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四零章、追击

    我们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那人忽然出现。

    乘着农夫意识混乱,脑袋发痛之际,一把漆黑匕首直接刺中了农夫的心口位置。

    农夫应该是一只存世多年的僵尸,身体异常坚硬,寻常武器根本就难以伤害到他。

    但是这把漆黑的匕首,却穿透了农夫的心口,可能伤害到了他的尸心。

    那把匕首漆黑如夜!

    那人根本一击致命,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农夫。

    “哈哈!不要过来!”那人目光一横,朝我们看过来。

    农夫也抬起右手,示意我们不要靠前,道:“这是老夫一段难以割舍的过往,今日终于要放下了。对老夫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农夫与这来人好像是认识的。

    或者说,他知道来人为何要刺杀他,直接攻击他的尸心。

    那人蒙着脸,双眸深黑,目光凌厉带有杀意,叫道:“农夫!你苟活到现在,已经是你的运气!今日我送你上路!”

    那人握着匕首的右手往前一推。

    农夫踉跄地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叫道:“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听他的号令?”

    那人快速地后退,冷笑道:“我是来杀你的人!”

    农夫猝然倒地,气力也变得柔弱起来。

    郭泥快速跑了上前,喊道:“农夫前辈,你受了很重的伤!我想办法治好你,我跟你学过的。”

    农夫摇头苦笑:“今日便是我的终结之日。”

    那蒙面人后退的速度极快,铁骨将军奋力追击,锋利的爪子朝那人抓去。

    那蒙面人动作异常地灵敏,以极快的速度,朝湖边跑去。

    铁骨将军奋力一击落空了,随即紧追不舍。

    我操起落在地上的大黑伞,奔袭上前,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

    蚩尤尸身怒火叫喊传来:“铁骨!不要放过此人,抓过来,本帝要亲自审问他!”

    那蒙面人与铁骨的速度很快。

    我将星云步运行到极致,方才可以追上去。

    眨眼之间,便到了寒水湖边上。

    不断地有九幽寒气冒过来。

    那蒙面人丝毫没有减速,依旧保持着快速逃逸,顺着湖边跑动。

    在湖边有块一米高的大石头。

    那蒙面人纵身跳到大石头上,回头看着我与铁骨,冷笑道:“就凭你们二人,也想擒住我。你们这是做梦…忘忧乡的黑暗马上就要来临了…”

    我与铁骨停在石头边上,两人互为策应。

    铁骨叫道:“一路上都鬼鬼祟祟,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蒙面人冷笑一声:“我何曾鬼鬼祟祟过!只是你们没办法追上我而已!现在反而说我鬼鬼祟祟了。真是天大的笑话。技不如人,反过来往我身上泼脏水,你们真是可怜的弱者!”

    我心中震惊不已,眼前之人,正是在我们前面,抢先进入绿海虫门的人。

    等到了忘忧乡之后,此人就彻底消失了。

    我一度以为他去别的地方了,根本没有到忘忧乡。

    这几日在魔宫之中,也没有时间去搜寻此人。

    没想到,他竟然就藏在忘忧乡附近。

    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来这里的目的,竟然是刺杀农夫。

    我怒道:“原来是你,一路上给我们使各种绊子不说。今日又暗算了农夫前辈,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与铁骨分别站立,做好扑上去的准备。

    那蒙面人笑道:“我没想到你们能闯过三关,真是不容易啊。不过也多亏了你们,若不是你们的话。我还真没有把握刺中那老怪物。萧昆仑,在这里我要感谢你啊!哈哈哈…”

    那蒙面人非常地得意,态度极其嚣张。

    我紧紧地握着大黑伞,慢慢地靠近,怒骂道:“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若不擒住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这狗东西竟然嘲讽我,说要不是我帮忙。

    他还没有机会刺杀农夫。

    我心中怒火争地一下,直冲脑门。

    那蒙面人伸出右手,示意我暂时不要靠近,朗声笑道:“萧昆仑,在你准备动手之前。我还要告诉你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古梦符之所以会恨你,其实与我有关系。她的父母就是因我而死!你记住,我跟你一样,都是从虫门里出来的人。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感到更加生气了。”

