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七章、觉醒的黑龙伞

    “萧大爷,高人这是在夸奖师娘,你不应该生气的,你应该感到高兴的,这么聪明的老婆,上辈子中了大奖,才会娶到手的!”白大力笑着说道。

    我瞪了一眼白大力。

    白大力连忙吐了吐舌头,两排细密的牙齿都露了出去。

    郭泥的学习告一段落之后。

    我又跟着农夫,走到另外一边的通道。

    这边的通道要高一些。

    龙族的文字与符文图案更加磅礴。

    所展示出来的力量,乃是一种野性的力量,更加古老,更加深奥。

    看到这些文字与符文,我能感觉到热血沸腾。

    我跟着农夫走了一遍。

    我发现在其中一面斑驳的壁画,与龟纹龙符的图案非常类似。

    斑驳壁画很不完整,相对于龟纹龙符而言,简单一些。

    我被这些文字与符文所震惊,但心中有不少困惑,不解地问:“前辈!龙那么大,它们怎么会有文字,又怎么会有符文图案呢?”

    根据我对龙的想象。

    它们不会在这里留下这些文字的。

    甚至它们不会有文字产生的。

    农夫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道:“和郭姑娘相比,你果然是个蠢材!谁说一定要黑龙自己留下这些印记呢!由人领悟到龙族的真意,替龙族创造了符文与文字,可不可以呢?”

    我越发困惑,抓了抓脑袋,摇头说:“我还是没听懂!”

    农夫叹了一口气,说:“根据巨龙飞行的图案,以及它们鸣叫发出来的声音,造出来文字,以及创造与龙符,行不行呢?蠢材!凡事不要一根筋,多开阔些思路吧!”

    龙文与龙符竟是这么来的!

    我惊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若真是这样,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捣蒜般点头,叫道:“当然可以!原来是这样的,那我知道了。不知道造出龙文与龙符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不会又是夜魔吧!

    我心中暗暗嘀咕,最后这一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农夫摇摇头,说道:“反正不是你心中想的人,当然也不是我。至于是什么人创造出来的,我已经忘记了。”

    农夫否定了夜魔!

    我双手一拜,说道:“那请前辈教我!”

    龙文与龙符比较少。

    龙族文字一共七十七个,而龙符一共也只有八幅图。

    龙文对应的汉字意思也非常简单。

    简单总结起来,就是“前后左右…上下…东南西北…攻击…防守…”等等。

    发音比较怪异,大部分是吼叫发出来。

    充满了激情。

    “这是驯龙的文字吗?”我把这七十个字一一记下来之后,后知后觉地问道。

    这完全是指挥黑龙的文字。

    农夫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发音,至于它们到底有什么作用!我完全不知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我愣了一会儿,想来世上多年都没有龙出没了。农夫没有实践过,不知道也是非常正常的。

    接着的八幅龙符图案。

    农夫只让我好好记下来就可以了。

    农夫说道:“不瞒你说,龙符如何使用!我给忘记了,你记下来之后,自己好好消化,有什么不懂之处…当然你问我也没有用的。”

    我心中暗自腹诽,还可以这样,你竟然给忘记了。

    没等我说话。

    农夫就顺着通道跑了出去:“那黑僵尸又在外面聒噪不安了,真是烦心啊!”

    我坐在八幅壁画面前,一一扫视,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记住。

    好在,我以前记过“龟纹龙符”。

    记下符文的走势与变化,并不是一件难事。

    最终,我确定完全记下了八幅符文图案,完全烙印在脑海之中,怎么都挥之不去了。

    我这才大踏步走到魔宫之中。

    郭泥与白大力皆是讶异地看着我,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脑海之中回荡着龙文的发音,龙符不断地在我眼前飘动。

    我心中忽然有所动,随即将大黑伞拿在手上。

    我明显感觉到大黑伞在颤动,不断地回应着我的呼吸。

    “上!”我脑海里想着龙文对应的读音,大声地吼叫出来。

    我右手的大黑伞随即快速地往上一抬,几乎是牵引着我的右手,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完成了这个动作。

