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古村诡事

第一章降生

    我叫王德,当我从一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详,我天生右眼红瞳。

    天生眼睛血色,就意味着不详。

    据长辈们所说,当时接生的稳婆抱着我的时候,眼睛紧紧的闭着,也感受不到呼吸,就像个死婴一样。

    稳婆叹着气抱着我走了出去,就在出门的那一瞬间,我猛的睁开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在场的人。

    周围的人被我盯着心里发毛,而我的右眼,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

    稳婆吓得手一抖,我被摔在地上,不哭也不闹,右眼之中的一点血红色充斥了整个眼球,我趴在地上,轻声笑了起来。

    “哈…哈…”

    笑声很轻,断断续续的,我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后背凉嗖嗖的,一股冷意直冲脑门。

    “孩子应该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今天三叔爷来了吗?”

    “王婆,今儿个是月奉天,三叔爷不出门的。”

    咚~

    寂静的夜里,传来一声悠扬的钟声,这是村头的大钟,夜里三更时分响一次,王婆脸色一变,从床上卷起一床棉被,就把我裹了起来。

    “三更鬼门大开,阴煞气,赶紧去找三叔爷!”

    村子里全是前清风貌的建筑,而在每一户人家的房檐上面,都贴着一张黄色的纸符,奇怪的是,几乎所有的人家的房子都不会漏水和塌陷什么的,相反,若是有人家的纸符被风吹走,那必须赶紧重新画上符纸贴在房檐上面。

    为什么贴也没人说的清,只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画符的人是三叔爷,瘦骨嶙峋,眼圈深险,成天穿着身破旧的黑色大马褂在村里晃悠,但是每个月都有一天,三叔爷闭门不出,这一天被称为月奉。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说这是祖上的规矩。

    三叔爷一脉单传,但是到了这一代的时候,

    香火断了。

    王婆抱着我,到了三叔爷的家门口,发现门口全是白色的纸人,而在门把手上面,分别绑了两条红绳,东南角的地方插着一根长木杆子,上面绑着一条黄色的纸条。

    我娘说不知道为什么,那晚的风特别大,且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味道,村里的猎户说那是血腥味。

    狂风肆虐,突如其来,三伏天的夜风,吹到人的身上竟然通体寒冷,当王婆抱着我到了村东头三叔爷家院子的时候,风一下子停了。

    “三爷,能出来吗?”

    吱呀~

    破旧的木门被人推开,三叔爷从屋子走了出来,什么也没说,手里拿着一盏破旧的莲花灯,取了一点上面的灯芯,滴在了我的头顶上。

    家里人将我和玉凝交给了三叔爷,三叔爷从怀里拿出一把黄纸,三张红纸交给了王婆说道:“一把黄纸,三张红纸,黄纸烧在王德家院里的东南角,两张红纸剪两个小人放在孩子的脚下,五更的时候,回来我的院子里,看到门开的时候,让王德爹在孩子的眉间滴一滴心头

    血。”

    三叔爷说完就关上了门,等到五更的时候,我爹和王婆站在三叔爷家门口等着,当门打开的时候,三叔爷抱着我走了出来。

    我爹和王婆的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我赤裸着身体,全身上下布满了血红色的花纹,看到我爹和王婆的时候,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愣着干什么,快点!”

    三叔爷大喝了一声,我爹这才反应过来,匆忙咬破了手指头,滴在了我的额头上。

    诡异的是,心头血在碰到我的额头的时候,王婆怀中的红纸一下子飞了出来,瞬间变成了一团红色的小火,一下子将红纸点燃,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狂风大作,一瞬间三叔爷家里白色的纸人飞在了空中,一个个就像活了一样,隐约间,竟然能听到小孩的嬉笑声。

    我爹和王婆吓得闭上了眼睛,等到风停的时候,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所有的纸人被烧成了灰散落在空中,慢慢的飘了下来,三叔爷这时候才抱着我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我娘接过我的时候,发现我眼睛里的血红色

    和身上的血色花纹已经消失不见,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我。

    “三爷,孩子没事了吧?”

    三叔爷没有说话,拿着一块碎玉,又掏出了一个荷花包,交给了我爹,摸了摸我的额头笑着说道:“好了,把这块碎玉给孩子戴着,荷花包放在孩子的枕头里,记住,碰到什么事情,都别丢了这两样东西。”

    三叔爷将院子里的纸灰扫了扫便回到了屋里,临进门的时候,突然转身说道:“这孩子一生命途多舛,若是一直待在村子里,有村子的风水镇着,可保他平安无事,就怕…”

    三叔爷突然不说话了,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我爹带着我回到家里,我娘躺在床上,也听着村里的人说了我的事情。

    “孩子没事吧?”

    我爹点了点头,把我放在了我娘的身旁:“三爷说没事了。”

    我娘这才松了口气,将我抱在怀里,沉沉的睡去。

    三叔爷最后说的话他们听不懂,但是还是按

    照三叔爷说的做了,在碎玉上穿了个红绳,挂在我的脖子上。

    我渐渐的长大,一直以来倒也平安无事,只是每年的八月十五这一天,常人若是不注意,很难看到我眼中的一闪而逝的血芒。

    我娘看到了,问了三叔爷,三叔爷只是笑着摇着头,并没有说什么。

    一晃十三年过去…

    在这一年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曾经接生过我的王婆死了!

    死的很离奇,王婆几天没有出过门,当村里的人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王婆全身青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早已经死去多时。

    我爹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平常村里人有个感冒头疼的都来找我爹,王婆很明显是中毒而死,就在我爹隔开王婆肚皮的时候,突然传来一股让人作呕的腥臭味。

    一团黑色黏稠的东西连带着王婆肚子里的肠子淌了出来,我爹看了看后,发现是王婆肚子里的东西是蚂蟥。

    “去请三爷过来,这件事我没办法。”