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429章 你这是在夸我

    你这是在夸我

    葬礼是一天后进行的,火化完了之后,许九善看着眼前的白绫。

    话说,这个场景却让许九善一时间想起了很多不知道什么东西。

    许九善脑袋里装着的东西,好像一直在翻涌。

    好像这个场景早就经历了无数次一样。

    话说,许九善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是听自己的母亲说,他是有父亲的。

    至于父亲是谁不知道。

    许九善其实也在疑问,是不是自己母亲欺骗自己呢?

    可能吧,但是还是有点不可能,许九善不知道为啥,现在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世是不是有问题。

    难道自己是个某个大世家的隐藏子弟。

    算了,这种白日梦还是不要做了。

    许九善看着眼前的白绫,然后就看到一旁的谢雨柔有点难受的样子,好像她也有点不对劲。

    好像也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时间有点烦了。

    “西城陈家花圈一个,清朝玉钗一个。”

    “西城赵家花圈一个,礼金五万。”

    “京城冯家花圈一个,礼金十万。”

    …

    来人随葬礼的人的确不少,不过按照剧情来说,好像应该新闻媒体上面报道。

    但是这次并没有,甚至愣头青的小媒体都没有报道。

    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

    谢家的这次意外,完全是一个巨大的事故,而且还是有人要对谢家不利的人。

    如果还有媒体播报这种事情,那真的是太初生牛犊了。

    谢天正其实并不怎么高兴这些送来的礼金,因为人死了要怎么多钱干什么。

    人死了钱再多,也没有用了。

    他也只是淡淡的道谢之后,便什么都不管了,当然所有人都不会在意谢家的怠慢。

    因为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像,还是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

    许九善倒是有些庆幸,自己认识的人一个都没有来,这或许能省去不少麻烦。

    倒是京城的现在三大家族都送了葬礼,但是就算是送来了,也没有认识的人。

    这种事情好像并没有主要人物登场。

    再说了人家正在悲痛之中,谁会参与这种事情,人到了就好。

    至于其他的礼节在这种事情少了更好。

    说来就算是这个样子的话,许九善还是有点担惊受怕。

    唯独的是,谢雨柔眼前看着白绫,像是见到了很久之前就发生的事情,他记得自己有

    个梦境。

    在梦境里,好像也是这么一个场景,这是怎么回事,好像这原本就是经历过的一样。

    她摇晃了一下脑袋,多半是疑问,其他的事情有,但是很少。

    还有就是,为啥啊,好像自己一点也不悲痛呢,好像谢雨瑶根本就没有死一样,以前的时候自己看到小猫小狗死掉之后,还要悲痛一阵子。

    这次自己的亲妹妹死了,却一点也没有悲痛的想法,这都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跟这个妹妹根本就没有感情。

    不可能啊,人家谢雨瑶可是将自己从火场里救出来的,这就算是为了报恩也要有点想法才对啊。

    谢雨柔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在葬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谢雨柔却想起了谢雨瑶的一切来。

    谢雨瑶喜欢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是三年前去当兵的时候死去的,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喜欢过男生。

    她和自己的生日是同一天,但是父母好像从来都没有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生养过。

    只是走走过场而已,还有就是,她在谢雨柔身边竟然安插了眼线。

    谢雨柔在这一刻多少有点难受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有问题,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但是知道的话,可是为啥谢雨瑶要对自己做这些事情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影响了她的地位。

    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让谢雨柔着实有些意外了。

    “谢总你没事吧?”许九善还是问了一句。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额,对了,小九啊,我不是记得你以前的时候,在港城的时候待了一段时间吗?那段时间只是为了做一个娱乐公司。”谢雨柔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为啥要问这句话。

    “对啊,那边设置了一个娱乐公司,等到我们结婚之后,我就带着你去看看,我那边的公司,还有啊,你知道我前段时间见到了谁吗?”许九善觉得这些事情给谢总说了也没事,反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谁啊。”谢雨柔问道。

    “静淮的苏家,就是那个做房地产的大龙头”许九善淡淡的说道:“现在他家的继承人,可是我们京华大饭店的总裁。”

    “许九善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为啥怎么好用呢,我百达好像这两年一点都没有发展。”谢总有点泄气。

    “唉,谢总你比我厉害多了,这年头哪个女人能在你这个年龄做出怎么一个大公司来。”许九善问道。

    “你这是在夸我?”谢雨柔歪着头问道。

    “算是吧,至少现在是。”许九善说道。

    “你这是在敷衍我。”谢雨柔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许九善说道,这话可是真的,你说按照谢雨柔这个年龄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有几个人。

    再说了谢必达也是挺大胆的,这家伙竟然竟整个产业都给了谢雨柔,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给他一手打下来的事业,弄不破产了。

    谢雨柔在许九善的腰上使劲扭了一把,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许九善在这种场合有不能乱叫之类的。

    等谢总发泄完了,就完事了。

    话说许九善现在也不知道该干啥,反正这葬礼马上就要抬走了。

    话说这人有三魂七魄,这人死后有头七,是回魂,但是按照昨晚的事情来看,这回魂是不可能了。

    按照这种想法,许九善觉得现在谢雨瑶的魂魄早就离开了。

    话说许九善一直在想另一个问题,如果谢雨瑶是谢雨柔的其中一部分,那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还别说,这种事情是真的,许九善的预感算是越来越准了。

    中午的时候,太阳这好的时候,开始落葬。

    只是此时天空弥漫出了一片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