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四章、师娘

    我急切地看着农夫。

    农夫顿了一下,见我越发着急,表情轻松地说:“你这小娃娃,耐心等着吧!在你身上成功了,在这姑娘身上也会成功的。老夫还是有这个把握的。如果失败了,早就没有动静了!”

    “谢谢…谢谢您老人家!我代表郭泥感谢您老人家…”我连忙翻身,试图给农夫磕头。

    但是刚经历两种毒物的折磨,力气消耗很大,动作有些笨拙。

    “老夫说了!我只是对钩蛇之毒感兴趣!并不在因为你而救人的。这不过是老夫的兴趣…不用磕头!”农夫无奈地摇摇头,“刚说你这娃娃有意思,这会反而世故起来…白猴子,好好照顾他!”

    白大力激动地点点头,用力将我扶好。

    我重新靠在石头上,心中倍感欣喜,伸长脖子,看着熟睡的郭泥,心中充满了欢乐。

    这漫长的折磨,到今日总算结束了。

    我心满意足地靠着石头,一遍地一遍地回味这种喜悦。渐渐地,疲惫感袭来。

    我身子一歪,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起初,我还能听到走动的声音,到后来便什么都感

    知不到了。

    一切都格外地安静。

    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白大力依旧守在我边上,用一个简易的铁锅炖着东西。

    白大力身上不断地冒着九幽寒气,火气让它身上的寒气不断地蒸发的。

    相比我睡前见到的白大力,它整个身子瘦了很多。

    “萧大爷,你终于醒过来了。农夫先生交代我,你醒来之后,喝些肉汤!你喝了两种毒药,对你的身体损害极大的。不过以你的体格,睡一觉就没有后遗症的。这肉汤是从干粮里拿出来的,整个过程都由我亲自看守着…是不会有人下毒的。”白大力见我醒来,不由地大喜。

    “先不急着喝!”我拄着大黑伞,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寒冰床边上、

    我身子颤抖得厉害,缓缓地将右手食指,放在郭泥鼻息处。

    砰砰!砰砰!我的心脏跳得厉害,生怕什么气息都感觉不到。

    等了几秒钟,终于感觉到郭泥的呼吸。

    有吸气也有吐气,一呼一吸之间,非常地有规律。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激动地叫了起来,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之中流了下来。

    这一刻,我感到无比地幸福。

    一切都是值得的。

    郭泥有了呼吸,代表她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一切多亏了农夫前辈。

    “大力!农夫前辈呢?怎么不见他人呢?”我追问道。

    白大力说道:“他说外面吵得很,先出去看一看。让我们先呆在里面。尤其是你,要好好休息。你还是先把肉汤喝完吧!”

    我见白大力身子不断冒热气,郭泥已经恢复了生命特征,一颗心也落在地上,笑道:“真是难为力大王帮我炖肉汤了。你离火远一点,我自己来!”

    铁锅上的热汤已经炖了很久。

    肉干已经炖烂了,沁人心脾的肉香味散开。

    整个宫殿都弥散着肉香味。

    我心情大好,想着在这魔宫之中喝肉汤,心情大好,想来这也是对夜魔的一种保护。

    夜魔啊夜魔,你个老怪物在我梦境之中哈哈大笑。我萧昆仑,今日就在你宫殿里大吃大喝。

    肉干已经炖烂,入口不用咀嚼,再加上放了盐巴腌制过,咸淡刚好合适。

    我很快就将铁锅里的肉汤吃得干干净净。

    整个人也舒服了不少。

    “郭泥很快就会醒过来,再炖一锅…力大王,那里可以打水来呢?”我问道。

    白大力叫道:“西边角落有个泉眼,你等等我…我马上去打水来。”

    白大力异常兴奋,很快就打来了清水。

    铁锅重新放在火炉上,又加了些肉干进入。

    很快就有淡淡的肉香散开。

    我守在寒冰床边上,耐心地等着,偶尔与郭泥说上两句话,再讲些笑话。

    忽然,郭泥右手手指动了动,嘴巴也抿了抿。

    我欣喜不已。

    郭泥眼眸缓缓睁开,扭动脑袋,朝我这边看来,起初有些困惑,很快露出了笑容:“萧昆仑,这是哪里…我怎么能看到你呢。这是梦境之中吗?我已经做了很长的梦!难道又是另外一个梦境吗?”

