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八章、和铁骨小试身手

    我点点头,说道:“好!”

    农夫虽然不希望给他磕头,但是此刻即将离去,再无报答他的机会。

    磕头致谢是应该的。

    农夫返回魔宫中间,道:“咱们出去!会一会那两只老僵尸!”

    郭泥上前,硬让农夫坐在石头上,又拉着我,两人齐齐跪在地上。

    咚咚咚,每人都磕了三个头。

    农夫叫道:“哎呀…哎呀…你们这是干嘛啊!”

    郭泥诚恳地说道:“农夫前辈!大恩无法报答。郭泥十七岁之前都感受着世间寒冷,唯独从前辈这里,感受到了温暖。请您接受我…我是真心真意,谢谢您老人家…祝您老人家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里!”

    郭泥说着说着,泪水涌了出来。

    农夫上前将郭泥扶起来,道:“郭姑娘。我送你一株忘忧草!这是长在这忘忧乡的小草。你带着它之后,如果遇到不想记住的事情,或者遇到难受的事情,就把它吃下去。老夫的医术…其实还欠了些火候的…”

    农夫这话有言外之意。

    他觉得救活郭泥,但是留下后遗症,是他的失误。

    忘忧草是给郭泥,用来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的。

    如果我与郭泥分开了,郭泥无法承受悲痛,就可以吞下忘忧草。

    农夫从寒冰床边上,找了不少东西,终于摸出了一盒药材,直接塞到郭泥手上。

    木盒上还有淡淡的清香。

    郭泥泪如雨下,接过忘忧草,贴身放好。

    忘忧草,真的能忘掉痛苦吗,我心中暗暗地思索着。

    农夫看了我一眼,道:“你也起来吧!跪着干嘛!我教你是因为你是神农使者,是因为你的身份,你不用谢我。”

    我悻悻地站了起来,将包裹背起来,把大黑伞插在腰间。

    我站在魔宫中间,眺望了一眼夜魔之眼的方位,保持着平静的心情。

    诸多魔头的浮雕,最终不过是石头。

    夜魔之眼也没有之前那么吸引我的注意力了。

    从左边通道走到入口处。

    “你们先出去,告诉那黑僵尸,先不要急躁…随后我再出来!”农夫嘱咐我。

    我与郭泥点头。

    农夫在石头上敲动了一下,开了一个小门。

    我、郭泥、白大力同时滚了出去。

    随即,入口的石头快速合上了。

    没等我们站稳。

    蚩尤尸身与铁骨将军就冲了过来。

    两人头发凌乱,眼神也格外地压人,一看就非常地急躁,非常地不淡定。

    蚩尤尸身叫道:“萧昆仑,你跟那老东西说一说…让他出来。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

    铁骨将军也道:“没错!炎帝不能永远躲在地底下的。仗着机关入口变化莫测,就把我们丢在外面。这不是待客之道!尤其是从远方来的客人。”

    我将大黑伞取出来,握在右手上,道:“魔帝,铁骨,你们稍安勿躁!农夫前辈…答应…”

    蚩尤尸身直接打断我的话,叫道:“狗屁农夫!他分明就是神农氏!他这是在掩饰,难道你还没有察觉出来吗?”

    这…

    我话还没有说完,蚩尤尸身直接就打断了我的话,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急躁啊。

    我耸耸肩膀,道:“魔帝,如果你连话都不然我说完,那咱们就没有聊下去了。农夫前辈,是不会出来见你的。”

    蚩尤尸身大叫一声:“小辈!你顶多是个代言人,你还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你要想教训我,你显然还不够资格!”

    蚩尤尸身身上多了一股黑色的气息。

    铁骨叫道:“陛下!咱们擒住萧昆仑,用萧昆仑来逼迫炎帝现身!”

    蚩尤尸身叫道:“甚好!”

    祝衡与东南西北也奔袭过来,环伺在四周。

    祝衡吼叫道:“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抓住萧昆仑!”

    我缓缓抬起右手,道:“祝前辈。我在地下学会了一些本领,正好想活动活动。铁骨将军既要和我动手,那就试一试吧!”

    我自信地看着祝衡。

    祝衡笑道:“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现在的气度与之前果然不一样了。”

    我正好想试一试用龙文催动大黑伞的效果。

    我心中默念龙文的发音,手中的大黑伞随即发出低吟的声音。

    铁骨将军自有他的骄傲,冷笑一声:“少年昆仑,我承认你有天赋!但光靠这几天的时间,你就想赢我…那是不可能的。”

    我快速移步,从乱石怪石之中走出来,到了相对平坦的地面上,右手缓缓抬起大黑伞,道:“那我也想试一试。”

    蚩尤尸身道:“速速抓住萧昆仑,那老农夫快把我急死了!”

