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三九章、突变

    我哈哈笑了一声,心想铁骨将军,果然是同情蛊神巫鸿的。

    我收起大黑伞,插在腰间,道:“魔帝!我也不确定农夫是不是炎帝陛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呆久了,记忆力出现了偏差,很多事情不记得了。所以,你不要急躁,呆会我请他出来,有话好好说。”

    蚩尤尸身狐疑地看着我,问道:“记忆力出现了偏差,你确定他不是在骗我吗?”

    郭泥道:“魔帝陛下!农夫的确是遗忘了很多事情。我们与他交流的时候,他总是脑袋疼,记不起事情。对于一个失去记忆的人,你强迫他回忆过往,是非常痛苦!小辈请求您老人家,能多给他一些时间,不要逼他!”

    蚩尤尸身陈思良久,自言自语地说道:“难怪他不记得我,敢情是得了健忘症啊。希望他能想起那些重要的事情。”

    随即对我喊道:“萧昆仑,快去叫他出来。本帝跟他好好说一说过去的事情,他就会全部想起来的。本帝向你保证,有话好好说,绝对不会急躁的,当然我也不会动手打架的。”

    蚩尤尸身脸上的怒气好似消失,怒火渐渐平复,又重新感觉到希望了。

    我再三嘱咐之后,方才走到怪石之中,大声地喊道:“农夫前辈,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他们保证好好说话,不会急躁的。你放心吧…出来吧。”

    我一连喊了数声,从忘忧乡另外的山头上,发出了机关闭合的声音。

    农夫前辈一袭灰袍,站在一块石头上,蚩尤尸身与铁骨将军快速飞奔过去。

    农夫连忙喊道:“好了!你们不要靠得太近!保持一段距离说话,大家彼此都轻松一些。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聒噪的黑僵尸!还是我以前的老牛好,话不多有草吃就可以了。”

    蚩尤尸身与铁骨将军忙驻足,并排站立,目光朝农夫看去。蚩尤尸身又与铁骨将军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点头,确定眼前之人就是炎帝陛下。

    我、郭泥、白脸猴、祝衡以及东南西北也忙往那边移动。

    最终,我们也在距离农夫十来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离寒水湖并不远,杂乱石头没有任何规律。

    有幽风从寒水湖吹来,不少九幽寒气在忘忧乡上空飘动。

    光线相比刚才,暗了不少。

    黑夜可能又要来临。

    不过在忘忧乡上,即便黑夜来临,也不用担心完全被黑暗笼罩,至少这里会有亮光的。

    “老牛?吃草就可以了?…”蚩尤尸身怒道,“你这话也太损人了吧!看来你一个人住久了,什么都忘记了嘛!你好好看看,像我这样剽悍的人,你怎么能忘记呢!”

    蚩尤尸身虽然愤怒,但是这怒吼声分明是降了基调,音量并不是很大。

    农夫看了过来,摇头说道:“你这也算剽悍吗?我以前的老牛,一身腱子肉,比你剽

    悍多了。我为什么要记得你,要把我的老牛给忘记了。”

    我不由地有些焦急,农夫两句话不离耕田的老牛,还真是农夫本色,但是这话也忒难听了。按照蚩尤尸身的脾气,再说上两句,又要争打起来。

    这不是我想要看到。

    果然,蚩尤尸身的脸色越发难看。

    我忙压低声音说:“魔帝,农夫前辈喜欢开玩笑。你若有办法唤醒他沉睡的记忆,就耐心一点!这样,也有利于解开你的疑问!”

    蚩尤尸身长途跋涉,目的就是找炎帝陛下问一个问题。

    如果眼前此人就是炎帝陛下,只有在炎帝陛下恢复记忆,才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果然,蚩尤尸身长舒一口气,强忍住怒火往前跳了几步,停在距离农夫五米左右的距离,双手张开,叫道:“老对手!老朋友!请您仔细瞧一瞧。咱们以前还打过架的,有过激烈的战争!在涿鹿咱们激战过。虽然你门用了不光明的手段对付我,但我现在不会找你报仇的。你好好想一想吧!”

    祝衡冷哼一声:“蚩尤老儿!炎帝想要赢你,何必用不光明的手段!你就事说事,不要胡说八道!颠倒是非黑白!”

    农夫眉头拧在一起,双手揉动太阳穴,陷入思索之中,神情非常地痛苦,灰袍在幽风之中吹动,看了一眼远处的寒水湖,不由地哆嗦一下。

    农夫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我悄然问祝衡:“是炎帝陛下吗?”

