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六章、天才与蠢货

    我心中微微一惊,原来进来通道的文字与符文,果然是魔族留下来的,与我的推测是一样的。

    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

    另外一边的通道,竟然是龙族留下来的。

    我本不相信世上有龙。

    但是见过龙尸,又在寒冰湖中,见过黑蛟龙,便相信人世间,是存在龙这种生物的。

    龙族怎么会有文字呢?那么巨大的生物啊?

    我心中充满了困惑与不解。

    “前辈!魔族的文字与符文,为何也要学习呢?”我困惑地问道。

    这些文字与符文,充满了极强的魔性。

    很容易扰乱心智的。

    稍有不慎,就会被其反噬,甚至失去本性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夜魔盯上你了,你自然要学习它们的文字,了解它们的历史的,掌控它们的特征,才能处于不败的地步!至于走火入魔,则要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了。”农夫板着脸,很是不高兴地说道。

    我细细想了一会,点点头说:“好!”

    从农夫刚才那番话,我渐渐否决了他就是神农氏炎帝。

    但是我相信他与炎帝陛下是相识的。

    他现在传达的要求,应该就是神农氏炎帝陛下的要求。

    那我就要掌握魔鬼的文字与符文。

    管它是魔族还是龙族文字。

    左边通道的灯全部亮了起来。

    白大力探着脑袋,趴在通道口子里。

    农夫飞出一颗石子,直接贯穿了白大力的右脚,九幽寒气快速散开。

    “这是你可以偷听的吗?若有一个字符进入你的脑海里!老夫就送你归西!”农夫喝道。

    白大力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这里一共有约莫有七百个文字,依旧十三幅符文图案!文字的构造与汉字比较相似。我给你讲解之后,你应该就会掌握的。最主要的是它的发音,至于符文图案,会复杂一些!”农夫说道。

    整个人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与他研究千年断肠草的时候,又不太一样的。

    现在,他变成一个教人识字的先生。

    我点点头。

    农夫开始一一讲解,包括这些文字如何构造出来,究竟有什么意思。

    农夫虽然自称记忆力不太好。

    但是他却能熟练地读解出每一个文字。

    魔族的文字与汉字比较相似。

    给我的感觉,两种文字似乎相互借鉴过。

    经过农夫的讲述,再加上我认识汉字的基础上,几个小时之后,七百个字基本上就能通读下来。

    再经过农夫的解释,我大概明白这七百个字所传达的意义。

    前面两百左右的字,是赞扬夜魔的。

    颂扬他的英名,以及他杰出的成就,总之就是各种吹牛的话。说夜魔是天地间最大的英雄,它是这个世界最有智慧的圣王。

    后面五百个字,则是将近一百条的口诀。

    我惊讶地发现,黑风魔头念到的那句“萨萨婆罗多”,就在这里面。

    农夫严肃地说道:“这些口诀的字面意思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们的‘发音’,正确地发音,才能产生作用!你掌握这些发音,以后可以用来对付夜魔的手下。先休息一会儿!”

    我已经将这七百字背诵记一下来,但是尚未准确地发音。

    我回到魔宫正殿之中,郭泥熬好的菌菇肉汤。

    我喝了两碗之后,短暂地休息了半个小时。

    我进入高强度的学习之中。

    魔族文字的发音非常地拗口,连在一起,有时候读下来,就会上气不接下气。

    我整个人大汗淋淋,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对体力消耗很大。

    一百条口诀,中间休息了好几次,喝过三回菌菇汤,睡了三觉后,方才记了下来。

    农夫把手放在石壁上,一一走过,待我背诵下来之后,便伸手将文字毁掉。

    最后通道的七百魔文,变成了一堆碎石头,全部进入我的脑海之中。

    农夫道:“我若死了!你便是掌控魔文的唯一一人!哎,我记忆力很差,已经忘记了。你现在就是唯一的一人了。”

    我当即倍感压力,生怕自己忽然全部忘记了。

    随即,是十三幅符文图案。

    农夫道:“这些符文图案,在人间可能还有存在。我逐渐给你讲解,等到你记下来之后…我再告诉你破解的办法。这样,你以后遇到魔族的符文,就不会束手就擒了!”

    我点点头。

    十三符文图案,变化诡异。

    虽然简单地落在石壁上,但我总能感觉到力量,就会从里面涌出来。

    随时都会有一只黑手从里面钻出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

    我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

    我深吸一口气,叫道:“我看着它们的时候,总感觉到里面涌动着强大的力量!”

