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428章 许九善的打算

    许九善的打算

    这不是她的记忆,她一定能确定,可是却像是自己经历过的一样,这种状态她可是从没有经历过的。

    这是怎么回事,谢雨柔扶着门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摇晃了一下脑袋。

    而在一旁的男仆人,却笑了笑,这个笑掩藏在了黑暗深处没有人发觉。

    许九善可是吓了一跳,以为是谢雨柔这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搞出的高血压呢。

    赶忙上前扶起来。

    谢雨柔一时间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但是有种感觉,这个记忆不是自己的。

    为啥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算了这都是啥,现在要去医院里要紧,还是赶紧去吧。

    许九善想着,要是能到了地方还是好点的。

    谢雨柔赶紧穿上衣服,裹的像是一个粽子,这时候天气冷的厉害,她还不想感冒之类的。

    这感冒发烧太难受了,长白山上的时候,可能就

    是因为天气太冷了,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因为冻的,才会出现自己感冒了都不知道。

    好在及时下山了,没多少事情了。

    许九善说了句:“要不你别去了,反正都是这个样子了,你要是再出意外,你爸妈早晚要对我有意见的。”

    许九善若是谢总也去了可能就会出现意外,这种意外还是不要出现的好,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谢雨柔离开这个屋子。

    但是看情况是不可能了,到时候许九善真的害怕自己的岳父岳母对自己嫌弃。

    到时候可能对于自己的婚姻就成问题了。

    但是眼看到谢雨柔已经朝着外面走去,所以也就只能跟着去了。

    这时候大雪也刚好有些小了,但是路上的积雪却更多了。

    他们只能朝着外面走去了。

    谢天正现在正在办理死亡证明,谢雨瑶去世了,这一件事情对于谁来说都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

    除非现在有人拿着这件事情作为文章来发表的话,可能会有一点噱头。

    就说是豪门世家的千金被人放血身亡。

    到时候各方势力都会来慰问,当然了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发生。

    更何况是个豪门世家,这种事情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到时候家族和家族之间闹矛盾的话,就不太好了。

    所以其实对于豪门来说,有很多媒体是不敢去说事情的。

    就比如是谢家,当然了,除非是一些愣头青之类的。

    这都是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

    谢雨柔坐在车里一直打喷嚏,可能是屋里的环境挺暖和,现在却有点冷的原因了。

    时间来说,此时已经是午夜了。

    外面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这时候才是幽灵们应该出现的时候。

    说实话,许九善这会才想起来,好像 刚才二贵说是自己找到了那个安妮的地方了。

    “你刚才说什么来?”许九善问道。

    “我是说,安妮的地方我找到了。”二贵一直跟着许九善哪里也没有去。

    “哦,是吗,在哪了?"许九善问了一句。

    “额,你这么一说,我给忘记了怎么办。”二贵还真的忘记了。

    话说,这安妮公主的气味好像并没有多少,所以很难找。

    至于二贵是如何找到的,这纯属是运气,二贵整个好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子邪气,但是邪气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为啥,但是他只是知道大致的方向,至于在什么地方他真的不知道,这就是为啥现在给忘了的原因。

    其实吧,许九善现在也不想找到安妮公主,这中间若是遇到了什么人的话,可能是因为见到安妮的话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说来许九善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至于是如何发生的,当然纯属是安妮公主自找的。

    就算是自找的,可是安妮公主和别人不一样啊,她是什么人,又不是普通的卖皮的,而是一个真正的大人物。

    许九善最讨厌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所谓的女人哭,第二见事情,就是不愿意招惹那些让他觉得麻

    烦的女人。

    像是武倾城这种女人他可是从来都不碰的,还有岳飞燕这种。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麻烦,如果不是麻烦,像是武倾城这种女人,他能不愿意上前去一亲芳泽。

    这就是许九善的做人原则,当然这就是渣男的做事原则。

    其实吧,许九善不算是渣男,至少做事会负责人的。

    不负责的男人才叫做渣男。

    当然了只是很多女人都不会打扰许九善的个人生活。

    其实吧,许九善自己现在其实也想去见见安妮公主,至少要知道为啥要杀掉谢雨柔。

    他给自己定制了一个计划,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安妮公主这件事情完结之后,一定要去一趟京城。

    可能京城才是自己解开谜底的最终地方。

    还有就是他还想回家一趟,他要问清楚自己的母亲,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邪气,你为啥不去追。”许九善问道。

    “其实我也想去追,但是没追上,就消失了。”

    二贵说道:“这东西可不是我不尽力,而是没有办法,这怎么办。”

    “好吧,我们先不想这件事情了,后面的事情再说吧。”许九善说道;“哦,对了,那些从长白山上的拿下来的那些画,现在能看明白吗?'

    “还是不能,上面的磨损有点厉害,估计还有过段时间,但是上面的确有那些相似的诗句,只不过,现在我已经看不清了,可能是在外面暴露的时间有点久了,而造成的风蚀。”二贵说道。

    “行吧,你赶紧给我找到那些诗句,还有就是,如果你能去趟京城的话,最好,找到,按个艾薇儿拿走的画。”许九善说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不行了。”二贵说道。

    “为啥?”许九善问道。

    “额,你难道忘了,我没有办法接近李令月这个女人。”二贵说道。

    “哦,我还真的忘记了。”许九善想了想说道。

    “那行吧,至少现在应该给谢雨瑶一个交代,这件事情完全都是我们跟谢雨柔引起的。”许九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