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猎鬼人

第2章 赤衣

    赤衣

    她的眼神当中突然出现了浓重的恐惧,声音都有些变了调了:“每到午夜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清醒过来,然后…然后我就总能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梳头。”

    “后来我以为是那梳妆台不吉利,就把那个梳妆台给挪到别的房间里去了,可是…每到晚上的时候,那个梳妆台还会回到我的房间,怎么挪都挪不出去。”

    “红色衣服…”

    听到这里,我也就大致明白了,这女人不是自己睡不着觉瞎合计,多半是真的遇上事了:“你确定是红色衣服的女人?”

    “是…是古时候的那种喜服。”

    “嗯,那你有没有见过,她的正脸?”我问。

    “正脸?”

    她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最后微微地摇了摇头:“没有…”

    不过,我的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鬼不哭,也不笑,就是坐在化妆台前化妆,这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都说听鬼笑不如听鬼哭。

    鬼哭是说明鬼有冤屈想要向你述说,没准帮忙,办了事儿就解决了!

    而听鬼笑则就是另一个极端了,那就说明鬼要害你了。

    搓了搓手,我从背包里翻出了一个黄橙橙的橄榄核,橄榄核一面被雕刻成了慈眉善目的佛爷,另一面则是被雕满了小小的梵文!

    虽然物件小,但不要小看这东西,这是曾经一位得道的大法师把玩过的物件,又在佛前供奉多年,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来的。

    这东西诸避百邪,只要带在身上就可以说是百邪不侵,诸鬼退避,一般的小鬼见到了都得绕道走!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小佛爷塞进庄夏月的手里,我说:“今天晚上我留下来,你还是按照你之前的生活习惯,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如果在遇见那个东西,就拿着这个小佛爷默念‘南无阿弥陀佛’明白吗?”

    庄夏月看着手中的小佛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也就在她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突然的变故把我也给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过去查看,就见庄夏月倒在地上,身体就像是触电一样不停的抽搐着,甚至都开始吐白沫了。

    一见这情景,我是暗道一声不妙,急忙掰开她紧握的手,可当我看见她手心上那颗小佛爷的时候,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橄榄核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堆焦炭,连带着庄夏月那白皙的手都出现了一大块被灼烧过的痕迹。

    见状,我也不由得暗自叫苦,组织这是真的坑人呐。

    庄夏月这种情况,小佛爷的佛气都压制不住,分明就是猛鬼索命呀。

    而且这只猛鬼的怨念怕是不浅,鬼的怨念越深,能力也就越强。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只要沾了事儿就不能中途退出,否则日后必遭天谴报应,现在我这佛爷一出,就代表着我介入了这事儿,已经和那猛鬼结下了梁子。

    届时我要是对付不了,损了修为是小,万一一个没注意,丢了性命一切可就都玩完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的经纪人的号码,SPA公司的模式更像是雇佣公司,每个猎鬼师的线上都有一个经纪人负责帮忙接取任务。

    我的经纪人叫汉克,一个可以说流利的中文地道美国人。

    “嗨,我的兄弟,回家的感觉好吗…”

    “好你妹!”

    我当时就火了,不过碍于身边还有人,于是压低声音说:“你特么给我接的什么破生意,猛鬼索命,小佛爷都烧了,你是特么的想害我吗?”

    “什么,猛鬼索命?”

    汉克也十分惊讶,毕竟这猛鬼索命不是小事儿,搞不好那可是要身死当场的。

    要是我死了,就等于是他没了摇钱树,他赚谁的钱去。

    于是他急忙开口说:“那个,兄弟,你先别急,我现在就向总部求援,调集猎鬼师去帮助你。”

    “现在小佛爷已经出了,再派人过

    来也晚了。”

    “那怎么办?”汉克问。

    我说:“我尽量自己摆平这事儿,要是摆不平我就宁可跑路遭报应了,但要是摆平了,你得让雇主给我加钱,明白没。”

    我报了个数,汉克说没问题,马上就去跟雇主协商。

    我报的价钱并不高,对于庄老板那样身价的人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没过多久,汉克就给我回了电话,说庄老板已经同意了,并且也说了,让我有条件尽管提。

    可我知道我自己的斤两,这个价格我也只求问心无愧。

    说白了,就是害怕有钱挣,没命花…

    可以说,做这一行就是再用自己的命来换钱,有人可以在这一行做的风生水起,大富大贵。

    但有人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死在了某个犄角旮旯里!

    当真是出门没看阳黄历,今天我算是遇上硬茬了。

    晚上,十一点整!

    庄夏月清醒过来,我问她记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她摇头说只记得刚才就是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反而还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没告诉她实情。

    毕竟这种事情,她知道的越好对她就越有利,不然没等事情发生,她就先把自己给吓死了。

    从口袋里摸出香烟,走到窗边,望向天际,天上无月,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孤零零的在天空中,仿佛天神的眼睛在看着我们。

    我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女人究竟是因何故被那样一只猛到让我心惊胆战的厉鬼给缠上的!

    曹雅端着两杯清水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杯。

    我抿了一口水,随口问:“看你应该还在上学吧!”

    “是啊!”

    曹雅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到了现在都好像是对我充满了戒备,就好像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蛋一样。

    “哦!”

    我点了点头,见她不愿意说自己的事情,就转了个话题问:“那你姐平时做什么?”

    “我姐?”

    曹雅立刻变的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了解情况。”

    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想偏了。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对你们没兴趣。”

    被我戳中了心思,曹雅的小脸微红,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她是律师!”

    律师?

    我念叨了一句。

    曹雅满脸骄傲的说:“注意,我姐可是国际著名的律师!”

    “哦,听起来还挺不错的!”

    对此我兴趣缺缺,也就在我转过身想要看看时间的时候…

    一股阴冷的怪风迎面吹了过来,把窗前放着的两盆绿萝叶子都给吹落了。

    曹雅有些狐疑的扫视四周:“奇怪,哪来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