    农夫道:“这里是魔宫!有些血煞之气寄存在符文之中,是很正常的。文字也好,符文也好,都是约束力量、使用力量的一种方式,这一点你要明白。你要守住心田,固守本心,不为所动!”

    还真是的。

    道门之中,苗疆境内,皆有符文图案,的确是人类使用力量的一种方式。

    魔族的文字与符文,也是它们使用它们“力量”一种方式。

    一种可以学习掌握的方式。

    我感叹地问道:“那这些文字与符文,应该是魔族之中,一位有着大能耐的人发明创造的吧!”

    农夫迟疑了片刻,说道:“是夜魔!”

    我想起最开始那些对夜魔的赞美之词,看来这个夜魔还是相当自恋的。

    不过,它能创造一种文字与符文,称得上是有大智慧的人。

    我长叹一口气:“这夜魔还真是一个自恋的人。”

    农夫一一讲解,第一幅符文叫做“求魔”,到最后一幅叫做“忘忧”,每一幅符文图案,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

    每一种符文的破解之法,也一一传达出来。

    我超强的记忆力再次发挥了作用。

    十三幅符文图案尽数记了下来。

    农夫严肃认真地问道:“萧昆仑,告诉我,你记下来了吗?”

    我默想了一会儿,点点头。

    农夫以最快的速度,将符文图案全部震碎,道:“我已经全部忘记了。从此,魔族十三幅符文以及破解之法,只有你一人知道!记住我的忠告,你记住魔符,不是为了自己使用的,而是为了遇到魔符,知道如何破解的。不要轻易使用魔符,否则你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我单单与这些符文图案对视,便能感知到它们强大的力量。一旦用出来,力量肯定非常惊人的。

    我坚定地点点头:“夜魔的东西,我绝对不会使用的,这点自制力我还是有的。”

    农夫满意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碎石落在地上,黑色的碎片散了一地。

    魔宫之中响起一股低沉的抗议声。

    农夫大笑:“夜魔的心血报废了,它在向我表示不满!哈哈哈,它越不满,我就越高兴!休息一会儿,马上去另外一条通道。”

    我脑袋胀得很,一下子接受这么多新奇的东西,整个人都处于迷糊的状态之中,坐在炉火边上,眼前依旧飞舞着各种文字与图案。

    “萧大爷,那些文字与图案,就这样毁掉了!真是太可惜了。”白大力小声地说,眼神之中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

    我扭头看了一眼白大力,道:“这话不要再说了!”

    白大力连忙缩了缩脑袋,狡黠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郭泥经过休息后,气色好了很多,已经可以来回走动了。

    农夫这几日,帮她熬了一些调理的药物。

    郭泥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郭姑娘,要不要我教你炼制药材的办法!千年断肠草的萃取法子。我都教给你!”农夫见郭泥百无聊赖,便试探地问道。

    郭泥眨动眼睛,迟疑了片刻,点头说道:“好!”

    农夫没料到郭泥答应得如此干脆,哈哈大笑地说:“有意思!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女娃娃,对老夫胃口。”

    接下来一段时间。

    农夫所有精力与时间,都花在郭泥身上。

    郭泥本是极其聪慧、心灵手巧的女孩子,对于农夫所教习的内容,竟然一学就会。

    农夫喜出望外,又滔滔不绝地口述了各种药理知识,还有各种秘方。

    讲了人体经络与穴位的分布。

    最后讲到了各种复杂毒物的解法,其中还有古怪蛊虫解法。

    总之奥秘无常,坚深难懂。

    我油然感叹,农夫还真是博学啊。

    郭泥听过一遍,便能记下来,能完整地复述出来。

    农夫啧啧称奇,不由地赞道:“女娃!你有资质成为女神医啊!没曾想到,你竟如此有天赋。”

    郭泥吃吃了笑了笑,抓了抓脑袋,笑道:“可能是我能感知各种虫子、药材的气息,所以我感觉你给我讲述的知识,都是鲜活的画面…都是不自觉地钻入我的脑海里的,所以我一下子就记住了的。”

    农夫满意地点点头:“不得不说,你比男娃要聪明。你一天就记下来的内容,是他的十遍都不止。和你相比,他简直就是蠢货中的蠢货。”

    我呆住了:“这…”

    好好地坐在火炉边上烤火,结果落个蠢货中的蠢货。

    我找谁说理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