    我欣喜地抓住郭泥的手,微微用力捏了捏,让她能够感觉到痛感。

    我笑道:“这不是梦境!这是忘忧乡!我们虽然没有找到炎帝陛下,但是这里有位农夫前辈。正好研究过钩蛇蛇毒,他已经解开了你体内的钩蛇之毒。”

    郭泥眼睛愣住了,我上前将她扶着坐了起来。

    忽然,郭泥水簌簌地落下,竟然失声痛哭起来:“我本以为再无见你的机会!此生已无缘,没想到我们竟然再见面了。”

    郭泥忽然上前探了探,紧紧地将我抱住,感情宣泄而出,哭声也越来越激烈。

    白大力忙转过去,又将双耳捂住,好似在对我们说:我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见

    ,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我迟疑了片刻,也将郭泥抱住,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郭泥,不要哭!此刻已经苦尽甘来。你再哭的话,那就不好看了。好了,好了…”

    郭泥摇摇头说:“不!我哭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我高兴!我太高兴了…”

    “奇怪!高兴不是应该哈哈大笑嘛,怎么还会哭呢!”白脸猴忽然插嘴说道。

    “少插嘴,给我把耳朵捂住!”我当即喝道。

    噗呲!

    白大力这句话,倒是把郭泥给逗笑了。

    “郭泥,这里没什么好吃的。我炖了一些肉汤,给你倒上一碗,你先喝一碗肉汤。等你休息好了之后,我就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柔声地说道。

    郭泥嘤咛一声,道:“萧昆仑,我听你的!我肚子的确是有些饿了。”

    肉汤倒入干净的瓷碗之中,不断地有热气冒出来。

    郭泥喝了小半碗之后,便摇摇头:“我已经饱了,不想再喝了。”

    我拧着眉头说道:“这一碗,你要全部喝下去!听话,这样你就好一些的。”

    郭泥又喝下了小半碗。

    “师娘…师父为了救你,不惜以自己当试药人,先吞了钩蛇蛇毒,再吃了千年断肠草…差点连自己这条性命都不保!师父为了救您…真是连命都不要了。”白大力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已经转过身来,幽幽地说道。

    郭泥惊叫一声:“你…萧昆仑,力大王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这么傻呢!”

    我不由地蹙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看了一眼正露出细密牙齿,正在憨笑的白脸猴,对郭泥说道:“你等一会儿,我去跟力大王聊聊先!”

    白大力见我走来,道:“师父!你是怪我不该说出实情嘛!”

    我一把抓住白大力的肩膀,骂道:“狗东西!你还挺会顺杆爬的。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师父了?”

    这白脸猴,竟然想乘机浑水摸鱼。

    师娘、师父这种称谓直接就喊出来了。

    “那个萧大爷…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问你可不可以收我当徒弟,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这不,你现在就是我师父了嘛!”白大力口气有些狡黠地说。

    我睡觉的时候,你来问我。

    不回你话,就当我默认了。

    我要是能回应你,那就真的是见了鬼了。

    “我看你是越来越不老实了!我现在要揍你一顿,只要你还站在我面前,就表示你答应了。”我气不打一出来,紧紧地抓住白脸猴,不让它离开。

    “师娘!救命啊!师父抓着我,不能动弹。他这是没事找事,找个借口揍我的。”白大力忙大声地叫道。

    郭泥笑得人仰马翻,喊道:“萧昆仑,这力大王是在逗我开心!你还是不要揍他了。

    我看你本领高超,收个徒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一路以来,力大王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哈哈哈…这力大王太好笑了。”

    我也有些绷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脚将白大力踢开,骂道:“力大王!你小子没有以前蠢了。不过要当我的徒弟,我还要再考虑考虑。看在你让郭泥姑娘大笑的份上。我就暂且饶了你这一次。”

    白大力滚到一边,也跟着傻傻地笑了起来。

    郭泥收住笑容,说道:“萧昆仑,以前你再也不用做如此冒险的事情!我不答应的。”

    我抓了抓脑袋,笑着说道:“其实也还好!农夫前辈医术高明,令人非常信服。他一出手,我就知道十拿九稳的。”

    正说到农夫前辈,便看到他生气地跑了回来。

    身上的灰袍还破了一个洞,道:“那两只黑僵尸真是奇怪!非要拉着我说话,不跟他们说话还不行,还要跟我打架。要不是看着他们在上面搞破坏,老夫才懒得上去搭理他们。还有那几个石头人,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说以前见过我。我对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说也说不清楚,我就跑回来了。”

    东南西北说见过农夫前辈?我心中顿感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