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五章、可怕的后遗症

    东南西北四个石头人,是神农氏炎帝留在千年秘境,专门守卫封印,应该是见过炎帝陛下的。

    他们说见过炎帝陛下。

    莫非眼前的农夫,正是神农氏。

    农夫?

    我心中微微一惊,神农氏得名,除了尝遍百草帮人区分药草之外,还有杰出的成就,就是交生民种田耕地的技术。

    莫非这就是“农夫”之名的来历。

    我整个人呆在原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农夫自称是个耕田的农人,从他解毒的医术来看,更是个高超的医生。

    我不由地产生了怀疑,眼前的老者就是神农氏炎帝陛下。

    “农夫前辈,你对于以前的事情,有多少记忆呢?”我试探性地发问。

    “以前的事情!大部分老夫都不记得了。那几个石头人叽叽喳喳的,老夫压根就没有见过。我也根本记不得它们了!至于黑僵尸,我也没有印象!我猜它们认错人了!”农夫摇摇头说。

    听到这番解释,我心中也是拿捏不定。

    到底是农夫忘记了以前的身份,他本就是炎帝陛下;还是外面的人,把农夫认错了,毕竟认错人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我以前也被人认错过。

    农夫走到寒冰床边上,道:“这位姑娘,你把右手伸出来一下,我来帮你把把脉!”

    郭泥恭敬地说道:“前辈!小辈应该给你磕头谢救命之恩的。不过现在我还不能站起来,请您原谅。”

    农夫沉着脸说道:“你这个女娃娃,和这男娃娃,一样没意思。难道我救你,就是让你给我磕头的吗?你不给我磕头,难道我就不救你了吗?”

    郭泥忙道:“小辈知错了!等我好了,也不想你磕头!”

    郭泥伸出右手。

    农夫搭在郭泥右手上,渐渐地感应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恢复得不错…咦…”

    农夫忽然皱眉,表情有些怪异。

    不由地看了一眼郭泥,又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神情看起来,有些意味深长。

    “怎么…农夫前辈,有什么问题吗?”我着急地问道。

    农夫神情恢复正常,淡然地说道:“没什么问题,伤好了就从寒冰床下来,不用再担心毒性发作了。郭姑娘,休息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事情的。”

    农夫方才的变化,让我有些诧异。

    他同我说话的时候,眼睛忽然朝我眨了一下。

    这一幕,郭泥是看不到的。

    我明白过来,农夫有些事情,不能告诉郭泥。

    我忙笑道:“真是太好了,休息一会儿就没事!谢天谢地!”

    我把郭泥从寒冰床上扶下来,用袄子垫在石头边上,就让郭泥靠着石头休息。

    我与农夫走到一边。

    农夫眼光慈祥,笑着问道:“小娃娃,我问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据实已告!”

    我错愕片刻,道:“好!”

    农夫问道:“你喜不喜欢孩子呢?就是那种刚出来的孩子?”

    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还不知道!我刚十八岁,不知道刚出生的孩子是怎样的。我想,应该不会太讨厌吧!”

    农夫又问道:“那如果…你成亲之后,一直都不会有孩子,你会接受吗?你想一想,千万不要骗自己!”

    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如果没有孩子,其实我也可以接受的!我现在就过得很苦,我不希望的我孩子,跟我一样无依无靠,辛苦地活在这个世上。”

    农夫叹了一口气,又问:“那如果郭姑娘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办法生养孩子!你还会和她成婚吗?”

    我愣了半天,脑袋快速转动。

    终于明白过来,农夫绕了这么一个圈子,所要传达的意思了。

    我压低声音,问道:“前辈,你是说郭泥钩蛇之毒虽然解开了,但是还是留有后遗症!她以后没有办法生孩子了?”

    农夫点点头:“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对于一对少年夫妻来说,乃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你还是早些与她说清楚!这样,彼此之间也会少些伤害的。老夫看得出来,郭姑娘更爱你一些…你对她的爱还没有形成。”

    我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在农夫的注视之下,不由地低下了脑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问道:“那…可有医治的办法呢?”

