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给阎王当助理

第1433章 婚礼延迟

    一年之内不能办理婚庆,这不是要许九善去死吗?

    这是什么事情,难道老天爷就不让许久啥跟谢雨柔成婚吗?

    难道是自己在外面的女人太多了的惩罚。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打这是什么事情,总之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发生的好。

    现在许九善最害怕的就是和谢总不能结婚了。

    说来按照婚约上面的事情来说,这种特殊情况的发生的确超出了许九善的预知范围了。

    算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强求,再说了,人家谢家的人怎么说也是很沉痛的,这时候再说结婚的事情那不就有点太过分了。

    许九善又自知之明的,不是傻子,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想了想还是算了吧,等一年就等一年吧。

    但是就害怕这一年之内出现什么意外,比如谢总喜欢了其他什么人,或者……额,有什么女人怀了许九善的孩子,这种事情其实早就发生了,只是没有人告诉许九善而已。

    “我说谢总,我们啥时候结婚还有准头吗?”许九善问了一句。

    “额,我也不知道啊,说实话,我也不了解这里的习俗啊。”谢雨柔其实也挺不舒服的,她也不想做这种事情。

    再说了一个人至少要有诚信才对啊,这种没有诚信的事情其实谢总是做不出来的,

    只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啊,再说了人家习俗如此,总不能刚办完丧事就要做喜事吧。

    虽然在老家有种冲丧的说法,但是现在可不行了,人家不让也不能强求啊对吧。

    说来这时候还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听话。

    许九善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尽快完成,要不然的话还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现在许九善还是后悔,当时自己发誓的想法,要是不发誓,估计谢总早就在自己身子底下像是一跳小泥鳅了。

    说来谢总还真不是暗中对于肉欲太强的人,只是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想法把。

    许九善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至于此时的安妮,却是在房间里,一个人盘坐在床上,在用某种特殊的力量感知那个皇冠里的磁场。

    这东西现在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

    只有真正得到那个力量的时候,才可以真正的完成自己想完成额的事情。

    突然有人敲门。

    “谁,”安妮问道。

    “主人,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完成计划。”有人问道。

    “等等吧,先不急,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找我们,我们现在出去不是找死吗?”安妮其实也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话说昨天晚上的确做的有点心急了,早知道就先验证一下是不是谢雨柔了,现在杀了一个假的,还有一个真的。

    但是她心里却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一直不知道为啥,自己头上的皇冠会因为那个假的谢雨柔而解封了快有三分之一的力量。

    虽然现在他无法召唤自己的百万大军,但是若是召唤几十个或者,几个类似与死魂的东西是可以的。

    而且还是很容易就召唤出来,难道这个皇冠里面在自己没有掌控的时间里,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这就让安妮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不仅仅是这样一件事情,还有就是谢雨柔好像跟自己也应该有同样的感觉。

    这是敌人之间的相互排斥反应吧。

    总之现在安妮心里一点都不踏实。

    好像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这个皇冠里自己还藏着些秘密,也说不定。

    现在应该去找许九善。

    “去找许九善,把许九善给我绑架来,如果是他自己的话应该没有什么事情。”

    许九善浑身一哆嗦,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许九善下去并没有在谢家带着,而是独自一个人走了出来。

    谢雨柔被家里的人关了起来,不让她乱跑,另外已经派了一批人在他身边做保护。

    就害怕谢雨柔再出事情,怎么说人家安妮公主最后找的人就是谢雨柔而不是谢雨瑶。

    原本谢家最重要的人是谢总,可是这次因祸得福,没有被害,那或许是个更好的决定。

    许九善想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放心了好多。

    现在他正在跟着二贵去找那个昨晚邪气消失的地方。

    许九善另外打车去了一趟昨晚的那个医院,那里还停着一辆车,这会正好却一个交通工具。

    “你确定你自己没有找错地方。”许九善问了一句。

    “没有,一会我就带你去,我还是有点脑子的。”二贵说道。

    “我说你脑子里是一片透明的,脑子是个什么玩意。”许九善看着半透明的二贵。

    “额,我的意思是,我的意识还是有点作用的。”二贵也意识到自己的说辞有点问题,便说了话。

    “好吧,我还是赶紧去开车,一会也好去找人。'许九善也不在跟二贵扯皮了

    好吧,就这样吧,许九善还没有上车,就接到了电话。

    “额,许先生对吧。”电话的声音是个中年人,话说许九善不怎么熟悉。

    “谁啊?”许九善一边走在大街上,一边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哦,我是老穆啊,我是谢家的医生。”穆医生赶紧说道。

    “有事吗?”许九善问道。

    “也倒是没啥事,今天你也没啥事情,你看能不能教教我做昨晚那套针术。”穆医生在电话另一头着实老脸一红。

    这种事情他穆医生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发生过了。

    “我觉得不行。”许九善说道。

    “为啥。"穆医生皱了皱眉头问。

    “你说呢?我怎么说也是分分钟上下几十万的人,我可没有功夫教你那玩意,再说了,我现在还有事情,没事我从家里出来干啥。”许九善说道。

    “额,你看,许先生说的,这样吧,我可以给你做赔偿,你看十万行吗?”穆医生赶紧说道。

    “不行,你还是省省吧,我觉得十万可能没有这个针的价值,还是算了吧,还有就是,我现在真的有事,回头有空再说吧。”许九善说道。

    挂掉电话,就看到眼前一个穿着黑衣服家伙出现,而且身上一股子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