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巫蛊

第九四一章、黑暗中的战斗

    那蒙面人大声地叫喊,几乎是以教训的口吻:“偏见一旦形成,执念一旦形成!又怎么会改变呢!你不顾一切地冲上来,竟然是为了一个女子!你真是丢人!这么久了,你竟然还没有死心!”

    我眼睑抽动,水顺着头发流动,咬牙叫道:“这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在这里插嘴!你来历不明,阴险歹毒。我抓你…不是向古梦符示好的。”

    最后一句辩解,显然有些无力与苍白。

    我咬紧牙关,催动大黑伞,快速朝那蒙面人砸去。

    水花飞溅而起。

    蒙面人非常轻松地躲了过去,而后右手倒扣的黑匕首划拉一下,直接朝我而来。

    我在水中转动,提起大黑伞,挡住了匕首。

    我与蒙面人在水中角力。

    我目光盯着那蒙面人,从那双深黑色的眸子里,只看到一片荒凉。

    我叫道:“告诉我!谁让你来刺杀农夫前辈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蒙面人道:“萧昆仑,你真是多此一举!你应该回去问那个农夫的!他本就不该留在人世间!你们真是可笑,还把他当做神农炎帝!真是令人笑掉大牙了。”

    蒙面人的力量很大。

    我们两人在水中角力,双脚没有办法发力,僵持了一会儿,两人在水中踢了两脚,随即分开。

    我大黑伞再次挥动,朝那蒙面人打去。

    那蒙面人连着躲闪,偶尔挥动匕首,朝我攻击而来,我也巧妙地躲开了。

    两人受限于湖水,无法施展全力。

    蒙面人快速后退两步,笑道:“萧昆仑,黑暗很快就会将我们包裹的,黑风魔也会来帮助我。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自寻死路!我真是服了你!从没有见过你这么愚蠢的人!”

    那道席卷一切的黑线很快盖住了我们。

    黑暗如期而至!

    一切都不见踪影,唯有呼吸的声音,以及咔咔作响的寒冰声音。

    黑暗降临之后,气温在一瞬间骤然江底。

    我浮着水面附近,开始笼罩了浓郁的九幽寒气,随即寒冰出现。

    寒冰的厚度以极快的速度增长。

    我若是在湖中不动的,很快就会被冻住中间。

    我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等到寒冰到达一定厚度之后,双手撑在四周,咬牙大喝一声,跳到冰面上。

    咔咔,冰面发出裂开的声音,但是并没有震碎。

    我在地面滚动几米,确定冰面足够结实之后,便不再动弹,身子保持高度警惕姿态,右脚微微蹲下来,左腿伸直,左手压在冰面上,右手紧紧地握着大黑伞。

    这是绝佳防守的姿势。

    黑暗包裹了一眼。

    我双眼所见,便只有黑暗。

    我身体所感受到的,便只有寒冷。

    寒风吹来,我全身的衣服冻成了硬块块。

    凛冽的夜风不断地切割着我的皮肤。

    小火虫的火气也在变弱。

    我原地转动一周,尽量控制着呼吸。

    我看不到东西!

    我相信那蒙面人也许与我一样。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乱,不能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

    在生死之间,一定要冷静。

    冷静!

    忘记黑暗!

    忘记寒冷!

    我渐渐感觉,自己已经与寒冰融为一体了。

    那蒙面人发出声音,叫道:“萧昆仑!你能在寒风之中坚持多久呢!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冻死掉吗?”

    我冷静地说:“你能坚持多久,我就可以坚持多久!在这黑暗之中,谁也占不到便宜。没有亮光,你我皆是瞎子!”

    我这话刚说完。

    忽然我耳畔便想起了一声冷笑,道:“是吗?”

    我本能地抬起大黑伞,忽然感到右手一股刺痛感,冻成寒冰的衣服裂开一道口子,皮肤分明划开了一道口子,有鲜血流了出来。

    好快的身手,好锋利的黑匕首。

    不过,我抡动的大黑伞,也应该打中了乘着黑暗攻击的蒙面人。

    我左手摸了摸鲜血,直接涂在大黑伞上,发出怒吼的龙文,大黑伞铮铮地作响,处于极端兴奋的状态。

    我道:“你能感知黑暗。我同样能打中你!寒冷对我来说,会让我更加冷静,会让我鲜血流动得更快!来

    吧,你快些过来!”

    那蒙面人声音又退到了十多米之外,叫道:“你身上已经流出了鲜血!鲜血气味散开之后,很快就会把黑风魔头引过来的。不用我动手,黑风魔头也会干掉你的。我何必着急呢…哈哈哈…”

    我心中不由一惊。

    蒙面人攻击我,乘机划开我手臂,原来是要用我的鲜血吸引黑风魔头。

    黑风魔被镇魔骨与大黑伞打中,逃遁离去。

    这一次卷土重来的话,对我肯定是极度仇恨的。

    妈的!

