父亲,你什么时候把剩下的那几剑教给我啊?”儿子将木剑挽出一朵剑花,倒提着剑柄对我躬身问道。一旁的女儿见状,也连忙有样学样的对我躬身为礼。

    “欲速则不达,你父亲我走到今天的地步,除却那些奇遇之外,也足足花费了几十年光阴。等回头我把筑基丹炼制出来,你们服用之后应该就够资格去学剩下的那几剑了。你们现在的条件,可比我那个时候要好多了。当年我所前进的每一步,都是靠自己用血用命拼出来的。好啦,今日就到这里,明日再继续苦练。修炼一途,贵在坚持。可不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拍拍儿子的肩膀,又摸了摸闺女的头对他们说道。

    “谨遵父亲教诲!”一双儿女齐声对我答道。看得出

    来,他们这是受了无戒等人影响。

    “春花!”上了三楼,来到卧室门口,我开口招呼了一声。春花的身影很快闪现在我身边,对我万福一下等着我的吩咐。

    “把这些化毒散送给无戒他们,告诉他们在使用加料的霹雳丹之前,先吞服化毒散。”我从扳指里拿出八瓶化毒散交到了春花的手里说。她点点头,又万福一下,然后身影一闪而没。

    “告诉你一件事!”我拉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晓筠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我走到她的身后,环臂抱着她的腰身说道。

    “什么事?”晓筠往我怀里靠了靠问。

    “我的实力,长进了不少。我觉得现在就算是遇到朱刚烈那样的对手,我都有把握独自应对了!”我将嘴唇贴在晓筠的耳朵上轻声说道。

    “跟白天星辰轮转有关对吧?”晓筠放下梳子,反手摸了摸我的脸颊又问道。

    “嗯,媳妇真是聪明。百草耗费了自己的修为,强行将我经脉全都打通了。我觉得,这一次我欠她太多了。”我接着对晓筠说。

    “她口口声声喊你先生,你们俩以前就认识?”一直

    到我说起百草,晓筠才顺势开口问起来。在此之前,我不说,她绝对是不会多问一句的。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对她完全没什么印象。不过随着实力的增长,我觉得以前,我应该是认得她的吧。而且媳妇,我脑子里多了一个东西。”我松开晓筠,将她拉到床边坐下说。

    “多了一个东西?是什么?”晓筠听我这么说,脸色有些微变。她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了。

    “另外一个我!媳妇你不用担心,我自己总不会害自己的!”我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对晓筠笑道。

    “另外一个你?”晓筠没有经历过,自然想象不出另外一个我究竟是个什么情形。

    “就是,类似于这个样子!”我找来了纸笔,在上边画出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是好是坏?”晓筠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我感觉是好事,因为只要他一睁眼,我的实力就会达到一个全新的强度。”我对晓筠说着。

    “是好事就好,今天你辛苦了一天,晚饭都没顾得上陪我吃。我去给你做点,你吃完再歇着好不好?”只要对我有好处,晓筠是不会去刨根问底的。她披上斗篷,趿着

    木屐就要往外走。

    “不用了,这种事以后让小红她们做就行。”我拉住了晓筠的手,然后对小红传音过去,让她给我做点夜宵送过来。

    “等我慢慢把这些丹方全都摸熟了,让自己的丹术再提升一个档次,就开始为你们炼制九圣丹。一旦炼成,那个时候咱们将会是天界一支所向披靡的新势力。等干掉了长老会,帮双尊下赢这盘棋,咱们就回家去。那之后,天界的事情就再也跟咱们没有关系。我们只需要踏踏实实,过自己在人间的日子就行了。”我坐在床边对晓筠说着,她则是走到茶几跟前,为我端来了一杯茶水。

    “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不要急,咱们慢慢来!”晓筠伸手从我鬓角拔掉一根白发说道。

    “你看,你都有白头发了。再这么操心下去,会未老先衰的。”晓筠看着指间的那根白发,手指一搓将其搓成了碎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