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章 美女邻居

    美女邻居

    《助理协议书》

    许九善自愿与阎王签订天道契约书,即日起协议书生效,期限三年。

    乙方义务规定:

    1、许九善必须在阳间捉拿为祸一方的恶鬼,所得功德与阎王五五分成。

    2、许九善必须多行善事,行善所得功德与阎王五五分成。

    3、许九善所行恶事与阎王无关,后果一律自己承担…

    乙方权利规定:无。

    甲方义务规定:无。

    甲方权利规定:可自由分配乙方任务,乙方不可拒绝,且甲方不需支付乙方任何报酬。乙方功德收入所得一律五五开…

    许九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份扯淡的协议书,协议书下方清晰地签着他的名字,还有一个红手印。

    我去,这特么是在做梦吧?

    想着,他抬手拧了自己的大腿一下。

    一道钻心的疼痛感从大腿上传来,他呲牙哎哟了一声,嘀咕道:“我擦,不是梦,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眉头紧锁,他仔细地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想不起事情的经过。

    只是隐约记得,刚刚碰到了一个老头,那个老头说自己是阎王,要许九善给他当助理,还说他是什么九世善人,今生如果圆满,便能立地成佛。

    “啊,不要,不要再折磨我…”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隔壁传来,许九善顷刻就暴走了。

    “卧槽,别特么叫了,烦不烦啊。”

    许九善怒吼一声,举起拳头就狠狠地捶了几下墙面。

    许九善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这段时间里,他每晚都能听到这种叫声。

    今年他才十八岁好不好?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挺享受那种声音,但时间久了,他就真受不了。

    也是因为这个,他这些天睡眠严重不足,老是做噩梦。

    低迷的叫声并没有因为他的警告而停止。

    “你妹的,就不能给单身狗一条活路吗?”

    心里怒吼一声,许九善撇下那张协议书,直接冲了出去。

    他们虽然是邻居,但她家的房门却在另一边,和许九善并不在一个楼道。

    此时已经深夜,楼道里一片漆黑,连个声控灯都没有。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听那动静似乎还不止一个女人。

    尼玛,都有钱玩好几个女人了,就不能找个高档一点的酒店吗?

    这年头的大款,脑回路可真有意思。

    憋着那股怒意,许九善直接敲响了房门。

    叫声戛然而止,不多时,一道很平静的声音从房子里传来:“谁啊?”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很难想象那么凄厉的叫声是她发出的。

    许九善稍稍晃了一下神,然后轻声说道:“你好,我是你隔壁屋的…”

    没等他把话说完,女人说道:“有事吗?你等一下。”

    很快,房门就开了。

    只是开门的刹那,一股子冷风便扑到了许九善的脸上,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大夏天的,咋还有这种阴风呢?

    更关键的是,透过门缝,他看到屋内森绿一片,那个样子说不出的邪魅吓人。

    靠,气氛还弄的挺阴森,吓唬谁呢?

    心里正打着鼓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门后面闪了出来。

    有道是人吓人,吓死人。

    因为人影出来的很突兀,许九善当时就妈啊一声瘫在了地上。

    只是很快,他内心的恐惧就一扫而空。

    色胆可包天,许九善抬头的刹那就愣在了那里。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而且打扮得也很性感。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白净精致,身材更是好的爆表。

    看到她的第一眼,许九善就脸红了,因为她

    胸口那抹春光,许九善看的格外清楚。

    这样一个女孩,许九善自觉站在她面前,都有些自惭形秽。

    可偏偏人家还就是个干体力活的。

    唉,肯定是个可怜人。

    女孩皱着眉头看了许九善一眼,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许九善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结巴道:“那个,我,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你,你晚上能不能小点声?”

    他的话说完,女孩脸色微微一变,莫名其妙地问道:“你能听到?”

    废话,老子又不是聋子,那么大动静,是个人都能听到好吧。

    许九善点了点头,很尴尬地说道:“那个,你也别多想,我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提醒一下你,毕竟你也需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看到他窘迫的样子,女孩微微一笑,再次打量起了他。

    片刻之后,她轻声喃道:“有点意思。”

    有啥意思?

    听到她的话,许九善是一阵懵逼。

    刚想问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女孩突然伸手点中了他眉心的那颗朱砂痣。

    许九善当时就愣了。

    被她一点,他的脸立刻就红了,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又喃道:“难怪呢。”

    难怪啥?

    许九善彻底凌乱了,完全不知道这女孩是个什么路数。

    很快,女孩缩回了手,然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以后我尽量注意,保证不会再打扰到你的休息。”

    说完,她便扭头回了房。

    这时,一道黑色雾气慢慢从门缝渗出,顷刻消失在了楼道拐角。

    许九善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很煞笔地说了一声麻烦了。

    准备回房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黑暗里,根本就没有灯光。

    许九善眉头一皱,心想:“我是怎么看清那个女孩的呢?”

    有些事情总是细思极恐。

    许九善头皮一阵发麻,心跳就跟打鼓一样。

    鬼,这里真有鬼啊!

    这么一想,许九善连滚带爬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股脑钻进了被窝,撅着屁股在里面瑟瑟发抖。

    他真是吓傻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咯咯!”

    一道妩媚的笑声传来,许九善立马一瞪眼,冷汗都流出来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上的被子便被人拽走了。

    “小相公,你睁眼,睁眼看看人家啊。”

    女人的话说完,许九善缓缓睁开了眼睛。

    接着,他看到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人站在那里。

    女人掩面一笑,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说道:“小相公,你好香啊,奴家,奴家要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