    祝衡也有些迷糊:“气度的确很像!但是…只是很像。于我而言,我还是无法判断!因为于我而言,我对炎帝陛下的认知,都是出自族内人的传颂,并没有真正地见过!总之很像很像…”

    我再看祝小东。

    祝小东看了一会,也是摇头说道:“怎么说呢,还真是令人很困惑。我现在也吃不准了。”

    我好奇地问:“你应该记得炎帝陛下的,怎么这么又吃不准了呢?”

    祝小东沉闷地回应,摇摇头说道:“因为时间太久了,轮廓与炎帝陛下很像,但是细节上,还是有颇多出入的。可是,人总会变化…说不定炎帝陛下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呢!”

    十年时间,小孩会变成大孩子,中年会变成老年。

    时间会改变人的肤色、仪容甚至某些动作,这都是有可能的。

    东南西北与炎帝陛下分开时间,要以百年、千年计算。

    如此漫长时间,人有一些改变,乃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幽风吹来,气温也下降了很多。

    农夫长舒一口气,摊手道:“抱歉!老夫只是个种田的,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你们都找错人了…你们若要问我种田的事情,我肯定知道得清清楚楚!几时下秧苗,几时收割,除

    草防虫害,我都是知道的。”

    祝小东道:“这些也是炎帝陛下所擅长的。炎帝陛下发明了刀耕火种,造出很多农具,教生民开荒种植粮食。”

    农夫眼睛一亮,点头道:“我也能造出农具出来。可惜这里缺少木材!我还想过各种新奇的农具。不过,老夫想过。我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人间的农具早就日新月异,比我所想要多得多,使用得多!”

    蚩尤尸身闻言,朗声叫道:“炎帝!你何必掩饰自己呢!你虽然换了一张脸!但是你的气度与气质是不会变的。你就承认吧!你就是炎帝神农。”

    铁骨也附和道:“没错!炎帝陛下。你是长者,大家都是故人,又何必遮遮掩掩…还是以诚待人。”

    农夫摇摇头,叫道:“你真是…你们真是的。难道我说真话,你们都不相信吗?我真的不是你们口中那个人…我连听到都没有听过。我只是恰巧了解耕田!”

    农夫急得直跺脚,神情看起来,非常地烦躁。

    对于诸多的怀疑与不信任,农夫显得格外地难受,整个人眼睛都充满了迷茫。

    我忙说道:“魔帝!据我对农夫前辈的观察,他可能认识炎帝,但是他并不是炎帝!”

    农夫认得大黑伞,知道神农使者的。

    从这一点,他应该知道炎帝陛下。

    要不然,他怎么会教我认识两只文字与符文图案呢。

    只是认识炎帝陛下,这应该是最真相。

    只是农夫忘记了这一点。

    蚩尤尸身斜视了我一眼,说道:“萧昆仑,农夫这个名字本就是个欲盖弥彰的名字。神农本就是个农人…农夫这个名字是不会有错的。他绝对就是炎帝!”

    农夫直跺脚,叫道:“看来你真是无可救药了。老夫说真话,你竟然不相信我。那也没办法,你就当我是神农吧。”

    蚩尤尸身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老友!你最终还是承认!我有个问题要单独问你。你若是方便,咱们单独谈一谈!你放心,本帝不会偷袭你的。”

    “还真是头痛!你还是不要问,你说的那些问题。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吗?”农夫长叹一口气,神情非常痛苦地说着,双手捂住脑袋,发出了数声痛苦的叫喊声。

    蚩尤尸身的逼问,引发了农夫的头痛之疾。

    就在农夫抱头叫喊之际,铁骨将军忽然扑了出来,动作极快无比。

    这一变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我当即喝道:“你要干嘛!”

    我运气星云步。

    祝衡怒喝一声:“黑僵尸,休要动手伤害这位先生!”

    祝衡也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正当我们以为铁骨是冲着农夫而去的时候。

    “炎帝陛下!你要当心!”铁骨将军大叫喊。

    农夫身边飞出一块拳头大小石头,直接冲着铁骨将军而来。

    又有两块石头朝我与祝衡飞来。

    三块石头又快又准,力度很大,发出了破空的声音。

    迟缓了铁骨、祝衡与我三人的动作。

    从怪石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全身掩盖得很好,手中多了一把全通通黑的匕首。

    农夫正处于焦虑之中,慌乱之间,连忙伸手去挡那把匕首,用脚去踢那人。

    只见那人的动作,丝毫不比农夫慢。

    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我本能地将大黑伞举起来,用尽全力朝那人扔去。

    那人脑袋一歪,躲过了大黑伞。

    啊!

    农夫发出了一声怪叫,心口处已经多了一把尖锐的黑色匕首。

    “你最终还是来杀我了!”农夫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