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432章 京城杂事

    京城杂事

    “再说了,像是你小男人那样的人,更是不多了。”钱姐接着说道。

    “看来钱姐的男人不少啊。”夏侯扶醉并没有讽刺的意思。

    “额,也倒是不是,我男人没有几个,只有两个而已,至于现在的这个男人只是我们兴趣相投而已。”钱姐说道:“我第一个男人是我追的,不过那个男人的思想太野了,只是后来的结果不怎么好,被人打断了腿。”

    钱姐说道这些事情的时候,着实还有点难受,的确人的第一个爱情里面是卑微的,当遇到第二个,就不愿意再付出全部了。

    “那…”夏侯扶醉便不知道该说啥了。

    “没事,这都什么年龄了。”钱姐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一个这个男人可以为你付出一切呢?”

    夏侯扶醉问道,她猛然发现自己的情况,竟然跟钱姐一个样子,她也只有两个男人,第一个男人是楚阳,第二个却是许九善。

    她不确定许九善可以付出一切,但是女人的第六

    感强到没有边际,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出现意外,许九善一定回来救她。

    “那我也付出一切,算是交易吧,其实…”钱姐猛然沉默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害怕一些东西,你知道失去是什么感受吗?'

    “你是抛弃了你第一个男人。”夏侯扶醉又问了一句。

    “额,不算是,是他抛弃了我而已。”钱姐心里不是滋味。

    “对不起啊,…”夏侯扶醉说道。

    “嗨没事,哦,对了今天你找我做什么,你这来了都半天了,还没说话呢。'钱姐问道。

    “我只是想来问一问,这黑市一般都是什么时候交易?”夏侯扶醉问了一句。

    “额,一般都是周一周二,当然至于大型的拍卖会,一般都是一个月道三个月不等的时间,这中间需要准备的。”钱姐说道。

    “哦这样啊,其实吧,我只是想要再购买一部分产业资源。”夏侯扶醉说道。

    “我当然明白。”钱姐说道:“这样吧,今晚,我带你认识几个人,主要做房产的,你作为新兴巨头,这

    些东西你也应该了解一下,我们认识了可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些年,也算是我替你母亲还债。”

    钱姐和夏侯扶醉的关系有点像是母子,当然也不是,钱姐的年龄比夏侯扶醉大了十岁,当然了这中间还有点其他的东西,比如钱姐当年有苦难的时候,都是夏侯家帮忙的。

    说来,夏侯家并不是太大的家族,只是个小家族而已,仗着自己的女儿在外面榜上了楚阳这个高枝,但是楚家却把楚阳当做是弃子。

    原本楚阳的身份就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所以没有人在乎他的生死,也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楚阳失踪了根本就没有人报警和查找。

    或者楚家还想着这楚阳为啥还不快点死掉,玩意自己的家产被争夺了可怎么办。

    自从楚阳各种意外之后,楚家的资源也就将楚阳列为了黑名单,根本就不给他一点机会。

    夏侯家也算是积德了,不然夏侯扶醉也不会在许九善的帮助下,完成一个产业从量到质的突破。

    楚阳现在没有找得到,好像楚阳也不希望自己再回到家族中,有种感觉好像家族跟楚阳原本就是仇人一样。

    夏侯扶醉看到钱姐如此诚意,便没有拒绝。

    说了句:“谢谢。”

    京城此时不光光是夏侯扶醉在等着许九善其实还有武倾城。

    许九善说要找武倾城,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来。

    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牵着手,自己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

    自从东瀛一行之后,武倾城不知道怎么的,对许九善就是格外的想念了。

    武老爷子的身边还有医生,按照医生说法,他的病情现在已经稳住了,而且按照许九善给他开的药方,再吃些时间,估计有个小半年就能痊愈。

    “怎么了不高兴了。”武老爷子算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想法。

    当然了,武老爷子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

    倒是武老爷子最近已经白了的头发,竟然还有点生黑发的现象,这让身边的医生还有点惊奇。

    “没事,我只是…”

    “想,许九善那小子了对吧。”武老爷子问道,他笑了笑说道:“这缘分啊,不是强求的,你越是强求他

    就越不来,最近大周集团的工作这么样了。”

    “还好吧,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稳定了,没有太大的波动,和之前的时候差不多。”

    “额,其实,这场风波还是么有过去呢。”武老爷子他略有些叹气的说道。

    此时外面很冷,这北国之地,原本就是风雪之城。

    今年的第一场雪基本上都覆盖了整个华夏北半部。

    “说实在的,我也要谢谢许九善啊,这小子可是把我的病给治好了。”武老爷子说道。

    “爸,你记恨她把你孙子害死的仇。”武倾城问了一句。

    “那东西,呵,武应熊是罪有应得,我们武家从多久开始就算是整个华夏的一部分了,他能不知道。”武老爷子说道:“他和外国人对我们有企图,我甚至都想亲手杀了他,还说那种事情,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话。”

    “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兄弟吗?让他多搞几个就好了。”武老爷子说道。

    “额,这样那些女孩子怎么办?”武倾城问道。

    “你放心,你爹我做事,还做不出那种狼心狗肺

    的事情来,我已经告诉他了,若是敢在外面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我第一个不愿意。”武老爷子很是正直,但是传宗接代的事情总归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

    “那好吧。”武倾城丧气的说道。

    “其实吧,你也不用太担心一些事情。”武老爷子想了想还是说道。

    话说许九善刚从葬礼回来之后,就是猛打喷嚏,看来是有人想他的了。

    当然像是这种葬礼是没有宴席的,所以吃饭都是回家自己吃自己的。

    额,只是这葬礼完了之后,他却有点郁闷,听说家族有葬礼,至少一年之内不能办理婚庆。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