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431章 京城大饭店的大楼开工

    京城大饭店的大楼开工

    徐子文其实也想到了,如果按照李家的传统,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说话是有分量的,可是多次改变任务,却让徐子文这样一个女人来担任,原本就有点意外。

    徐子文现在其实哪里都去不了,如果去找许九善,可能会让谢家的人认为他有什么企图,这样的话可能对许九善也不是太好。

    此时正在准备建设京华大饭店的苏康算是正八经的进入了正规。

    “这些地方需要多少钱。”苏康问一旁的苏小小。

    “应该三千万多点,如果加上材料费的话,五千万左右应该就足够了,你又不是建设什么房地产生意,用不了太多的钱。”苏小小打了个哈哈。

    “是吗,既然这样苏穹给我提供材料,表姐你要不做这次的总监策划的了。”苏康说道。

    “我说,老弟,你真的把自己当做继承人了?”苏小小疑问道:“虽然家族承认你这个继承人的地位,但是大哥,我们做的是房地产,你做的是餐饮,咱们好像不太一样啊。”

    苏小小其实只是给苏康开个玩笑,别管是不是做的餐饮,既然家里都承认了苏康的继承人地位,也就没有所谓的担心的了。

    苏康其实很感激人家许九善,咱们说,许九善也算是苏康的恩人,这可能就是人与人

    之间的信任关系吧。

    总之这里面的事情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额,对了,那个夏侯扶醉,和你们老板是什么关系。”苏小小问了一句。

    “你问这个干啥。”苏康问道。

    “额,我就想知道,额,对了,你们老板真的只有二十岁?”苏小小还是问了一句。

    “我说,老姐,你不会是对我们老总有企图把?”苏康算是明白了。

    自己这个表姐其实吧年龄也不算是太大,但是至今也没有男朋友,可能是眼光太高的原因,一方面是整个苏家好像没有多少能配的上的人,再说了静淮苏家,在全国都很有名。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南项北李,都是京城四家,但是唯独不知道这个隐世谢家和一个静淮的苏家是什么东西。

    当然谢家这两年倒是不再隐藏,从今年春天开始就开始动作。

    作为重工企业的谢家已经算是沉浸了很久了。

    还有就是你那个李家,李家按照自己的家族资料来说,好像已经沉浸了不下二十年的隐藏,这一段时间都在快速的膨胀。

    总感觉要出什么大事,

    “你想啥呢?能做大事业的男人不是长得丑的,就是长得像是猪的,那个帅哥需要用钱买女人。”苏小小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我觉得你好像错了,这年头,还真的有你想不到的事情,我们老总虽然不怎

    么帅,但是不丑,而且还是耐看型的。”苏康着实把许九善面貌想了想。

    “是吗?”苏小小还真的意外,以前的时候苏康可从没来没有对一个同性怎么夸赞过。

    “对啊,你意外为啥像是夏侯扶醉这种极品女人会对我们许总又好感。”苏康觉得自己的大表姐可能思想上有点问题。

    “也对啊,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一定的,但是绝大多数成功人士,绝对丑出天际。”苏小道。

    “好吧,我承认。'苏康不想跟自己的表姐再胡扯下去了。

    “哦对了,那边的清理城市废渣的车辆,我已经给你找好了,至于钱方面,你先不用管。”苏小道:“还有啊,家族最近好像也有点问题,我这两天就要跟着苏穹回家一趟,希望到时候不要出什么意外。”

    “家里也出事了?”苏康赶忙问道,虽然对家里有点记恨,但是总归爸妈都在家族里待着。

    “也倒不是大问题,就是行业的问题,现在房价忽高忽低的,不知道该如何投资了,所以要开家族大会,看看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准备之类的。”苏小道。

    “哦,这样啊。”苏康说道。

    “还有一件事情,给我关注着那个女人一点,另外有没有你们老总的照片。”苏小小猛然红着脸问道。

    “这个还真的没有。哦,倒是营业执照上有我们老总照片,要不你去看看。”苏康一本正经的说道。

    “谁他妈的要去看啊,算了,算了,我走了。”苏小道。

    苏小小其实吧,只是有点幻想,若是许九善真的长得不错的话,或许还能真的谈一谈,听说这最近很火的苏氏制药是他的。

    还有前段时间的某个娱乐传媒也是他的公司,一个二十岁冒头的家伙有怎么大本事,她怎么不知道呢。

    倒是她也明白像是这种男生,身边一定围着很多女生,不过 按照自己的姿色应该还可以。

    苏小小离开后,认真的看着车里的反光镜,额,还不错,应该还不错。

    自己寻思了两遍之后,才开车离开。

    倒是夏侯扶醉这两天在京城混迹的已经算是人人知晓了。

    以前的敦煌集团多数大场合都是楚阳去办,当然了,楚阳和夏侯扶醉根本就是两个交易的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之类的。

    其实一开始还是有感情的,但是自从知道楚阳这家伙狼心狗肺之后,真的有点恶心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夏侯扶醉心里有事一股子难受滋味。

    钱姐的话她倒是又在听。

    “我说,扶醉啊,你的小男人这两天没回来?”钱姐又问了一句。

    “啊?”夏侯扶醉说道:“应该还没有回来。”

    “真是的,这个小男人在外面也够浪的,放着怎么大个美人不回家。”钱姐笑嘻嘻的说道。

    “额,金姐,你可能理解错了,我和他算是情人关系,我自己知道。”夏侯扶醉也明白。

    “你的意思是说,这小男人还有正主儿?”钱姐一口京腔话。

    “那当然,你以为呢?”夏侯扶醉其实吧,也知道许九善跟谢雨柔的关系。

    “那你这是要做一辈子情人?我说这女人啊,芳华也不过三十多年,过了这个年龄,所有男人可都跑了。”钱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