    我顿时大感欣喜。

    我感觉自己发现了一片崭新的世界。

    这七十七字龙文,以及它的读音,可以操控大黑伞的攻击方向。

    我又在脑海里回想着其他的龙文。

    大黑伞犹如一只灵活的黑蛟龙,不断地穿行刺出。

    大黑伞似乎拥有了崭新的生命。

    它变得格外地开心,格外地兴奋。

    我一边催动大黑伞,一边运行星云步。

    大黑伞快速攻击,又迅猛地防守。

    星云步来源于大黑伞上的星象图,是使用大黑伞的步法。

    可一直以来,我都没能完全发出大黑伞的作用。

    无法正确地使用大黑伞。

    朱仙儿前辈教过我的黑伞功,最开始是衣带功上脱胎而去,并非专门针对大黑伞的。

    直到今日,直到此刻,我才找到使用大黑伞的法门。

    而催发它生命力的秘诀,就是那“七十七个龙族文字”。

    我尽情地运行星云步,脑海里不断地诵读龙文。大黑伞越来越快活。

    我也越来越忘我。

    到最后,我与大黑伞越来越有默契。

    它几乎随着我心意变动,动作完全没有滞缓。

    我尽情地施展星云步,不断地变化着大黑伞的攻击手法。

    最后,我双脚收拢,将大黑伞收住。

    大黑伞的低吟声渐渐地平息下来。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片刻之后,我热泪盈眶。

    经历那么多波折。

    今日终于找到正确驱使大黑伞的法门了。

    从此以后,黑龙伞在手。

    我再也不用畏惧那些恶毒、凶残的敌人了。这种兴奋难以压制,泪水便夺眶而出。

    “师娘!师父现在痛哭流泪,是不是因为太高兴了呢?”白大力悄然问道。

    郭泥回过神来,道:“没错!这是开心与苦尽甘来的泪水。”

    我深吸一口气,将泪水擦掉,笑道:“郭泥!我终于知道如何使用黑龙伞了。到了今日,它终于能感受到我的号令了。”

    郭泥兴奋地说道:“太好了!真是可喜可贺!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了。”

    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空气磕了三个头,朗声叫道:“师父,义父,从此以后,孩儿再也不会任人欺负了。你们在天之灵,也该感到宽慰了。”

    这一刻,多么地难得。

    这一刻,我等待了太久。

    这一刻,我忍受了太多。

    “萧大爷,这黑龙伞在你手上,简直太厉害了。我什么时候能有你的百分之一厉害就好了。”白大力崇拜地看了过来。

    我起身走到火炉边,擦去额头的汗水,道:“我现在心情不错,你不要提拜师的事情。”

    白大力哦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铁锅上冒着热气,肉干与菌菇香味混合在一起,香味传遍了整个魔宫。

    我与郭泥饱餐了一顿。

    很快,就听到农夫生气地叫喊:“那个黑僵尸,自称是蚩尤!一定说我是认识他的。他算老几啊,我为什么一定要认得他呢!”

    郭泥惊道:“前辈对战神蚩尤,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你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这么个人吗?”

    农夫摇摇头说:“不瞒你说!我记得我那头耕田的水牛,但是从来没听说过蚩尤这个名字。”

    这话说得…

    我心想,要是蚩尤尸身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郭泥眨眨眼睛,看着农夫:“那…那前辈,你真是农夫吗?我感觉你深藏不露,真实身份一定非常非常惊人的!”

    农夫虽然不太爱搭理我,但是对于郭泥的提问,还是非常热心的:“郭泥姑娘!老夫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种田耕地!种田乃是天底下最有成就感的事情。辛苦一年,就会有收获的。老天爷绝对不会亏待辛苦劳作的人。不过,我们也怕天灾,遇到旱灾与水涝,那就很难熬了。

    ”

    言下之意,就是他没有说谎,也没有掩饰自己的身份。

    农夫便是他最引以为豪的身份了。

    郭泥点点头,笑道:“小辈相信前辈所言,你就以为是充满智慧、学识渊博,医术高明的农夫前辈!蚩尤老儿在你面前,连一头水牛都不如!你千万不要跟那只又黑又老的僵尸置气!”

    农夫哈哈大笑,怒气渐消,随即看着我,问道:“萧昆仑,我出去一趟,你记得如何了呢?”

    我道:“已经全部记下来,无一遗露…甚至还有收获,尤其是…”

    农夫打断我的话,道:“好!那我去把龙文与龙符毁掉。我们出去会一会那老黑僵尸,再不出去的话。我会被他们烦死的。你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是时候离去了。”

    农夫动作很快,通道里传来撞击的声音。

    石头落地,噼噼啪啪作响。

    白大力依旧痛心地说道:“真是可惜啊!就这么毁掉了。”

    郭泥起身走到我耳边,小声说道:“呆会,我们一起给农夫前辈磕头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