    铁骨将军得了命令,右脚发力一蹬地,便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前,身子还没有靠近,但是雄浑的尸气已经冲了过来。

    不愧是尸祖级别的僵尸。

    速度与尸气,都达到了顶尖的水平。

    “黑龙伞,挡!”我心中默念,随即发出怒吼之声,脚上运起了星云步,五虫的力量散步全身。

    铁骨的双掌不断地打来。

    我与大黑伞几乎炼成一体,挡住了铁骨所有的攻击,有些动作太快。

    我便腾挪跳动,以星云步躲了过去。

    我耳边回荡着大黑伞的低吟声,全身热血沸腾,几乎达到了忘我的地步。

    祝衡惊道:“莫非真是陛下!黑龙伞完全发挥出它神兵利器的作用!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铿铿!

    铁骨号称铁骨,双手非常地有力量,硬度也非常结实。

    与大黑伞发生碰撞,就好像钢铁碰在一起。

    他完全不惧怕坚硬的大黑伞。

    铁骨叫了一声:“不错!比之前有进步!但是我才用了三成的实力!若用十成功力,你还是招架不住的。”

    我抡动大黑伞,朝铁骨砸过去。

    铁骨被迫后退了两步。

    我充满自信地说道:“吹牛谁都会!我现在才用了一成的实力。若我解开封印,我会把你踩在地上摩擦!”

    铁骨彻底怒了,双手往上挣扎,肩膀处开始发生了变化,裹在身上的衣服破裂了。

    很快,铁骨周身上下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他的肤色由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双眼也变成了红色。

    铁骨还有这一套变化,不简单啊。

    气息较之刚才越发恐怖。

    他的个头也高了很多,可以与我平视了。

    铁骨再次冲了过去,全身笼罩在红色的雾气之中,速度达到了极致。

    它前冲的时候,空气之中,发出“啾啾”的摩擦声。

    嘭!

    铁骨冲过来之际,大黑伞猛地撑开。

    铁骨所有力量落在伞面之上,力量也随即传到我身上来。

    很强大的力量。

    我在地上滚了几圈。

    铁骨紧紧地追了过来,双脚交错地踩了过来,地面不断地留下了脚印。

    蚩尤尸身喊道:“老农!你要是不出来,你的传人就会被踩死的。你花了那么多气力教他,应该不会看着他死在这里吧!”

    铁骨踩踏的动作很快。

    我快速地躲闪,单手撑地,一跃跳了起来。

    大黑伞与我心意相通,伞面已经收了起来,伞尖快速地朝铁骨刺去。

    直接对准了铁骨的右眼。

    这一式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铁骨周身的血红之气包裹住大黑伞,想阻挡大黑伞前冲的力量,但是尽数失败了。

    大黑伞不断地往前刺去。

    铁骨则是不断地后退。

    在大黑伞距离铁骨右眼还有二十厘米的时候,铁骨右手一把握住了大黑伞,双腿发力,一声长啸,生生挡住了大黑伞前冲的姿态。

    我双手握住大黑伞,右腿蹬地,全部力量灌注在大黑伞上。

    我目光与铁骨将军对视,毫无畏惧。

    铁骨眼神也没有刚才那么凶猛,但是大黑伞不断地有力量冲过来。

    铁骨身上的血红之气渐渐变弱:“萧昆仑,没想到几天不见。你就脱胎换骨了。本将从未见过这种变化!我要想抓住你,已经很困难了。但是你靠一把黑龙伞,想要胜我!也是不可能的。你现在看到的我,还不是我的终极状态。与你动手,还不需要解开终极状态。当然,你也有玄武封印。”

    对于尸祖的实力,我心中是清楚的。

    与铁骨对峙这么久,我没有输,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

    铁骨不会说大话,他这个状态之后,定然还有终极状态。

    一旦他解开终极状态,我就要解开玄武封印了。

    我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是愿意好好听我把话说完了。”

    我手上的力量没有减弱,依旧全力与铁骨对峙。

    铁骨眼神渐渐恢复正常,道:“一切靠实力说话。我数三声,咱们同时收手!本将愿意听你把话说完,你大可放心,本将乃是言而有信之人。”

    我应道:“好!”

    铁骨默念三声之后。

    我们二人同时收手,两人快速退开。

    铁骨很快便恢复到原来矮小的样子。

    铁骨将军朗声道:“萧昆仑,你运气很好!从此以后,这九州大地的僵尸,见到你都要躲得远远的。你不愧是蛊神巫鸿选中的少年,也不枉费他把你从昆仑虫门救出来。”

    铁骨将军由衷地说出这番话。

    蚩尤尸身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蚩尤尸身不满地叫道:“说正事,别说这些没有的、吹捧拍马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