    我呆在原地,脑袋嗡嗡地炸响。

    很快,我就反应过来。

    古梦符跟我说过,她的父母是被一个跟我一样,从虫门出来的人杀死的。

    现在,那人就站在我的面前。

    无名之火涌上心头,我提着大黑伞便冲了上去。

    “是你!你害我不浅!”我怒骂道。

    那蒙面人哂笑一声,没给我机会,转身便从大石头上,纵身便跳入湖水之中。

    涟漪荡起来,九幽寒气也冒了出来。

    我一跃跳到石头上,看着湖面荡起的涟漪,当即将大黑伞斜插在腰间,紧跟着纵身跳入寒水湖之中。

    我水性极好,能在洪水之中能漂上一天一夜。

    落入瞬间,衣服全部湿透,寒气顺着我的皮肤表层往身体内部钻入。

    我毫不在乎,看着快速游动的蒙面人,保持着快速追击的速度。

    那蒙面的水性也出乎意料的好,双手快速滑动,犹如湖鱼一般游动,在寒水湖之中游动,丝毫不费力。

    铁骨站在岸边,大声喊道:“萧昆仑,不要追了,黑暗马上就要来临了。”

    我没有听进去,加快了游动的速度,喊道:“铁骨将军,你水性不好,站在岸边!到了水中,我不会怕任何人的。”

    铁骨不停地跺脚,叫道:“黑暗马上就要来临了,无边黑暗降临,你会在迷失在黑暗之中的…”

    穹顶之上光线渐渐变暗。

    一道黑线开始降临,随即我发现铁骨将军消失在我的眼前,彻底笼罩在黑暗之中。

    我全身发力,开始追击眼前的蒙面人。

    要在黑暗来临之前,擒住那蒙面人。

    湖面起了大风,九幽寒气随风狂舞。

    迎面的寒风如同刀子一样割在我的脸上,水温也在降低。

    我在游动过程之中,握住腰间大黑伞,催动大黑伞。

    大黑伞发出低低的吟叫声。

    如果黑蛟龙在附近的话,应该会听到大黑伞发出来的声音。

    我掌握了龙文,如果黑蛟龙赶来帮我的话。

    在这湖水中,我未必会输给那蒙面人。

    我咬牙坚持,涟漪不断地荡开,水声哗哗地作响。

    那蒙面人回头,笑道:“萧昆仑,你还是太年轻!受不了一点刺激,如此鲁莽地跳入水中。你想抓我,那怎么可能呢!你就不怕我顺便把你干掉吗?”

    那蒙面人始终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

    我加快的速度,与那蒙面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但是可怕的事情也在不断地逼近。

    大黑伞发出低吟声,可是黑蛟龙始终没有出现。

    最可怕的是,那道移动推移的黑线,越来越近。

    无边无际的黑暗即将笼罩寒水湖。

    我游动的位置,寒水湖深不见底,没有办法保持站立的姿态。

    如果在黑暗之中迷路,不用蒙面人反击我。

    我就有可能冻死、累死在这寒水湖之中。

    水面哗啦一声。

    那蒙面人忽然停了下来,双手挥动,水花飞了起来,朝我这边打来。

    我也收住了速度,放慢了速度。

    那蒙面人叫道:“萧昆仑,现在距离岸边很远了。我倒要看看,这个时候还有谁来救你。我顺便把你干掉!”

    我忽然加速,仰面上前,一拳打在那蒙面人脸上。

    两人身子交错,水花飞溅。

    在江上,我曾经与五只水怪激战过,有一定的水站经验。

    这一拳干脆利落,打中了蒙面人之后,快速地分开。

    那蒙面人哂笑一声:“你的力气也太小了!是不是快要耗光体力,快冻得受不了了,没有多余力气可以使用了吧!”

    我这一拳打在那蒙面人脸色,犹如打在一块石头上,疼痛得厉害。

    而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那蒙面人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我。

    我取下大黑伞,催动小火虫的火气,暂时散布在全身,尽量避免被寒气侵害。

    我道:“那你就错了。在水中,我不会怕任何人。你也无法施展全力吧!咱们都一样…你偷袭得手,但是真实本领也不过如此!我就要在这水中收拾你!”

    那蒙面人取出一把锋利的黑色匕首,反扣在手中,笑道:“蠢货!你真以为能抓住我!或者杀了我!那古梦符就会回心转意吗?你是蠢得厉害,就算你杀了我,你改变不了你的来历!咱们是一样的人,你真不应该为了抛弃的女子而伤心难过的,更不该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

    ,葬送自己的性命。”

    我心中一震,我不顾一切地追上来,的确是因为他的那番话。

    我内心深处,似乎的确有这么一个念头。

    待我抓住这蒙面人,向古梦符示好,古梦符就会解开心结,愿意接纳我的存在。

    不再计较我来自虫门这件事情。

    毕竟我抓住了罪魁祸首,一切都有回转的余地。

    那蒙面人见我迟疑,道:“被我说中了吧!你真是可笑!可笑…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