    看来这次要糟糕了。

    我骂道:“卑鄙!咱们两人打架!你打不赢我,竟然要找帮手!我真瞧不起你!”

    蒙面人笑道:“我从来不喜欢浪费力气!有黑风魔替我杀死你,我又何必浪费力气呢!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入绝境,这种感觉,真是很好!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享受!”

    呼呼的寒风席卷而来。

    气温陡然低了不少。

    一股熟悉的血煞之气,从我的右手边传了过来。

    黑风魔来了。

    我继续保持防守的姿势,暂且压制大黑伞,等到时机,突然给黑风魔来一下子。

    想要伤我,不付出点代价,那是行不通。

    我肌肤已经感知到那股血煞之气。

    黑风魔狂放的笑声传来:“萧昆仑,连祝融火种都不带,你竟然敢来这里,还在水中打了滚…你真是愚蠢!我现在取你的性命,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哈哈哈…本魔终于可以报仇了。”

    我能感受到黑风魔的喜悦。

    “黑风魔,除了我之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是他引你来的。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真要跟我动手嘛…”

    黑风魔道:“当然要是收你!至于我们,我们是认识的。至于你,打伤了我!本魔今日要吞噬你的魂魄,将你的身体沉入寒水湖的湖底之中,永远不见天意!”

    蒙面人大笑道:“魔兄理应如此!这小子差点坏我的大事!还对我紧追不舍,出言不逊。不干掉他,真是说不过去了。我要看一看魔兄的高超本领了。”

    我右脚微微用力,明显可以感觉到冰面已经非常坚实,足够支撑我往前冲的力量。

    冰面可以承受很大的力量。

    我深吸一口气,索性闭上眼睛,默默感应着黑暗之中的血煞之气。

    黑风魔头叫道:“你说你从黑暗得到黑色的眼睛,你将用它寻找光明!那我现在就戳瞎你的双眼。萨萨…婆罗多…”

    黑风魔喊出一声魔族文字。

    魔音一处,我心中一动。

    在忘忧乡魔宫之中,我学习过魔族文字。

    黑风魔头这句话的意思,是它发动的口诀,是一百句魔族口诀中的一句。

    意思是,我将吞噬你的一切,你的魂魄归我所有。

    我感觉到黑风魔头冲了过来,血煞之气从四面八方袭来。

    我当即运起星云步,以极快的速度从它的破漏之处,冲了出去,躲过了黑风魔第一波侵袭。

    不过我的右脚还是缠上了血煞之气。

    我抡起大黑伞,重重地朝那血煞之气砸去,深吸一口气,大声叫道:“萨萨婆罗多…西西金菩提!黑风魔头,我也会你的魔音。”

    我用尽力气大声喊了出来。

    不得不说,农夫的指导非常地有用。

    我吼叫出来的声音,与黑风魔头的发音几乎是一样的,只是在音量的高低上有些出入。

    黑暗之中,忽然一切都停了下来。

    那些胡乱飞舞,伺机以待的血煞之气,好像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我挥动大黑伞,不断驱散四周的煞气,同时对着黑暗大声叫喊:“黑风魔头!你过来吧。你那些魔咒我都知道,还有…我见到夜魔了。他说,你们这些狗东西,都欠收拾。连夜魔都不敢伤害我,你觉得你有能耐收拾我吗?你真是太单纯了…”

    黑风魔头很久都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它就在四周。

    “萧昆仑,你会多少句魔咒?”

    我大笑一声:“我在魔宫住了很长时间…里面所有的魔咒口诀我都全部学会了。萨萨婆罗多,乃是一句非常初级的口诀。我已经掌握破解、克制你的的办法了。”

    黑风魔不由地一惊,喊道:“一百句魔族口诀,你都会了吗?你怎么会我魔族的古咒语!我不相信…你真的见过夜魔吗?”

    我听得出来黑风魔头的话语,听起来非常焦急。

    它更想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至于动手杀我,暂时还顾不上了。

    我哈哈大笑道:“没错!我到了魔宫里面,见到万魔朝拜!我站在夜魔之眼面前,还在魔宫之中吃了炖肉,睡了觉!你又能奈我何…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知道…我随时都可以杀你!”

    黑风魔头颤抖地叫道:“一定是他教你的。你不可能无师自通的。魔族的文字与符文,乃是世上最奥秘最艰深的学问,没有人教你,你是学不会啊。是他!就是他!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