    农夫摇头说:“我不想骗你!郭姑娘完全丧失了孕育孩子的能力。钩蛇之毒、玉尸尸毒、千年断肠草以及九幽寒气,伤害了她的身体…她虽然没有了性命危险,可以长命百岁。但是她绝对无法再孕育新生命了。这对你来说,应该是需要考量的事情!老夫,见过太多恩爱夫妻,因为无法孕育新生命,最后劳燕双飞!”

    我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老天爷竟然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如果农夫都说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的。

    “如果你无法忍受没有后代的命运,请你早些与郭姑娘割舍开来!这对你们两人都有好处!”农夫再次说道。

    他轻轻地拍打我的肩膀,接着说:“你做任何选择,都无可厚非。可一旦选择,要与郭泥姑娘厮守一生!你就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欺负她!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

    我倒吸一口寒气,没想到老天爷会在这里等着我们。

    会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前辈,我还不知道!”我一直低着脑袋,看着沾满泥土的雪地靴,脑袋嗡嗡地响着。

    “你能忍受世上的最凶猛的疼痛,说明你有着超强的毅力。你该给我一个承诺。郭姑娘留下这个可怜的后遗症,老夫是有很大的责任的。”农夫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无形之中,一股巨大的压力朝我袭来。

    我思索了良久,抬头与农夫目光对视,说道:“我的父亲在我阿妈怀着身孕的时候,便消失无影无踪!直到一年多前,我才见到他。郭泥自小便生活在没有温暖的家庭里面。或许,我们没有孩子,是我们以后最好的选择。农夫前辈,我在这里向你许诺。我们一旦真正成婚,我决不因为能不能孕育孩子,而欺负、背叛郭泥。”

    农夫摇摇头,苦笑道:“人世间,情感是最难勉强的。好吧,你这个承诺还算不错。如果以后你离开郭泥,请把实情告诉她。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很重要。老夫也希望你不要后悔…你没有像一个真正男人一样,向我许诺。所以,在我的心中,你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爷们。”

    我听得出来。

    农夫对我充满了鄙夷。

    因为我没有说出,此生此世,永不背叛郭泥这样的话。

    我给自己留了退路。

    我有些茫然,颓然地靠在石头上,心头乱糟糟的。

    是啊。

    我给自己留了退路。

    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爷们。

    或许要等我真正爱上郭泥,才会有真正的决断吧。

    “农夫前辈…”我开口喊道。

    农夫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就此打住吧!你果然对郭姑娘爱得不够深!在这件事情上,我是瞧不起你的。”

    我嘴巴张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我…我…”

    我不住地摇头,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是啊。

    郭泥落到今日这样子,完全是因我造成的。萧昆仑啊萧昆仑,你真的不像个爷们啊,我内心充满了自责。

    “够了!不要在老夫面前懊恼了。你既然带着大黑伞而来。老夫该教给你的东西,还是要教给你的。虽然你让我很失望!”农夫声音忽然改变,“把你这无用懊恼的泪水收起来,别在我面前表演了。”

    一时之间,我失去了辩解的勇气。

    我擦干泪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诧异地问道:“前辈认识大黑伞吗?”

    农夫哂笑一声,说道:“当然认识!老夫记忆力虽然衰弱了。但不至于连黑龙伞都记不住的。你萧昆仑是身带黑龙伞的神农使者!老夫怎能不知道呢?”

    我悻悻地笑了一声,上前问道:“前辈要教我什么东西?”

    农夫指着宫殿四周,道:“我要教你两种文字,以及两种符文。你要以最快的速度,记下这些文字,已经两种符文。”

    两种文字?两种符文?

    我不由地地皱眉,困惑地看着农夫。

    农夫朝郭泥那边看去,喊道:“郭小姐,我要带着萧昆仑转悠一下,教他一点东西。你要是累了,就睡觉。饿了,就吃东西。我这里有一些美味,是冰原上生长的菌菇,你让白脸猴给你煮汤喝!”

    农夫对郭泥说话的时候,口气明明柔和很多。

    郭泥应道:“那些劳烦农夫前辈了,您真是我见识的最好的人。我一定会好好恢复的。”

    安抚好郭泥之后。

    农夫带着我在地宫之下转动,说道:“进入魔宫有两条道路,左边那边上的文字与符文,乃是魔族的。右边那条入口,则是龙族的文字与符文。你既是神农使者,两种文字与符文,都要学会!最好是在短时间之内,将两种文字与符文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